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31 Fact Check.4】大批防暴事後湧現石硤尾站 B2 出口成閉路電視盲點

2019/9/17 — 13:33

8.31 太子站警方濫暴案「消失的傷者」疑團未解,《立場新聞》上周先後刊出三篇專題,整理事件時序及疑點。綜合消防救護記招、被捕者訪問、網民報料及毛孟靜議員披露的消防控制中心通話紀錄,現時疑點集中於太子站往中環月台末端的「鏡頭黑洞」;亦有新發現的直播片段顯示,當晚石硤尾站不尋常湧現大批防暴警員。

[由於報導刊出後有數名市民提供更全面資料,本報導於 9 月 18 日再作更新]

1. 凌晨 12:40 近百防暴警從石硤尾站湧現,驅趕記者,拒答到場目的

8.31 太子發生警方濫暴事件後,一名《大紀元時報》記者與數名急救員於凌晨 12:15 左右到達石硤尾站,發現月台幾乎空無一人,於是返回大堂近 C 出口一間店舖前坐下休息。當晚經歷濫暴事件的往調景嶺列車於 23:07 從太子開出,很快到達石硤尾站,所有乘客被要求下車。而 23:10 港鐵亦公佈觀塘線及荃灣線全線服務暫停。

廣告

《大紀元》記者在直播片段裡稱,警方到達時站內早已清空,除了她和幾名急救員外沒有其他市民及示威者。他們休息期間防暴警突然大量湧現,義務急救員轉眼就離開了車站,記者見狀急急開始直播。直播片段拍得,當時時間為 00:40。

片段一開始時十多名防暴警打開了車站大堂靠近 C 出口的控制室的門,從控制室進出。及後越來越多防暴警從月台上大堂,部份走向 B 出口;片段中沒出現任何港鐵職員。直播開始兩分鐘之後警方便要求記者離開,抽著她的背囊將她從 C 出口帶離車站,記者沒法再拍得站內情況。她多番追問警方「你哋喺度做咩呀?」亦沒得到回答,警方只表示石硤尾站已封,要求她離開。該記者到達 C 出口地面偉智街後,見到沿街泊了 12 輛衝鋒車,她待至數十名防暴上車、貌似「收隊」後終止直播,但當時仍有部份警車沒開燈,可能有警員未登車,直播片段亦未拍到警員開車離開。

廣告

直播截圖,站內時鐘 (紅圈) 顯示警員進站時間約為 00:40

直播截圖,站內時鐘 (紅圈) 顯示警員進站時間約為 00:40

與《大紀元》記者同行的一名急救員在本報導刊出後亦聯絡《立場》,補充當晚見聞。他表示防暴警是於 00:35 從 C 出口衝進站內並驅趕一切人員,部份警員在封鎖各出入口後,經樓梯到達月台。

(急救員提供防暴警進入石硤尾站的片段)

 

2. 近百防暴到場,處理少於 10 名不願離開乘客?

本報導刊出後,有三名當時身處石硤尾站月台層的市民聯絡《立場》,澄清站內並非空無一人,只是他們身在往調景嶺列車的車廂裡,《大紀元》記者和急救員可能沒看到。

乘客曾先生表示,他是 8.31 太子站事件其中一名目擊者,原於月台轉乘往調景嶺列車。警方到場追捕示威者、有市民被打後,警員將一些他們不打算拘捕的人趕上往調景嶺列車。當時有市民鼓譟:「港鐵宣佈咗封站、架車又唔開,想我哋點走呢?」

但不久後列車關上門開車。到了石硤尾站又再停下並宣佈全線停止服務、要求乘客離開,「好多人都好嬲,因為已經係第二次被趕落車,有八、九成人都唔肯走。」有些人要求港鐵職員交代、繼續開車送他們到達目的地。港鐵職員「清車」不成功,約十多分鐘就離開了月台不再出現。到了凌晨 12 時,有些像是社工的人到場,協調乘客夾份乘的士離開,於是人群散了大半。也有些人上了大堂控制室找站長理論,要求安排接駁巴士但遭拒絕。曾先生因為太累,又返回車廂裡坐著。防暴警忽然到場時,車廂內只剩 7、8 個乘客。

