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SE作文2016】 我在新香港之中找到快樂

2016/4/5 — 17:46

《明鏡》刊出一張李波自拍照

《明鏡》刊出一張李波自拍照

2016 DSE作文第2題:

有人在活動當中找到快樂,有人在大自然之中找到快樂,有人在某個時刻、場景之中找到快樂….,你在什麼之中找到快樂呢?

試為「 我在_____之中找到快樂」 補上一詞,並以此為題,寫作文章一篇。

=====================================

廣告

我生於1998年,是香港光榮回歸祖國母親懷抱後出生的一代。我們這一代是被祝福的一代,因為我們的父母,是在回歸那一年製造我們的,那代表父母對於回歸祖國抱有莫大的希望,所以才會帶我們來到世界。

我們的成長充滿了快樂 — 我們出生的時候,董建華伯伯當特區首長,自從他上任以後,香港的樓價一直下跌,滿街銀主盤,只要肯簽名便可以做業主。後來,香港出現了沙士疫症,香港在董伯伯和董老太帶領之下,擊退了沙士。董老太身先士卒,到牛頭角下邨抗疫的一幕,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廣告

為了香港的安全,董伯伯在沙士疫情稍退的時候,立即推出保衛國家安全的《基本法》廿三條立法諮詢。雖然他急市民所急,但當時一小撮香港人不知感恩,竟然反對。這些不快樂的人,看什麼也是負面的。

董伯伯為了香港的繁榮安定,每天勞心勞力工作,最後捱壞了身體,無奈地辭職休養。董伯伯像諸葛亮般食少事煩,為了香港付出了健康,他真的是一個偉人。後來,董伯伯的副手曾蔭權上台,他一上台,香港上街遊行的人數大減。我想這是因為香港人懷念董伯伯,那些不快樂的人知道董伯伯的付出,所以都不再抱怨了。

曾特首承繼了董伯伯為香港打下的良好基礎,加快香港的發展步伐,為香港的未來打拚。在他任內,政府拆卸了過時的天星碼頭和重后碼頭、通過了高鐵撥款,一些不快樂的人出來搞事,想阻礙建設,幸好曾特首沒有受他們影響,堅持發展就是硬道理。現在看新聞,說這條追加撥款後成本近千億的高鐵,原來比本來的鐵路路線快了十來分鐘,時間就是金錢,能夠快了十來分鐘上廣州,真好。

除了工程建設,曾特首完成了董伯伯任內未完成的領匯上市計劃,要不是有個婆婆司法覆核和政客鄭經翰反對,領匯早就上市了。領匯上市之後,不遺餘力把公屋的商場、熟食亭和街市增值,把老舊的茶餐廳換成高價餐廳和咖啡店,令我和一眾公屋居民也能享用高檔飲食,這真的是一件賞心樂事。

曾特首之後的梁特首,誠信、清廉、人際關係和能力比起曾特首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他的團隊在處於不利情勢下,仍能效法劉關張桃園結義,在流浮山小桃園跟鄉紳們冰釋前嫌,這種氣度,實在是令人敬佩。他為香港人爭取了一個中央屬意的普選方案,可是一些香港人不知滿足,佔領街上抗議,導致中國經濟放緩、股市下跌、澳門旅客人數大減、香港零售市道變差。這些人真的十分可惡,他們不知為什麼就是不快樂,他們不快樂,還要令其他人不快樂。我在電視報導看到警察嚴正執法,把很多搞事份子打至頭破血流,暗自叫好。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幾位警察把一個搞事份子拉到暗角教訓一番,還有一位高級警官在旺角街頭用手臂延伸的警棍擊打一個假裝路過的搞事份子。為什麼那些搞事份子就是不能快快樂樂地生活?我真的不明白。

本來我以為不快樂的一小撮人只會佔路,但想不到他們當中一些人竟然不快樂至要當上暴徒,在旺角發動暴亂。這種暴亂真的十分可怕,因為當年有份帶領六七反英抗暴(後來被人扭曲成六七暴動)的工聯會也站出來痛批旺角暴徒,那代表旺角暴徒一定比當年他們以炸彈對付港英軍警更暴力。我看電視新聞不斷旺角那些人為暴徒、梁特首不斷稱那事件為暴亂,我知道事態的嚴重。發生這種事,要不是梁特首果斷鎮暴,解放軍就要出動了,那時候那些暴徒一定沒戲唱。看到梁特首又為香港平息了危機,我很感謝他,覺得在他管治下很快樂。

早陣子建築商派人來為我們免費安裝濾水器,政府派人來為我們驗血,原來我居住多年的地方的食水有一些小問題。出了問題,政府和區議員便為我們送來了樽裝水,還有免費濾水器,其實我平日飲水也不覺得有什麼異樣,即使有問題,煮沸便沒事了。政府這樣照顧我們,真的很難得。

現在的香港人,本來應該比以前任何時間都快樂,只是他們不懂得找快樂,例如本來平平無奇的新界空地,現在有了一個又一個土丘,這景觀跟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澳洲烏魯魯山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上星期我去過那裡觀賞這些香港烏魯魯,感到十分快樂,如果朱凱迪和那些搞事份子懂得欣賞,就不會去偷人家的泥土了。

快樂與不快樂,其實只是一念之間。

舉個例子,一位名叫李波的書店東主,他本來很不快樂。那是因為他替他的生意夥伴隱瞞交通意外罪行,最後他自願以自己的方法回到祖國配合調查,坦誠交待案情之後,他快樂了,而且還上了中央電視節目分享他的故事。最近在報紙看到他回港後的近況,看到他高高興興地自拍的照片,我也為他感到快樂。

快樂在一念之間的另一個例子是,你可以選擇看什麼電影,好端端的為什麼要看那套不快樂的《十年》?看《賭城風雲3》輕鬆點不好嗎?現在的香港人,為什麼就是要選擇不快樂呢?早陣子我進場看了後者,看得很快樂啊。

最近,梁特首提議在中區建設泳棚,身為游泳校隊的我,單是聽到已經興奮。身為香港人,可以上午用自己方法到祖國遊覽、中午到中環海濱游泳、下午到香港烏魯魯觀光,然後到領展商場品嚐高檔咖啡,晚上看《賭城風雲3》,回家喝免費濾水器的自來水。身為回歸一代,我在新香港之中找到快樂。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