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月4日立法會選舉不能沒有你的一票》前傳

2016/8/23 — 9:3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陳虹秀(社工逆耳)@聰明選民】

昨天與一位在雨傘運動被判罪成的朋友傾談,聽著他說對法治死心,更認為只有「焦土」策略才可令香港人覺醒,心裡十分難過!中共善於分化和令人心死,也善於令人對政治感到煩厭而不再理事,但我們甘心就此放棄嗎?我們甘心讓得票率不高的建制派竟可取得過半數立法會議席嗎?看著各區非建制派眾多參選名單;看著有人假扮非建制派;看著大部份非建制陣營各不相讓,究竟非建制陣營能否於今次立法會選舉團結一致,創造奇蹟以讓香港可以重奪理性討論的議政空間呢?當中主要關鍵在於37萬的登記選民,究竟今屆的投票率能否超越上屆5成呢?大家又是否可以知道如何制定自己的投票策略呢?

政治與生活是息息相關

廣告

不少不願投票的人,可能也是昨日我的寫照。過去的我總認為直接服務有需要的弱勢社群便最有效,所以不論是國內山區或災區的義務工作,或是在港參與「平等分享行動」等,我總認為做實事才有意義,政治實在是太煩人或與我何干呢?回歸後,我從事社工讓我沒法不承認政治與生活是息息相關。當我親身看見不少年青人面對生活再沒有希望,不少長者的生活越來越貧苦,教育政策是為了配合中共赤化政策而不斷改變,全港主流傳媒差不多被紅色資本入侵... 為了自己和下一代,究竟我們希望香港變成怎樣的地方呢? 沉睡了的你又是否不介意香港慢慢赤化至不能回頭呢?

認清誰是真‧非建制

廣告

國教事件後,本來不理政治的我,最後決定簽字參與佔中,從沒想過自己會越走越前,也讓我經歷了不少事情﹕成為511其中一份子;因學生被困去聲援而成為第一批被胡椒噴霧及催淚彈對付的市民;旺角第一次被清場時緊急召喚社工界協助找地方收藏物資;金鐘道被開通時留守最後至含淚離開... 雨傘運動中,我選擇站在前方守護孩子和市民,與不少戰友一起哭過笑過,也試過對著封鎖線的警察「講道理」,更因拖走一位倒地年青人而在龍和道之役被扑頭,之後在旺角清場行動中於菜街被警方趕走和推倒在地上並面對警棍亂舞,還為了一位激怒了警方的年青人而與紅了眼的警察爭辯免他被帶走。

我在金鐘和旺角「瞓過」、「絕食過」、「生活過」… 最後面對清場被捕。我相信每一位曾經以不同形式參與雨傘運動的朋友絕不會忘記這79日的點點滴滴,我相信大家絕不會就此放棄,只是大家不知如何選擇。

在雨傘運動期間,有很多事情讓我不明白。我看見不少在網絡上自稱「勇武」的人士,在戰線永遠看不見他們的蹤影,有時會看見他們高聲呼叫口號後便離場,尤幸我是經常留守至最後一刻,令我看清真相,也讓我重新思考何謂真正的「勇武派」。我認為真正的群眾領袖是會與群眾一起,面對強權或武力也不退縮,並會以身體保護其支持者,但也絕不沒有想清楚便去傷害別人。雨傘後因協助被捕支援,看著不少勇武戰友受傷和面對沉重的司法程序,我的心實在難受,也明白他們為何對立法會再沒有希望,因為他們面對司法感到無助及無力。

曾在深夜到訪一位被捕者的家,以助自己撰寫被捕者的求情信,看見他的家人因擔心被捕戰友而流淚,帶領勇武抗爭的人絕對需要有責任和承擔,必須讓跟隨者清楚明白自己將要承擔的事情。面對新口號在今屆立法會選戰出現,選民需要肯定自己是否清楚所支持的參選人有關的理念、往績和未來的落地策略,亦需要憑過去事件去分辨誰是真正的非建制派,避免日後自己的選票成為中共的囊中物。

誰能代表新世代的力量?

今年年初一,我再次因為政府不公義處理小販問題而站在前線,我記得自己當時碰巧協助一位現在代表「勇武抗爭」的年青人清洗眼睛,當時看見一些畫面真的讓我擔心他是否知道自己在替誰賣命,之後看見他在論壇和傳媒的公開發言,從心底覺得他是一位鬥心非常強且有抱負的人,同時他也是受雨傘運動影響的年青人,所以十分希望他所參與的組織能成為新勢代的本土力量,但他也必須清楚自己沒有被任何中共勢力於幕後操縱。

今屆選舉有不少新世代加入選戰,絕對是百花齊放的狀況,民主進程也應該容納不同聲音。我相信不少年青組織也是有理念和使命,如果他們有實力,不難從他們身上發現清晰而具體的政治理念和實在的行動,更十分懂得連結公民社會,集結公民力量。他們於任何時候也能清晰回應問題,因為他們絕不是被培訓出來去參選,而是真正有想法、有抱負和有承擔的新世代。

只是聰明選民是否懂得以自己的方式去認清參選人的質素,之後又如何參考現在經常被說不準確的滾動民調,在被稱為「雪花咁多張名單」、「碎片化」和「鬼神論」的選戰中,制定自己最終的投票策略,避免自己真正支持的參選人落馬,或是分薄選票於沒有勝算的參選人身上,留待《9月4日立法會選舉不能沒有你的一票》後傳,再談「做個聰明選民」運動如何可以幫到大家。

 

網站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