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4 港大 港獨與台獨論壇(一)

2016/4/8 — 21:29

黃毓民、鄭松泰

黃毓民、鄭松泰

【文:朝雲】

國立成功大學教授梁文韜說,所謂「香港是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一部分」、「香港自秦代已納入中國版圖」,根本似是而非。其實可以說,香港在秦代以前,已屬百越、楚國一部分。

歸根究底,此說混淆古代王朝與現代西伐利亞的主權體系。古代的封建和帝國,沒有明確疆界。一個地方古時屬於什麼王朝,與現時屬於什麼國族,沒有必然關係。古代沒有所謂中華民族,乃自清末民初,梁啟超等知識份子,為圖強禦侮所創建。

廣告

梁認為即使接受道統觀,肯認中華民國,民國依然能夠宣佈,擁有香港主權。尤其新界是英國租回來,歸還的對象可以是中華民國。

他希望台灣獨立後,第一個邦交國是香港。

廣告

梁文韜

梁文韜

***

黃毓民說,提倡全民制憲,其實是尊重歷史承傳。

黃回顧95年立會選舉之後,若干議員於1996年8月創立前線,提出全民制憲的政綱。

「倡議地方憲法,必須體現香港市民全民制憲的權利…憲法須經港人全民公決…」創黨成員包括李卓人、梁耀忠、何秀蘭、劉慧卿與黃錢其濂。有見他們的進步前膽,當年的黃驚為天人。

同年吳恭劭和劉山青,亦成立全民制憲學會,呼籲全民制憲,取代不民主的基本法。

「設立制憲大會,成員全部直選產生,負責重訂基本法;大會通過每條法案,皆須全港市民公決認可;有相當市民聯署修憲請願,即可交付制憲大會表決;經全民覆決而生效的憲法,香港和中共政府必須遵行,不得干預,唯有制憲大會擁有修改憲法的權力…」

2001年吳恭劭去世,制憲運動式微,輾轉至今。黃毓民批評泛民變質。

黃毓民強調,相較莘莘學子憑藉孺子之勇,擺明港獨,他的立場已經相對保守,但比泛民進步太多。他和陳雲主張的制憲路線,已屬妥協,此後中國仍擁有名義上的主權,國旗仍可在香港飄揚,仍可象徵地在香港駐軍。但其餘一切就全歸香港自治。若中共冥頑不靈,必然激發民變,永遠失去香港。他不過在垂暮之年,鼓其餘勇,追隨進步青年。

鄭松泰

鄭松泰

* * *

問答環節,有居港多年的國人,跑步路經論壇,忍不住發言。

他質疑講者親港獨的立場,有沒有與父母商量,謂父輩與中國的關係千絲萬縷,他們未必附和;亦質疑梁文韜以不平等條約為論証,他認為香港的前途,不應受不平等條約規範;又詢問他們的倡議,是否真能令香港幸福。

梁文韜以媽祖、天后為例,說不能將文化或文明本質地中國化。它們可以是香港、台灣、嶺南或沿海的文化,卻不屬於內陸。是教育將天下觀牢牢地根植於國人心中。

黃毓民反問對方,當我們決定香港前途時,有沒有問過下一代。他說自己爭取了民主幾十年,已經落後於潮流,還不放下,不過犧牲下一代。上一代不應再對下一代指指點點。

黃說無論民主抑或獨立,所有主張統統都是手段,人民才是目的。

最後他強調,當年中共發動武裝政變,民國稱為海陸豐暴動;中共則稱為海陸豐起義。中共一樣憑此起家,歷史由勝利者書寫。

鄭松泰則回應,他是有問過父母。他的祖父母乃因國民黨的背景而遭受迫害,從中山逃難來港。他們的倡議,正是想保護父母,保住香港,不用再逃往別的地方。

提問的男士,並非港大陸生,他解釋只是路過,惟不願表露身份。已來港多年的他會說廣東話,從談吐可窺一二,大抵是知識份子或專業人士。

他說自己也交了好多稅,也想香港好。然而誰下台,誰上台也於事無補。問到香港前途,他說自己也不知道,希望一家人在中國之內,多溝通解決。他認為分離是嚴峻問題,不同意提倡者的態度。

他理解和肯定黃毓民、鄭松泰積極回答問題,但不喜梁文韜教授答非所問。

* * *

另一位提問者,則是港大學生。她認為不同年代的民主運動各有特色。如五四運動的發起者俱學貫中西,卻難以普及運動,下放大眾。每一代的運動,都有其長處和局限,是歷史的必然。要釐清我們這一代的優劣,才能取長補短。

她不敢斷言香港的前途何去何從,怎樣可以成功。唯望文化革命的覺醒,才有政治革命的保證。

* * *

香港01揭露理大校董劉炳章,圖向理大施壓,革除鄭松泰教席。

鄭說學系已經跟進,但礙於保密機制,他亦無法與聞詳情。但他確定如若以往,現在的他應該已獲悉新合約,但事到如今依然渺無聲息。

* * *

問:多間院校是否一齊另起爐灶,不再赴六四晚會?

孫曉嵐:暫定會係中大百萬大道,舉辦六四學界論壇,大約由夜晚七點到十點,不會有什麼晚會。詳細的院校名單,稍後會正式公布。

問:是否強調不會有蠟燭,唱歌等悼念儀式,只搞論壇?

孫曉嵐:暫時冇其他活動,因為詳情仍在商議之中。參與論壇的院校學生會,都不認同支聯會綱領,不會去維園六四晚會。

問:有幾多院校會去百萬大道?

孫曉嵐:現時確定有九間院校,包括港大、中大、理大、嶺大、公大、樹仁、珠海等等,還有一些院校仍待商議和確認。

問:BBC 報道有陸生拒交會費,藉此退會,以抗議港大學生會的取向。你怎樣回應?

孫曉嵐:我已經詳細解釋,這是個人的政治立場,我沒有用港大學生會達至任何目的,純粹是開放討論香港前途問題。

一直以來,都有零星拒交會費的事例,但影響不大。希望大家明白,學生會在乎代表的認受性,不存在騎劫。我地一直提供途徑供會員發表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