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8 手足有話兒

2019/10/3 — 14:3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雞蛋】

常常聽到有些香港人說,今天的香港令他們感到很陌生,不再是當天他們認識的那個城市。作為一個98出世的千禧世代,我想說,香港從來沒有令我感到親切過。但至少這三個幾月來,我感受到香港人的溫暖,無庸置疑,這裡是我的家。我愛每一位可愛的香港人。

我相信97出世的香港人與98寶寶都有類近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是被命運選中成為與香港共存亡的年青人。最近在想,我們沒有看過香港本來的模樣,不知道港英政府統治時期的香港是怎樣繁榮,對當時香港的印象就只有從前輩口中得知,知道我們呱呱落地時伴隨的是一場移民潮,一股每個香港人對中共的恐懼。二十一歲,我在想我們在這場運動中爭取的是甚麼,我倒沒有看過我們正在要討回的「真自由」、「真民主」、「真法治」。從董建華年代至今,香港人每天都在爭取甚麼,但大多的訴求都因建制派壓倒性的立法會議席而被否決,親中派一直在控制香港的民生發展。為對抗強權,有立法會議員拉布,有人公民抗命,大家在建制內建制外各自努力,但始乎都不盡奏效。這造成了一個普羅大眾政治無力的現象,慢慢對政治避而不談。從小到大,我對香港都沒有產生過一種歸屬感、自豪感,即使到外國旅行、與外國人聊天,都覺得他們對香港的喜愛是一件令人費解的事,我回應的,都是說香港人冷漠、生活節奏快、文化沙漠云云缺點,因為我沒有看過太平盛世下(如有),香港本來的面貌。

廣告

但今日係新城市廣場,望住成地都係代表自由的千紙鶴,拼砌成「香港人加油」與「Free HK」的字句,成個天掛住元氣呀、千両呀嘅攞位飛咁,我心裡面真係忍唔住,「頂,寶寶你地真係好撚痴線呀!」

都發左三個幾月夢,但今日見到大家一齊出黎聲援被捕義士及中槍中學生的時候,一路唱國歌、叫口號嘅時候,依然會好想喊,每次諗返起呢三個月黎嘅事,我地失去左嘅每位手足,總係會好心噏。香港人真係好撚痴線,好撚高尚,好撚有創意。今日中間有段時間我仲失晒控咁帶住叫「Fight For Freedom」叫左起碼五分鐘,大家又痴晒線咁回「Stand With Hong Kong」,直至有個人叫「六大訴求」先比人截停左。我聽見,每一位香港人都唔係為嗌而嗌,而係打從心入面好想狂嗌,就好似口渴時候不由自主咁飲好多好多水咁,一個嗌到攰,第二個會接。呢個情況就好似 Keroro 軍曹佢地共鳴時候嘅狀態咁。

廣告

以前爭取訴求,每次失敗之後,總係會有人說這是因為香港人不團結,沒有一起站出來為自己的未來打拼,但我覺得我地唔會再咁講,因為係呢度,我地每位香港人正在不斷進化,不斷建構我地嘅新香港,不斷帶領世界建構我地嘅新時代嘅發展。我地嘅公民意識越黎越強,為良知為自由我地罷食、罷買藍絲店舖;我地嘅國際視野可能係全球最強,為爭取全球人類嘅支持我地係國際社會、網絡世界大放異彩;我地嘅國際影響力可能係全球最高,我地做嘅每一件事,甚至摺嘅每一隻紙鶴,正為兩大大國霸權產生影響力。我地唔會再有人話香港人冷漠或者唔團結,因為「仆街,我地一定會贏」。

無論強權點樣打壓,無論有幾多個手足被捕、被狗咬死、咬傷,我地都會企出黎,為我地要爭取嘅「真自由」、「真民主」、「真法治」努力。沒錯,香港對很多人來說變得很陌生,因為他們無法擺脫對港英政府及中共政權統治下對香港的印象。香港正處於蛻變的過程中,我們即將會迎來一個全新的香港,今天香港人的努力絕對不會白費。我希望,我希望到了我四十九歲那天,香港在正式面對回歸五十年未來路向的時候,我們會因為今年這一役而變得更有話語權,帶來更多選擇。

我沒有看過太平盛世下香港本來的面貌,因為我們正在塑造屬於真.香港人的全新面貌。

「香港人 — 加油!」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本地蛋,深信「沒有雞蛋哪有高牆,所以高牆不應存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