市民曾小姐當晚亦在現場,拍下經歷太子站事件的往調景嶺列車車廂情況,證實該列車直至防暴 00:40 到場時仍在石硤尾站未開走。車廂內粉末估計為示威者與藍絲大叔衝突期間從滅火筒噴出的粉末。

市民曾小姐當晚亦在現場,拍下經歷太子站事件的往調景嶺列車車廂情況,證實該列車直至防暴 00:40 到場時仍在石硤尾站未開走。車廂內粉末估計為示威者與藍絲大叔衝突期間從滅火筒噴出的粉末。

另一位在現場的市民 Angel 約凌晨 12 點乘其他交通工具抵達石硤尾,知道站內有些市民因港鐵停止服務而未能離去,於是到月台看看有什麼能幫忙。她的見聞與曾先生大致相同,並記得剩下未走的 7、8 名乘客聚集在列車近前端位置。Angel 稱,凌晨 00:40 約十多名防暴警從近 C 出口的扶手電梯到月台,站長及黃衫港鐵職員亦同時出現,防暴警驅趕剩餘的乘客落車。但車廂內有兩位長者不願離開。防暴警眼見車廂內市民「無乜殺傷力」後就先行離去,剩下的職員經協調後,同意由港鐵付款給他們乘的士離開。

凌晨約 1 時,站長和職員陪同他們這最後一批乘客由 A 出口往地面去等的士,Angel 憶述沿途防暴警已於站內消失,她事後看影片才知道大堂層的防暴警數目如此之多。他們在 A 出口對出等的士至 01:30,而該出口在等的士期間已拉閘。但她和曾先生均表示,不知道 C 出口的偉智街上有 12 輛衝鋒車及於何時離去,亦不肯定警員是否在其他出口有其他行動。


3. 太子站「鏡頭黑洞」內,警員可從路軌往石硤尾站?

《立場》早前重整太子站警方濫暴事件影片,指出往中環月台尾 (第 6 - 8 卡對出 、E 出口對落) 位置為「鏡頭黑洞」,警方包圍了至少 4 名被捕市民並阻止記者進入拍攝,只有警方拉起封鎖線前已在裡面的 Tvb 記者拍得少量片段,但 Tvb 亦未有拍到第 7 卡以後的位置,故未能確定內裡是否有傷者或被捕者。該空間其實非常大,亦沒有閉路電視覆蓋。

太子站往中環月台末端、第 7 卡以後有大片地方沒有閉路電視覆蓋,亦沒有新聞片段拍到當晚情況

太子站往中環月台末端、第 7 卡以後有大片地方沒有閉路電視覆蓋,亦沒有新聞片段拍到當晚情況

「鏡頭黑洞」內,往中環第 6 卡對出原有一部閉路電視,記者本月 8 日到站視察時有損毀痕跡。據港鐵提供截圖,該部閉路電視在 8.31 晚 23:04 仍然運作,當時警方已控制月台範圍並阻止記者進入「黑洞」內,故若稍後時間該閉路電視被毀壞、片段中斷,當不可能是一般市民所做。

我們並發現,往中環月台末端、沒有閉路電視處,有一金屬門。有港鐵工程人員提供資料,指該金屬門為控制室入口、內有欄柵可進入路軌範圍。惟記者再向另一位港鐵職員查證,並非每個站的控制室均有欄柵直落路軌,太子站應不包括在內,落路軌需經月台末端的玻璃門,該處應是閉路電視拍攝範圍內。

圖中央金屬門為控制室入口

圖中央金屬門為控制室入口

圖為太子站月台往調景嶺車頭位置,玻璃幕門後黃色扶手樓梯可通往路軌範圍

圖為太子站月台往調景嶺車頭位置,玻璃幕門後黃色扶手樓梯可通往路軌範圍

太子站及石硤尾站距離不遠,從太子站往中環月台末端、到石硤尾站月台只是 680 米距離,即使搬運重物,應也可在 10-15 分鐘內到達。

據被捕者憶述,當晚自肇事列車離開後、到凌晨約 2 時半他們被押解離站前,並無列車再在太子站 3、4 號月台停站或開出。若警員從太子往石硤尾,只可能從上一層月台、或步行路軌離開。

在太子站的警員一直以安全及「下面無傷者」為由拖延救護員進站,直至 00:30 才放增援的第二批救護員入站。而消防記者會稱,00:30 之前只有 1 位見習救護主任在「傷者不斷被移動」的情況下點算傷者數目,另外 18 位消防員則集中在往中環月台前端照料他們見到的傷者。有報料市民質疑,警方會否於 00:30 前處理了一些事情後經路軌離開太子站、00:40 到達石硤尾站?

