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Q咗仲要回水,可行嗎?

2017/8/14 — 10:32

【文:陳清泉@精算思政】

前後共有六名議員被政府以宣誓不合格為理由,經律政司提出訴訟、人大釋法、法院判決後被取消議員資格。事件本身固然荒謬,更甚者是立法會提出要「DQ議員」們歸還議員薪津。

法律上、情理上,本身要議員「回水」都是毫無道理的。法律我不是專家,不過其中四位被DQ的議員都是在立法會主席監誓通過,成為立法會議員。政府提出訴訟,也是在人大釋法後。四位議員在主席監督完成宣誓後,完全有合理期望自己是以議員身分行事,不管是收取薪金也好、營運議員辦公室也好,都有合理理由認為自己是合法行事。合資格的人合法行事,憑什麼要求人家把薪津退回,而攪到負債甚至破產?

廣告

退一萬步說,即使要退款,也應該是立法會主席的責任。甚麼?你說主席當時不可能知道釋法的內容,不可能知道接受這些議員的宣誓是不恰當、不應該要主席負責?那同樣道理,議員當時也不可能知道在人大「心中」這樣宣誓是可以DQ的。根據同樣原則,議員也不應受罰呀。

情理上,不論你是甚麼政治立場,大家都會同意DQ議員不是甚麼維護法紀的事情,而是中共赤裸裸的對反對極權人士的政治鬥爭。你是否同意中共有權去做這些事是另一回事,但不要攪錯,宣誓DQ絕對是政治行動,不是執行合理的法律。

廣告

我知道不少同情民主派的人也對DQ一事心生厭倦,認為「早知不要玩嘢咪冇事」,不想理會DQ的後果;但既然事情是中共的政治鬥爭,釋法也只是為判決加上法治的包裝,看事情就不能以平常「犯法就有後果預咗啦」的邏輯去處理。立了的法律是無理的話,即使我們對判決無力左右、對議員的行為並不認同,也應爭取將判決的影響減至最少。

不過有一點比較少人論及,是若然DQ後要「回水」是成立的,那麼實際上議員將不能有效履行職務。我不是指只限於那些思想行為比較「極端」的議員,而是實際上所有議都有這樣的風險。

風險在於,我怎麼知道何時才可放心成立議員辦事處、甚或收了議員薪金,到底要𣎴要用?要不要按兵不動,直至議員資格「安全為止」,才去動用立法會給議員的薪津做事?而這個「安全」的界線,又有誰知道怎樣去劃?

若說我是過份擔心,那試想一下,補選之後,新當選的議員(不用管是不是泛民,建制派當選後也面對同樣問題)甚麼時候才可以安心使用立法會給予的合法資源去開展工作?是當選之後嗎?不行,因為還未宣誓,都不知道到時還是不是可以過關做議員。

好了,立法會主席監誓通過了,就安全上壘了嗎?也不一定,說不定有市民看完宣誓不滿,司法覆核你的議員資格呢?

好了,司法覆核的期限過了,總可以了吧⋯⋯慢著,若果在議會內外有甚麼言行,被認為是不符宣誓的內容,議員資格還是可以被司法覆核的。結果是議員若不想要「回水」而破產,就甚麼都做不成。反過來,就是立法會淪為有錢有金主才能玩的遊戲。

你不要告訴我,只要不做中共不高興的事不就可以了—首先,即使在現行極度不公平的選舉制度下,仍有多於三份之一的泛民議員。不管政治法律上如何打壓,這批議員和其選民都不會忽然消失的;堅持一個把大部分人排除的制度是否明智,我想有理性的人和極權政黨會有很不同的答案。

其次,難道建制派就可穩坐釣魚船,不用理會釋法帶來的影響?好,想像一下,假如(是假如哦,不要當真的)有議員被揭發使用假學歷參選。你說,最壞不過是要請辭吧,有甚麼大不了。不然,我會說,那你宣誓是就不真誠囉,因為明顯你是知道自己用假學歷嘛,你若是忠於特區政府,怎會做這樣的事?一定會有人司法覆核議員他的資格。

當然,建制派議員大概都會有「安家費」,不用担心他們會破產;不過從此,只有自己很有財、或者背後有「大水喉」支持的人才可以做立法會議員。自命中間、理性的選民請細想,這是否有效的制度?你看看澳門的立法會,就知道了。

若立法會行管會把錢批給當選但未宣誓的議員去建立議員辦事處,我會質疑,宣誓尚未進行,議員資格都未確立,為了保障公帑,不應該把錢批出,應該待議員資格確定才可以用錢。

這不是我「尋釁滋事」,而是人大釋法,把議員宣誓從形式變成政治效忠、矮化立法會主席,奪去其監誓的資格的後果。

還有,宣誓釋法的範圍,不只是立法會議員,還包括特首、司局長、法官等。若有官員甚至法官被DQ,難道又要他們「回水」?他朝若有(只是假如啦,不要當真)前特首因收受五千萬利益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那我可不可以要求這個假想中的前特首回水呢?收受利益明顯不是忠於特區呀。

試想,若果你入職做工,試用期內老闆說你不合適要你過主,要離職各走各路也就算了;若然老闆說你面試時自稱能力履職,現在與事實不符,要你「回水」,你難道真的贊成嗎?若果法律是如此寫(當然事實上不是),你認為僱員和僱主能有效工作嗎?

我以為,即使從現實上的考慮,DQ議員都不應該被要求「回水」,不管是議員宣誓前成立議辦的費用,還是履行議員職務所得的薪津,立法會都不應該追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