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7689與仇視社會主義的公雞

2015/1/26 — 23:41

文革中被批判的1973年作品《迎春》。網絡圖片

文革中被批判的1973年作品《迎春》。網絡圖片

仇視社會主義的公雞

1974年,南京藝術學院教授陳大羽的年畫作品《迎春》(上圖)被四人幫發動全國批判,畫中有一隻公雞望著迎春花,被批為「迎春花代表社會主義,雄雞兩眼瞪著迎春花,就是仇視社會主義。」

以常識的眼光看,這場批鬥足以反映出文革那種莫須有批鬥的恐怖。批鬥不需要講證據,只需要打手發動批判,什麼文學、藝術、人文學科研究也可以被上綱上線至反黨反革命,被鬥至死、自殺、瘋癲者,數以十萬計。

廣告

陳大羽的畫之所以被批鬥,不是真的因為他把公雞畫得怎樣「仇視」迎春花,而是因為這張畫是應周恩來的邀請而畫,四人幫發動批鬥這張「黑畫」的真正目標是周恩來,陳大羽被批鬥實屬無妄之災。陳捱批的程度不算十分慘烈,他算是被批鬥的藝術家及學者之中比較幸運的一個。

我們看批鬥《迎春》的歷史,或許覺得很荒謬,但這種上綱上線的批判,剛剛在香港上映了。

廣告

投訴D7689的四人幫思維

PUMA的一張馬拉松號碼布扣針的宣傳照片,裡面的跑手號碼布的號碼是D7689。想不到這張圖會有據說是藍絲帶人士向PUMA的CEO投訴,題目為「Puma supporting anti-government rival in HK?」,信中指D7是粗口諧音,而689是香港人對梁振英稱呼,所以要求Puma交代政治立場,以及向香港市民、香港政府及中國道歉。(連結)

把D7689聯想到「XX梁振英」,需要的想像力真的不少,把這個創作無限解讀,再上綱上線到要求一家私人企業向政府道歉,這其實跟批判《迎春》的公雞仇視社會主義,再上升至國家政治層面異曲同工,分別只是這次的投訴來自一個白目,還未上升到發動輿論機器的層次。

D7689是不是有諷刺梁振英的意味?D7是不是粗口譜音?(D7級官員豈不是粗口官員?- 以前的教育署長就是這一級!)其實這些根本都不是重點。如果任何有689這組數字的創作就會變成政治禁忌,要發佈者道歉認錯的話,那跟文革有什麼分別?更何況D7689這組號碼,要不是那個投訴,根本就沒幾多人會直接聯想到XX梁振英這「仇視迎春花代表的社會主義」的深層解碼。

PUMA可以休矣

本來一些政治上腦的白目胡亂上綱上線投訴一點也不罕見,企業大可不理,或者有體面地回應,這才能表現出企業不畏無聊投訴或上綱上線政治批判的底氣。可是,正當公眾正在批評這攻擊上綱上線之際,PUMA先抽起宣傳照,再回信向該投訴者致歉,這樣一來,PUMA的公關形象便完了。

一個普通人的政治上腦投訴,可以令堂堂一家大企業退縮道歉,這樣不會令消費者覺得它從善如流,而是令公眾覺得它「好流」。用口語說,就是有人無理取鬧,你竟然陪佢癲埋一份。從此以後,PUMA將成為維園阿伯和藍絲帶大媽至愛,它在香港年輕人市場可以休矣。

PUMA宣傳截圖,轉自立場新聞

PUMA宣傳截圖,轉自立場新聞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