23:30  見習救護主任從 B1 出口進入太子站
23:46  見習救護主任初步點算月台傷者人數為 10-15人,要求增援
00:15  見習救護主任確認傷者人數為 10 人 (6紅、2黃、2綠)。同一時間,有警察在 E 出口攔截增援的救護員進站,稱「下面無傷者」。
00:20  消防局長報告月台傷者數目為 9 人
00:30  警方讓增援的 19 名救護員進站。消防記者會稱,此前被捕傷者在警方押解下不斷移動。
00:40  大批防暴警到達石硤尾站

01:02  於太子站的消防「流動指揮車」回報控制中心,稱傷者數目為 7 人 (3紅、2黃、2綠)

記者向停留在石硤尾站的市民曾先生及 Angel 查問,會否有防暴警經路軌及月台末端小幕門進入石硤尾站?惟兩人均表示一直身處於車廂內,沒有留意月台末端的狀況。但他們感覺可能性不大,因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十多名防暴警是從大堂落月台的。


4. 石硤尾站有閉路電視曾被毀壞,B2 出口無鏡頭覆蓋,通風樓似有通道往地面

由於網民關注大批防暴警到石硤尾站是否另有企圖,記者上周五 (13日) 到該站視察閉路電視狀況。每邊月台各有兩部閉路電視,分別在第 4-3 及 5-3 幕門對出,拍攝月台幕門邊緣的狀況。另有一部較大的閉路電線位於往調景嶺第 6-2 幕門對出,拍攝升降機及一條往上行的扶手電梯。

記者見到該 6-2 幕門對出閉路電視有受損痕跡,機背的蓋有被敲爛的不規則裂口,電線亦似曾被扯爛。有報導拍得該閉路電視於 8 月 26 日曾受破壞,未知 8 月 31 日晚是否已修復。

此外,該站的 B2 出入口沿路並無閉路電視,B1 出口梯間的閉路電視則有受損跡象,未知 8.31 當晚是否能如常運作。車站大堂近 B 出口的一方雖有 3 部閉路電視,但分別朝 C 出口及售票機方向拍攝,另一部圓型的閉路電視與 B 出口間則有柱位阻擋,可能望不到 B 出口。

B1 與往地面升降機中間有一通風樓,工程人員指內裡亦有通道從車站大堂通往地面。由於 C 出口有《大紀元》記者,A 出口沿途有多部閉路電視,警方若有不欲被拍攝到的行動,最有可能從 B 出口與通風樓一帶進行。

亦需注意,《大紀元》直播片段開首便見一批警員從大堂控制室進出。據港鐵開放日介紹,大堂控制室內有可操作站內所有閉路電視的電腦,亦可觀看鄰近車站的閉路電視。如有人曾進入控制室,閉路電視鏡頭即使沒受損,當晚的片段是否齊全亦有疑問。亦有港鐵職員向記者表示,大堂控制室內一般會設有供警員工作的「Police Room」,因此他們應能自由進出控制室。
 

至於石硤尾站地面情況,B 出口對出為大坑西邨及窩仔街,在閉路電視盲點的 B2 出口旁邊,是大坑西邨的出入口,有一更亭上安裝了面向窩仔街的閉路電視,惟記者向大坑西邨管理處查詢、希望查看閉路電視片段時,管理員指「唔係咁方便」為由拒絕。

C 出口對出的偉智街有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其停車場閘外亦有兩部閉路電視鄰近地鐵出入口,惟記者向校方查詢,教職員亦不願展示片段。因此,如警方當晚在石硤尾站有其他行動,應只有 9 月 1 日凌晨 12 時至 2 時停泊在窩仔街及偉智街的車輛較有可能拍得相關畫面。大坑西邨民樂樓及民泰樓居民亦有可能目擊。

