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18,蛻變之日

2019/8/20 — 21:56

8 月 18 日民陣的「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維園流水式集會,將會被記入史冊,因為這一天,香港人真正學懂了「遊行的藝術」:

只要有數以百萬計的人,由午至晚,華麗有序地「進入」和「離開」一場流水式集會,則「遊行」這件事自然水到渠成,因為它已變成「集會」的前奏和結尾,變成「集會」的不可分割部分;當「遊行」和「集會」兩者 merge together、二而為一時,就算警方一早說了「只可集會,不批准遊行乜乜乜」,在場者都可以毫不犯法、光明正大地佔用馬路(鬼叫條行人路太窄咩),浩浩蕩蕩向維園「走去」(進場),或向本來的遊行終點「散去」(離場)。

16:30,由炮台山站出發,向維園進發。(作者攝)

16:30,由炮台山站出發,向維園進發。(作者攝)

廣告

8.18 這一天,我們算是徹底醒覺了、蛻變了。只要夠齊心,夠多人,齊上齊落,我們何必再 care 警方發不發出勞什子的「不反對通知書」?

廣告

發也遊行,不發也遊行。遊行與集會自由,本來就是全世界人類的基本權利。面對傀儡林鄭政權、無法無天濫捕濫暴的警隊,和不斷抹黑運動欲以武力壓境作恐嚇的中共,我們走上街頭發聲,絕對是「天公地義」。而且,古老過化石的《公安條例》要求有「不反對通知書」才可遊行集會,本身就是一樁笑話、一件醜聞!在人民掌權的國度,如此條例,早就給丟進垃圾桶了,我們等到今時今日才以一雙腳向沒有認受性的執政者表達心中憤慨,已是太善良了。

8.18 這一天,我們還看清了自己的力量。以後,當警方瘋狂到一個地步,對任何「遊行」、「集會」申請皆一概不予批准時(而這個可能性絕對不低),我們腦海裡將會馬上浮現 8.18 記憶:炮台山、天后、銅鑼灣、灣仔、金鐘等行車線塞滿和平遊行人群,一股浩然正義威猛剛勇的「氣場」把我們包圍,這股「氣場」,強得足以阻擋那人人聞之變色的港警終極武器:水.炮.車。

8.18 這一天,我們對「水炮車恐懼症」產生了「免疫力」。

這樣說好像太抬高自己?但正義一方,就是有股威勢。昨天在遊行途中,我和朋友在 WhatsApp 交換了兩句廢笑話:「咁多人,塞爆港島,水炮車都駛唔入啦!」「係囉,炮乜鬼,蚊都入唔到!」笑話雖廢,但有理。塞爆港島的和理非大遊行,代表香港人的勇氣和決心,同時也像個「display window」,向外國展示民心所向、民意所在。民心既然在我,民意既沒轉向,那麼在億萬對「外國勢力」眼睛注視下,對家的水炮車,自然出師無名,只能束之床底。

勇武到盡了,就由和理非接力,遊戲本來就應該這樣玩。

感動一幕:Sogo 門前,東行線人潮等入維園,西行線人潮離開維園,秩序井然。

感動一幕:Sogo 門前,東行線人潮等入維園,西行線人潮離開維園,秩序井然。

為時近十個鐘的「集會」,相信只有香港人咁顛才做得到?我大約四時半開始在炮台山站起程「進場」,至晚上七時半左右,當天已黑齊時才來到 Sogo 門口。在 Sogo 前,竟讓我看見感動的一幕:

軒尼詩道馬路上的人潮,從中間石壆分成兩半,貼近 Sogo 的東行車線,擠著大批朝著東方行進的黑衣人,一問才知,原來他們是等候進入維園的「尾班」示威者;至於西行車線上,則是包括我在內、一致向西前進的黑衣人,是剛離開維園向灣仔金鐘「散去」的群眾。現場沒任何警察身影,兩個方向的大批黑衣人,秩序井然的走著,等入場的那批,在暗黑的馬路上完全沒有推擠、沒有不耐,眼裡閃耀著「必入維園」的熱情光芒。

是的,運動要走下去,就是要有誓不罷休的蠻勁。

8.18 之後,相信大家都醒覺,當衝突升級至臨界點,和理非的道德感召力可以提供喘息和凝聚空間。這原是極簡單道理,但在 8.18 之前的整個禮拜,運動可謂陷進兩個半月以來最激烈的爭拗中,險象橫生。8.13 的機場衝突,令和理非不禁問:向《環時》記者付國豪和大陸公安使用私刑,會否令自己變成真暴徒?在離境區阻礙旅客登機,會否令運動失去同情?癱瘓機場令香港經濟受損,是否適當抗爭策略?與此同時,勇武一方也在問:為何大家不相信前線的決定?用血與汗走了這麼長路,你們終歸還是想割席?……和與勇,看來快要裂成兩半。

有人認為分裂是運動的必然過程,但恐怕更主要原因還是中共在拼命毁滅這場運動。剛過去的一周(8.12-8.18),中共扭盡六壬的招數包括:

為運動扣上「恐怖主義苗頭」帽子;密集式武警邊境演練,散播「十分鐘可入城」的武力鎮壓威嚇;逼令四十一間地產商高調發表「強烈譴責不斷升級惡化的暴力行為和破壞事件」聲明;將綁起《環時》記者執行私刑一幕改寫成「暴徒在機場打中國人」的假新聞,藉以煽動極端民族主義和製造「中央應出手平暴」的國內輿論……

當北京以為出這麼多陰招(尤其是武警、裝甲車、鎮暴車壓境這招),一定十拿九穩,可將示威聲勢壓下去,沒想到香港人在這骨節眼突然展現巨大智慧。

或許是因為,我們不像台媒那麼愛捕風捉影?跟台灣把「入城鎮壓」說得言之鑿鑿相反,香港主流想法是不信「鎮壓」會立即發生。因為理智告訴我們,「出動武警鎮壓」對中共來說代價太大(會遭國際指責毁掉「一國兩制」,並失去香港獨立關稅區帶來的好處),暫時只可能是嘴皮上的威嚇。另一方面,民陣集會,肯定是各方了解運動現況的「風向標」,人數越多對運動的發展越有利。兩個面向一併思考,作為理智的示威者面對這場博弈賭局,自然是買重「不會鎮壓/要去集會」這一邊。

當然,博弈之說全是事後孔明,在 8.18 之前,我其實跟大家一樣,都暗暗心驚,覺得最壞的恐怕要來臨。可能香港人真是有上天保佑吧,我們還未死得,在民陣集會的幫助下並再次凝聚起力量。下一步該怎樣做?沒有太多 idea,但我們不就是這樣摸索著走了兩個半月嗎?世事如棋,那就小心翼翼、見步行步,保持不妄自菲薄也不過份樂觀的健康心理吧。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