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06 太子站外的嬉笑與怒罵

2019/9/7 — 21:13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西門】

9 月 6 日晚上,太子站各個出口插滿鮮花,遍地紙錢隨風飄散,人們沉默哀悼。

那夜是太子站發生警察無差別攻擊市民後的「頭七」,當晚有人死亡的傳言甚囂塵上,警方雖矢口否認,但港鐵遲遲不肯交出當晚的閉路電視片段,令人質疑。

廣告

數以千計市民到太子站要求港鐵交代,面對市民的訴求與呼喊,防暴警和速龍再次傾巢而出。人群退至旺角,沿途高呼「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響徹這個曾經讓人們歡笑流連忘返之地。

在警察推進後的太子站外,原來仍有一些市民留守:有師奶默默地燒紙錢,有路過的年輕人鞠躬,也有人如我一般站在一旁默然良久,致以哀悼之情或是守護留下的人。

廣告

然而,就在太子站旁邊的旺角警署上,有警員一直用擴音器向人群「說話」,不時叫某人不要激動,又或叫某人不要站在馬路,甚至曾問鞠躬的人在拜祭誰。而面對市民的怒罵,他則語帶輕佻地叫人先脫下口罩,否則不會夠大聲。

那些言辭大多不著邊際,本來無需介懷,卻有一段話刺痛了我。他說知道市民有很多事情想問,但無法如記者般在每天下午 4 點的記者會上發言,現在他站出來就是跟市民「對話」。

勿論警方每天在記者會上的解說是多麼荒謬,多麼讓人憤怒。那夜的太子站明明是一片哀傷之地,他卻站在高樓俯視悲傷的人們,用擴音器輕易掩蓋人們歇斯底里的呼喊 — 而政權所謂的「對話」,不正正就是如此?

那些一直在市民傷口上灑鹽的人,那些踐踏市民鮮血的人,那些摧殘市民軀體的人,我們又能如何寬恕……

作者自我簡介:卸下了傳媒身份,但在大是大非之時,希望成為公民記者,訴說新聞以外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