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中環 - CK

人在中環 - CK

我係一隻又笨又固執嘅豺狼。著有《人在中年》。

2019/6/11 - 9:53

「CK,你肯走未呀?」

好耐冇認真喺度寫字了。

星期日晚上,早陣子移咗民嘅朋友 whatsapps 我:「CK,你肯走未呀?咁嘅形勢,炒硬車㗎喎。」

「以前咪講過囉,我唔走啦,走唔到。」

廣告

唔走嘅原因有好多,但肯定唔係嗰啲「我太愛呢片土地」之類嘅喊話。相對比較重要嘅原因,大概係你緊張嘅人喺邊度,你就會留喺邊度,即使嗰個地方變得幾咁不堪。

面前呢個局,我唔識拆,無謂不負責任地講啲似是而非嘅提議了。回歸咁多年,政府變得越嚟越囂張,係我哋自己呢班純良嘅香港人有份縱容佢變成今日呢個模樣。多年嚟我哋都係樂於做綿羊嘅角色,即使喺猛獸面前,我地依然冇改變過。往日嘅猛獸尚且會有點克制,但今時今日,猛獸本性盡現,做綿羊最終嘅結局,大家現在恐怕都心裡有數吧。

有時覺得好諷刺,係長久以嚟,香港人都自我定位為「醒目仔」,形勢幾混濁,都總能有本事左右逢源。但係面對政權,面對殘酷嘅政治,香港人嘅「傳統智慧」頓時變得無限naive。多年來不斷地錯判,不斷地自我安慰,同自己講:「冇事嘅,冇事嘅…」。以往香港經歷所謂「無數風浪」,又沙士又金融風暴又乜又物,香港人都習慣這個地方「必定會 bounce back」,但呢個一廂情願嘅感覺,反而多年來讓香港人都不自覺地輕敵了。面對真正嘅邪惡,香港人,其實係毫無經驗。

畢業嘅時候,正值回歸不久。當時好多留學生都選擇返嚟香港,我係其中一個。甚麼香港有機會…香港先係自己嘅地方…諗起都覺得自己 naive。冇人喺嗰一刻,會諗到二十年後香港會變成今日呢個樣。當日個政府邊有今日咁惡?當年嘅 standard 係買㗎車冇申報就問責落台啦,問人阿陳生貴姓嗰位阿伯,50 萬人出嚟行一轉佢就要腳痛啦。今日?

「扺你吖,當年明明可以留喺外國你唔留,你有乜好怨?」朋友串我,我無言以對。「近代史你又唔係冇讀過,有七十年 track record 你睇㗎喎,你真係信會有奇蹟? 你信妖魔鬼怪會突然洗心革面?」

「返嚟嗰陣,細吖嘛。你想我點嗟。」

我哋呢代人,唉,算罷啦。至於比我哋後生嘅一代,我相信佢地應該係比我哋當年清醒好多嘅。我信,其實佢地會比我地更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