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2罷課:不一樣的夏

2019/9/4 — 15: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開學日,大雨。在人來人往的中環,連接皇后像廣場與愛丁堡廣場的行人隧道內,許多身穿校服的中學生正在避雨,原定早上舉行的中學生罷課集會,因為雨勢延遲了。

暴雨下,鞋襪都進水了,走起來很不舒服,三四個學生乾脆脫下濕透的鞋襪,赤腳站著。

下午一時許,開始出現參與集會的人潮,有學生扣上白絲帶,也有學生用「香港」字句的布條,遮住胸前校徽。雖說是合法集會,但每每在現場,當發現有人在停車場上方拍攝,形迹可疑,各人互相提醒,拉高口罩。畢竟,這天早上才剛有警車駐守全港多間學校門外,甚至有警員截查學生,確實感受到白色恐怖。

廣告

就讀於油尖旺區的同學 Aaron 表示:「留意到今朝返學,有人企喺學校門口,好似監察緊我地。」但對方穿搭普通裝束,無法確定是否警察。他的同學 Kenneth 說,「校園應該中立,就算學生有聲音,都唔應該派人嚟監察,覺得社會越來越恐怖,自己都會驚。」

自稱和理非的 Kenneth,自言以前甚少接觸政治,是隻港豬,直到6月掀起反送中抗爭,他嘗試了解《逃犯條例》是甚麼一回事,曾赴示威現場親身體驗,「開始更加了解政治同政府唔好嘅嘢。」另一名同學 Cindy 亦表示:「以前對政治唔會好關心,淨係上堂先講下,唔會額外再講,但而家呢件事令你不斷關心,點解社會咁發達同文明,唔可以理性溝通,搞到社會好似退步左。」

廣告

問會否因政治立場在校內感受到壓力?Kenneth 坦言,老師有跟同學一起討論反送中運動,「學校比較多政治冷感嘅人,我地想同學了解政治,唔一定要同我地立場一樣,但需要了解社會發生咩事。」

對於政治議題,未必所有學校持開放態度,一名中二男生便批評,校長在開學禮講話中避重就輕,「高年級生知道咩事,低年級生未必知,校長話乜就乜,交代得唔清楚,佢有責任講番件事出嚟。」男生一個人來,揹着書包,戴上黑帽及黑口罩,說近日讀到太子站大搜捕的新聞「太火滾」,警察執法過份。

新學年開始,有人憂慮運動的力量減退,中學生自發的罷課活動能遍地開花嗎?觀塘區學生 C(化名)稱,該校反修例關注組即將組織首次校內罷課,已獲校方同意,屆時學校禮堂舉行講座,有師姐分享,同學輪流上台發言,另安排自修課,希望做到罷課不罷學。

跟 C 一起參與罷課集會的,還有她的同學 Karen(化名)和阿粉(化名),才十五六歲。三人坦言親身參與多次反送中示威,雖然係 Friend,在每場運動中,她們卻站在不同位置,真正各有各做。C 是前線「滅火隊」成員,負責撲熄催淚彈,每次回家都會嘔吐及肚瀉;Karen 是後排示威者,有食過催淚彈,每次行動通常留守至深夜,「嗌口號,要走一齊走個隻」;自稱和理非的阿粉,有時幫忙將物資由後方送到前線。

這天在愛丁堡廣場,她們其中一人化身「連儂人」,讓集會人士在其身上貼上便條,冀互相打氣爭取五大訴求。閒談間,有義工走過來派發免費食物,她們有點不好意思,最後還是收下了,笑說「可以當晚餐食」。

她們與家人因政見不同出現摩擦,Karen 的父母不支持她走出來抗爭,試圖經濟封鎖,零用錢被減半,「未斷盡,但要買裝備、車費、食水,要用嘅錢比平日更加多。」和家人鬧翻的阿粉說,父親不算是藍絲,但見到暴力就好反感,「話你出咗去就唔好返嚟,同老竇冷戰緊。」

「沒有未來何必上課」,十幾歲的年輕人們為着未來奮鬥,即使恐懼仍堅持前行,過了一個不一樣的暑假。C 強調,「心底裏都驚比人拉,驚拉左之後受到好恐怖嘅對待,但唔可以因為驚而唔做或者退縮,個個都係咁,就無人肯出,我覺得前線都會驚,對暴動罪、坐十年會驚,大家都仲肯出嚟,係因為自由最重要,我地要爭取五大訴求,逼政府回應我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