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nyone But CY?

2016/8/5 — 12:52

特首梁振英

特首梁振英

【文:楓紅】

今年七一,民陣以「決戰梁振英」為主題,看似符合民情,劍指689。實然卻顯示泛民「只反貪官,不反皇帝」之心,將一切的社會問題訴諸於梁振英,而非體制上之毛病。雨傘革命時之「我要真普選」雖為口號式主張,但至少口號仍訴諸體制。由「我要真普選」到「決戰梁振英」明顯為香港政治的倒退。事實上,「決戰梁振英」為Anyone But CY(ABC)的變種。所謂ABC,即是「誰做都比CY好」的想法。王維基積極考慮參選時便表示了此等主張。

制度之病

廣告

自梁振英在位起,香港社會問題日益嚴重,由國民教育起,到HKTV事件、雨傘革命。香港赤化現象浮面,要求梁振英下台之說固然無可厚非,但歸根究柢香港之問題為制度問題。沒有小圈子選舉,哪來無恥689之即位?「決戰梁振英」固然為香港人想做,但又何止於此?2003年七一大遊行主題為「反對廿三,還政於民」,2003年的主題固然是反對廿三條,但當時民陣仍不忘「還政於民」。反觀令天「決戰梁振英」,亦止於「決戰梁振英」,可見香港民主運動之退步,亦見香港泛民主派之退卻。

除了七一,見泛民主派ABC主張還在其近日言行。泛民圖與商界共推CY之外一位特首候選人,所謂的「民主派」原來亦甘於參與不民主的小圈子選舉,為的只是令特首由CY變成另一個可能叫KY的人。公民黨以「狼英去留,九月公投」宣傳今年九月選舉,從前泛民選舉都有一個「爭取20XX雙普選」的共同綱領,今天的選舉竟然只淪為「換特首」。批評梁振英無問題,泛民的問題是只批評梁振英,將所有問題劍指梁振英,卻不提及社會問題源於制度之弊,暪騙香港人「其實只係梁振英問題」。

廣告

由倒董到倒曾再到今天倒梁,可見香港問題的癥結在於制度而非人選,你換走一個CY,換來的只是要倒下一個CY。香港一直以來的問題皆源於主權問題,香港人從來未擁有過香港,香港推行的政策不是香港人的政策。換個特首,可能會換個政策,換另一套管治方針,這是治道(即如何管治)問題;然而,香港卻正面對政道(即由誰管治)問題。治道問題固然重要,但現今香港卻是政道問題導致治道之毛病,要糾正治道,必先改變政道。

香港特首由中共欽點,特首為了爭取連任/當選,自然要取悅中共,結果導致政策傾斜中共。在民主選舉之下,特首由人民選出,特首要連任/當選就要取悅選民,推行香港人所悅之政策,治道問題自然迎刃而解。所以我們應該關注政道問題,而且必須要多談政道,只有「主權在民」之後,才可繼續探討「甚麼政策對我們有利」。如果香港人未能當家作主,誰當特首也只是徒然。更重要者,我們可以決定誰是下任特首嗎?所謂「狼英去留,九月公投」不單未有將社會問題訴諸制度問題,更加帶出虛假訊息:投你們,就可以踢走梁振英。2002年你有踢走董建華嗎?2007年你有踢走曾蔭權嗎?香港人根本沒有能力決定下任特首為何許人,但泛民卻說出謊言圖詐取選票。制度之病不單久未解決,泛民更暪騙選民不去看病致病入膏肓。2012年特首選舉之泛民初選已如是,在香港人未能選擇之選舉偽造我們有得揀的假象。

懶惰之病

除了制度之病,香港還存在懶惰之病。此懶惰並非在家懶洋洋、sem尾做deadline fighter的懶,而是不理政治、過於依賴代議士之懶。可能香港人會參與七一六四,可能香港人會落佔領區參與雨傘革命,但香港人仍有懶惰之病。他們會以為自己有去七一六四,有到佔領區影相打卡便「做咗嘢」,為香港民主出了一分力。但僅是如此每每不足夠,香港有個奇怪的現象,每逢選舉年便會多了人留意政治,但選舉過後就重過「自己的生活」。香港人習慣將政治視為政客之事,而自己的責任只在選舉之時投票。

