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arrie,從前的你到哪裡去了?

2017/1/23 — 18:36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Carrie:

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在一月十一日的立法會大會上,對毛孟靜議員的提問作出以下的書面答覆: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十分重視傳播媒介的功能,一向致力透過傳媒向市民大眾發放政府資訊,並盡可能為新聞傳媒的採訪工作提供方便。

政府會視乎個別情況,在考慮相關因素後作最合適的採訪安排,並盡可能配合新聞界的需要,務求方便市民能透過傳媒知悉和了解政府的工作。

現時自稱為媒體的網站數目眾多,性質各異,對於應否把這些網站都歸類為『大眾新聞傳媒機構』,須按個別情況判斷,不能一概而論。社會和業界對網媒的定義亦未有一致或清晰的界定。基於以上因素和場地條件等限制,政府新聞處現時未有安排網媒進場採訪。」

廣告

政府做事有規有矩,假如上星期五你還是政務司司長,以一貫問責官員的做法與傳媒舉行吹風會,或者在添馬地下訂個會議室邀請傳媒來簡報會,外界確實無容置疑。又或者,梁振英選擇連任,你用以前政改三人組的身份,踩一點灰色地帶,陳述一下中央在任命行政長官的權力和跟大家重溫一次行政長官當選辦法也無可厚非。

但Carrie,你現在已經是特首參選人了。

廣告

早在十年前,我們其實有個碰面,那年我在新加坡當記者,你代表發展局向亞洲各國的媒體簡介香港的發展,活動後也為你做個獨家專訪,讓新加坡民眾了解兩地就發展、保育、舊區重建的異同。那年的你展現出無比的毅力,也對香港未來發展的藍圖有完整的想法。過去一屆你擔任政務司司長,在個別範疇也有政績,有成果,讓不少老人家受惠。

但自從你決定參選前後,我感覺到你好像變了。不少的媒體行家覺得你沾染了敵我矛盾的想法,對其他參選人公開和閉門的評價不一。也許你沒有留意,網上不少年輕的網民並不知道你做政務官和局長時的表現,也不知道你有幾打得,反而更多對你的言論,落區行為和這幾個月的轉變而產生不滿。

大家都很害怕這個你當選後,不但是梁振英 2.0,甚至是3.0。你望一望身邊的團隊,有多少是真心相信你的香港願景,他們對你的支持,大多只是希望,延續既得利益。

七月份在民主思路的論壇上你說過:「行政長官在當今香港環境下,沒有政黨支持,需更大的人民授權,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 熱切希望下屆政府有足夠條件、環境、氣氛可以重啟政改。」可是過去整整一個多月,我看到的,也許未必是你所想,但媒體鋪天蓋地都在報道你如何謀著601票當選,700票以上壓倒勝利,建制派無日無止地在吹風中央只屬意一個人入閘。

最讓我感到失望的,是你聽從公關團隊的意見辦吹風會,漠視一眾網媒的存在。我不知道誰為你寫 LTT,哪個軍師教你說說小故事來逗大家開心,讓網民笑笑。但你星期六的解釋,實在讓我和不少行家感到很憤怒。所謂的傳媒高層吹風會,一些捕風捉影的談論只要你和在場人士才知道,我在意的是,這已經不是一場公關災難這麼簡單。我擔心的是,假如這個你上台以後,立場新聞、HK01、端傳媒、Hong Kong Free Press、眾新聞等是否不會被歸類為傳媒。編輯記者肩負起採訪工作的責任,只是載體不同,竟被政府排斥門外。大陸、台灣、新加坡、美國、英國無不擁抱新潮流,明白讀者愛看愛讀的平台都是手機和電腦。

 與其將矛頭又一次指向別人,像梁振英一樣以敵我矛盾的心態對待網媒,我認為這只是自我引爆的災難。

相信在你競選辦辦公室枱頭的剪報,翻過星島、明報、大公之後,也許也會見到信報政情專欄「余錦賢」的文章,我也有看到,他如此寫道:

// 聚會於上周五(20日)晚舉行,除網媒外大部分傳媒高層都獲邀出席這個「清水會」(因選舉期間不能請客)。當大家望着林鄭吃三文治時,(林鄭選舉義務公關)戴健文趁機講ground rules,說可以引述談話內容,但不具名;惟個多小時後,當與會者四散之際,各老總紛紛接獲競選辦通知,要求改為「不作報道」。//

假如這些不是 Alternative Facts,而是事實,有兩點想認真的跟你說清楚:

一、請你及公關團隊放下高高在上的官僚作風和長官意志,公眾有知情權,不是任由你跟幾個業界前輩發話,由他們回公司指導採訪主任,編輯,再不停引用消息人士去主導輿論。政府過去幾年辦過多少次閉門吹風會有數得計,以不具名方式試圖發放有利自己的訊息,影響傳媒輿論已經受盡前線記者譴責。更嚴重的是,競選辦現時的作風過猶不及,看到社交媒體上對你的批評我沒有特別感覺,反之,我更想知道你想怎樣管治香港,怎樣處理日後與媒體和市民的關係。

二、或許你的競選團隊意識到「中央不任命論」屬惹火失言,才會在散場後個多小時又急急改變「遊戲規則」,由不具名報道,變成「不作報道」。從邏輯上分析,顯然是戴健文意識到個別言論可能會有誤導或是法律問題才急急收回。你已經是一個特首參選人,說白點是比其他候選人有優勢,如果其他三個參選人也學你一樣舉辦這些吹風會,我實在不敢想象每天報紙,電台,電視和 Facebook有多混亂。香港媒體和市民不值得受到這樣的對待、既然你說想迎來一場公平公正的選舉,請先從你對待傳媒開始做起。

西九故宮風波還能說是中國文化、程序公義、諮詢與否可認真討論,但決定誰能採訪你,誰能收到你們的消息,就是你跟身旁公關團隊的個人判斷。

網絡世界百花齊放,已經大大改變了傳媒生態,你的固步自封,繼續樂於閉門吹風,忘記了人民,忘記了讀者,只顧著一堆支持者,或是你不明白,不少家庭主婦,伯伯和退休人士,都樂於用whatsapp,wechat跟子女交談,與老友記分享政事人生哲理。

作為晚輩,希望你能吸取這個多月的教訓,不要忘記,「宜民宜人, 受禄于天」。

受天命的人必屬大德者。

 

景宜 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