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09案被捕者家屬系列】陳桂秋教授:誓將無處安放的焦慮 化作抗爭力量

2016/9/1 — 11:47

在丈夫謝陽(右)被捕後,身為二女之母的陳桂秋(左),擔子愈見沉重。

在丈夫謝陽(右)被捕後,身為二女之母的陳桂秋(左),擔子愈見沉重。

【文:709大抓捕關注組】

既為大學教授,又是二女之母,陳桂秋肩上的責任在丈夫謝陽被捕後更見沉重。

陳桂秋為人隨和儒雅,又樂觀健談,生活簡單樸素。博士畢業後於湖南大學任教,成就斐然;婚後只把注意力放在兩名年幼的女兒身上。對於丈夫謝陽在外的工作,陳桂秋從不理解,亦不願多花時間關心,只想到丈夫有機會因擔任這些社會弱勢群體的辯護人而株連到家中老少,經常好言相勸不要再參與這些案件。但謝陽那份俠義個性那會理得這些,經常風裏來雨裏去,建三江、慶安、王宇維權、支援陳光誠等案件,他事事親力親為。兩口子儘管為此偶有爭吵,但一家生活終究是其樂融融。

廣告

然而,於2015年7月10日,謝陽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簡直就讓身為妻子的她完全崩潰,終日面容枯槁泣不成聲,教研工作幾乎為此停頓。陳桂秋及後安慰自己,總算是大學裏教書,也是體制裏的人,所以即使謝陽的辦公室被抄、不能找人權律師代理、不能接受國外媒體採訪,甚至自己的電腦、電話、電郵全部被監控,陳桂秋也絲毫不在乎,因為她滿心以為跟政府「有關部門」合作的話,應該不會怎麼為難他們一家。

但這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

廣告

就在今年初春,當她欲以學者身份經香港到美國參加學術會議,居然被中國公安和海關以「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人員」之名被禁出境;陳桂秋方才醒覺,這政府要對付一個人,可以如此地不顧道義;即使自己再「合作」,都會一樣受到刁難。

夢魘接踵而來:先是女兒丫丫出現抑鬱現象,爸爸謝陽被捕後再沒有笑容,成績暴跌;再來的是接獲神秘電話告知謝陽被羈押期間受到酷刑對待,整個人傷痕纍纍、不似人形……

陳桂秋實在也咽不下這口氣,為了家中上下,她最終下定決心和其他「709大抓捕」受害家屬作出聯合行動。因為她明白到,與其在家中終日與女兒自怨自艾,倒不如將那無處安放的焦慮和悲傷統統化作為夫抗爭的力量,將中國公安虐待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惡行公諸全球。

陳桂秋於是積極參與各項聲援行動,包括6月初的天津聲援行動、暑假期間「流亡」京津各處的支援709受害家屬及辯護律師的協調行動,日前更與謝陽的家族公佈一份聯合譴責中國公安的聲明。如今的陳桂秋,面對中國公檢法機關不僅無所畏懼,而且在709受害家屬和人權律師的支持下,將為丈夫謝陽及其他遭非法關押的人權律師繼續抗爭到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