香港人不理政治的懶惰,在於「以為自己理咗」。在網上做個鍵盤戰士,偶爾在facebook share新聞指點江山,就以為自己盡了責、關心政治。大家撫心自問:你可曾為了改變香港做過甚麼?筆者並非鼓吹人人也拋開一切,「訓身」政治,而是希望大家自覺自己未夠關心政治,承認自己以前一切「關心政治」都只是在facebook「打飛機」。說穿了,香港人仍未自覺政治單單依靠代議士是不足夠,更加要親身、親力去改變社會。當在上位者對民意視而不見,單單出來七一六四還有用嗎?當政府無視一切反對意見,懷緬當日佔領區時光是「關心政治」嗎?香港政治步向失敗政治,爭取「精神勝利」,你有出來撥亂反正、改變現狀嗎?

除了「以為自己理咗」之懶,香港更有一班人有「完全唔理政治」之懶。有人選舉年才關心政治,有人連投票也慳返。但事實上政治為大眾之事,有一個老掉牙的說法:「你不搞政治,政治會來搞你。」香港已經實行選民登記制,投票率卻不見得高。無視政治並不代表政治不存在,三年前HKTV事件便可見,看電視也涉及政治。但這班人卻偏偏如隱世高人,不涉足任何「政治」。也許有一日政府限制上網,以「長城」阻擋他們上fb、ig、snapchat等,他們也只會說:「我們不是還有偉大祖國開發的微博嗎?」

「以為自己理咗」的人再加上「完全唔理政治」的人正正促生了支持ABC魚目混珠的無恥泛民。泛民透過其「民主大佬」的身份暪騙「以為自己理咗」的人,「以為自己理咗」的人為了實踐其「以為自己理咗」之精神而呼應ABC。最終「以為自己理咗」的人和泛民成功以「誰做都比CY好」蓋過制度之病。

去病之藥

如要去香港之病,就要對症下藥。首先必先要除懶惰之病,如果你讀到這裡,相信你的懶惰之病至少未病入膏肓。但我們必然明白有不少人仍陷於懶惰之病,我們必須叫醒身邊的人。也許只是在鐵屋吶喊,但可以叫醒一個就一個,你叫醒的人再叫醒其他人。也許有點像「感召」其他人,此步卻必不可少。但更重要,不要止步於「感召」,下一步必然為「行動」。同時,香港人必須除去依賴代議士之心,只有你可以代表你自己,不要心存代議士代表你「行動」之心,香港人必須親自出來「行動」。

去除自己與別人的懶惰之病,親自出來「行動」去治制度之病。香港人可以以人數和行動力強迫政體改革,以行動告訴建制我們不會屈服於強權,告訴泛民我們不會被ABC暪騙。香港舊日之民主每每是「由上而下」,泛民提出主張然後人民強迫接受,例如泛民提出的「港是會議」,由一班在上位者去談論香港之前途,然後再由香港人「硬食」。過去的中英聯合聲名如是,今天的港是會議如是。我們要做到的是「由下而上」的民主,真真正正由香港人當家作主,由我們自己去決定香港前途如何,而非假手於代議士或在上位者。

也許有人會認為「由下而上」是不可行,因為現在的政權並不會聽取民意,反而港是會議為一折衷之法。但事實上,只要香港人向極權展示自己的行動力,嚴重加重極權統治的管治成本,極權不得不為了管治順利而讓步。香港人切忌妄自菲薄,香港屬於每一位香港人,只要香港人肯去爭取,香港的未來便由香港人去決定。

要治香港之病,除了除ABC之心態,將矛頭直指制度,更要顯示出香港人之行動力,以行動去改變香港。

此文不單是對ABC的批評,更是政治的ABC。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