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28一周年 練乙錚:此時的香港 比任何時候更需要記者的投入奉獻

2015/9/21 — 9:08

資料圖片:練乙錚

資料圖片:練乙錚

佔領運動近一周年,時事評論員、曾任《信報》總編輯的練乙錚在專欄指出,他指對佔領印象深刻的一個主要原因,當是記者日以繼夜在前線做了大量優質的現場採訪工作,「所讀出的新聞、寫成的文字和拍下的影像,在在都成為香港開埠以來最曠日持久震撼人心的社會運動的永恒印記。於事實與歪曲、記憶與遺忘之間,記者起着真正的中流砥柱作用。」

練乙錚提到,忠實報道大型社會運動的記者,同時會直接影響運動,「佔運是群眾的,也是記者的。這就是為什麼社運所針對的政府及其背後的支持者或黑惡勢力,一般都對履行專業職責的記者有一種本能的討厭乃至仇恨,鎮壓群眾的大棒,於是會非常『意外』地打在記者身上。」

練乙錚提到,佔運已經把政治記者的工種變成一個特殊的高危行業,從前的政治記者比較安全,但在未來的日子裏,遇上政治大事,政治記者很可能還要面對槍林彈雨,「要冒遭防暴警察的棍打得頭破血流,還要捱一些政治流氓的騷擾乃至鐵拳。」

廣告

他提到,記者任職的一些傳媒機構,由於受到更大的來自政府的壓力和恐怖組織的威脅,轉嫁到他們身上,成為或多或少的政治審查或限制,影響到專業滿足感,嚴重的減少晉升機會,甚或導致失去職位,「這些因素,導致一些主流媒體記者轉到非主流媒體工作,經濟收益或因而降低。」

然而,此時的香港社會,卻比任何時候更需要他們的專業投入和個人奉獻。這的確是艱難的年代裏的一個需要苦撐的局面。(練乙錚)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