5. 消防記招未釋疑:救護員未巡遍整個月台,有圖指荔枝角送院兩傷者昏迷

上周四 (12日) 消防救護開記招澄清太子站事件的救援工作程序,部門長官態度雖似誠懇,但實際上仍有很多疑點未釐清。最重要的一點是,負責點算傷者人數的見習救護主任其實並未巡遍整個月台,消防救護亦未能排除傷者在他們不知情的狀況下被警方帶走。

記招上副救護總長曾敏霞指,警方沒有阻撓見習救護主任點算傷者的行動,但他點算的方式是見到有被捕者及病人就上前詢問「有無受傷、要唔要睇醫生?」並未巡遍整個底層月台,只有消防員有巡遍 1 至 4 號月台及大堂範圍。然而曾敏霞並沒提及消防巡月台的時間,00:30 前只有 18 個消防員在站內,若 18 人分佈在 3 層、每層長數百米並有多面牆壁分隔,其中還有些消防員在照料傷者,其實不可能確保自己巡過的範圍後來有沒有警察將傷者搬走。

副消防總長(總部)陳慶勇後來亦補充,消防員的位置集中在往中環月台前端,因為傷者主要集中在這裡。換言之,往中環月台末端的「鏡頭黑洞」內發生何事,消防員很可能未能目擊。而陳慶勇亦明言,「我哋睇唔到、唔知道嘅情況下有無傷者被帶走,我真係答你唔到。」

消防救護記招翌日適逢中秋,消防處facebook專頁小編出了一幅「任何人燈謎」圖,有紅、黃、綠三色燈籠,讀者紛紛揣測意指太子站傷者分類及數目

消防救護記招翌日適逢中秋,消防處facebook專頁小編出了一幅「任何人燈謎」圖,有紅、黃、綠三色燈籠,讀者紛紛揣測意指太子站傷者分類及數目

消防救護亦未有提供當晚現場與控制中心的完整對話紀錄,只是確認毛孟靜議員向傳媒提供的資訊是真確的。據毛撮要的紀錄,00:15 在月台點算的見習救護主任確認有 10 名傷者後,01:02 曾有一輛「流動指揮車」再報稱傷者數目為 7 人,少了 3 名「紅色」傷者。指揮車上應有一位無落場點算的人員、最有可能是指揮官。但記招上兩名長官堅稱更改傷者人數的資訊來自見習救護主任,卻沒有提供證據或紀錄,更稱由 00:20 至 01:02 的 42 分鐘之間沒有任何關於更新傷者數目的對話。

若傷者數目減少是因「不斷移動」以致重覆點算,該 42 分鐘之間傷者早已集中於一處治理,01:02 是傷者正安排往荔枝角出發的時間,為何現場見習救護主任沒有在集中傷者之後立即報告最新傷者人數?

消防記招後,亦有自稱前線消防員者在「公務員 secrets」facebook專頁爆料,稱當晚 01:10 荔枝角站「有開 call 6 名傷者(唔同你拗人數問題喇),2 個昏迷不醒,4 個未知情況」,駁斥消防長官稱所有傷者皆清醒的講法。該前線消防員亦指,首批 18 名落月台的消防員是處理報稱火警事故,不可能會帶同急救用品,「下面月台絕對無資源去做急救」。其後網上亦流傳消防控制中心對話截圖,佐證荔枝角站報稱 2 名傷者昏迷之說。

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消防救護記招上,陳慶勇指通話紀錄有可能在事後由參與事件的主管更改,因在事故現場狀況緊張,「有時啲紀錄會唔係咁正確,完成事件後有啲會修改返都唔出奇。」而可以更改紀錄的會包括主任或隊長以上職級人士。

早前報導:

【8.31 Fact Check.1】地圖重組 8.31 太子站 閉路電視有真相嗎?

港鐵就 8.31 太子站事件發出的新聞稿全文

【 8.31 太子站】聯同港鐵消防澄清無人死 警方:強烈譴責有人惡意散播謠言

【8.31 Fact Check.2】四部門記者會未能釋疑 盤點 8.31 太子站未完真相

【8.31 Fact Check.3】太子站消防指揮官疑擅改傷者人數 有被捕者稱點算前一昏迷男遭帶走

【8.31 太子站】消防指無同袍見人暈倒或嘔吐 無看到警方帶走傷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