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8/2 - 17:36

EO:唔係扮謙卑,我地思想好單純 - 我地嘅老闆真係市民

照片攝於元朗,一位女士站在前線。第二排的男士擔心女士被警察抓走,用遮勾住她的背囊以防不測,可在危急時拯救她。不過男生強調兩人只是朋友,不是男女朋友。
這是筆者在反送中運動拍過最好的照片,沒有之一。(朝雲 攝)

照片攝於元朗,一位女士站在前線。第二排的男士擔心女士被警察抓走,用遮勾住她的背囊以防不測,可在危急時拯救她。不過男生強調兩人只是朋友,不是男女朋友。
這是筆者在反送中運動拍過最好的照片,沒有之一。(朝雲 攝)

公務員冒險聯署聲明,準備行動
EO:唔係扮謙卑,我地思想好單純 — 我地嘅老闆真係市民
AO:點解講撤回兩個字咁難呢?點解獨立調查委員會唔可以考慮呢?

✽ㅤ✽ㅤ✽

前言

廣告

自元朗襲擊後,國家恐怖主義*的陰霾籠罩香港,公務員陸續打破沉默表態,要求政府正視五大訴求。其中 EO(行政主任)和 AO(政務主任)的聯署聲明最為矚目。有些公務員更進一步,籌備集會並準備罷工。

註:昔時南非是國家恐怖主義的典例。在種族隔離時代,南非政權會用放炸彈等行徑暗殺抗爭者。受害者包括奧比・薩克思(Albie Sachs),南非光復後獲孟德拉任命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ㅤ✽ㅤ✽

註:昔時南非是國家恐怖主義的典例。在種族隔離時代,南非政權會用放炸彈等行徑暗殺抗爭者。受害者包括奧比・薩克思(Albie Sachs),南非光復後獲孟德拉任命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ㅤ✽ㅤ✽

EO 和 AO 分屬不同政府部門,前者約有 3500 人,後者約有 600 人(只計 general grade,不計署/處長等首長級 AO)。迄今逾 500 名 EO、100 名 AO 參與聯署,比例達七分一及六分一。

梁小姐是一位 EO,也是聯署發起者之一。

至於 AO 則不欲披露身份。身穿熨貼西裝的他比筆者高半個頭,舉手投足都在在顯示他是香港的精英。筆者在旁相形見絀,充分反映他是 AO 而筆者是 A0。

EO 在下午兩點推出聲明,夜晚便收到五百同事響應。各人互不相識,依然一呼百應,梁小姐說深感鼓舞,實在意想不到。「我地完全冇夾過,用左一日時間就搵到咁多。保安局、警察部嘅聯署我地都收到。」

AO 說他沒參與起草,但見證著草稿反覆改動,終於定稿。「落手 draft 落手 enlist 嘅人風險好大,我好 appreciate 佢地。即使聲明未盡如人意,大家有唔同意見,依然參與依次行動。」

梁小姐笑道:「網上有人話我地只係暑期工,我呆左。」發起者鼓勵同事用遮蓋証件名字的紙寫下感言。從此這種表態蔚為風潮,無分派別,親政府的警察也仿傚。

EO 和 AO 不約而同都強調,元朗襲擊固然是震撼的近因,但反送中運動的一連串衝擊,早為他們的義無反顧堅定決心。

梁小姐說 EO 的工作一如「齒輪」,平素對政治緘默,過去她只會和熟稔的朋友談及。「由六月開始完全和平嗰喎。」但政府對民心置若罔聞,使致抗爭愈演愈烈,卻只換來「遊花園同壽終正寢。」

AO 說:「一百萬人,二百萬人,直到有人犧牲。所有事都好重要,每件事都好深刻。」他感觸上街的人和他年紀相若,直到立法會失守,與同事尤感五味雜陳。「坦白講都係我地返工嘅地方。」乃至元朗襲擊,受害者更波及平民。「匪夷所思,香港社會居然去到依一日。」

政治中立是公務員發聲的最大門檻,也很容易會落人話柄。「唔驚秋後算帳係假嘅。」梁小姐已有最壞打算會失去飯碗,「但問題已經到臨界點。要寫定遺書再去衝擊,依個已經係陌生嘅香港。點都要有人出嚟,唔可以匿埋一世。」

梁小姐說:「唔係扮謙卑,我地思想好單純 - 我地嘅老闆真係市民。我地真係在意人民嘅聲音。尤其係撤回同獨立調查委員會,我諗唔到點解接受唔到。」

AO 的語氣更凝重。他解釋聲明草稿本來沒提政治中立,慶幸有遠見者添上最後一段補足。「政治中立好重要。但市民批評政府,我地都係政府一份子,理論上即係衝住我地而嚟。事到如今我地要自問,有冇啲嘢可以做得更加好?」除了中立,他說專業和誠實都是 AO 的原則。

他澄清只有四名 AO 能夠沾手政策制訂:助理秘書長、首席助理秘書長、副秘書長、常任秘書長,其他 AO 無法與聞。當事態愈益嚴峻,他不免愈益疑竇。「去到某啲 juncture,點解講撤回兩個字咁難呢?點解獨立調查委員會唔可以考慮呢?」

從 EO 和 AO 的聲明可見,他們對於打破沉默極為嚴肅,字斟句酌,措辭慎重。反觀同為公務員,警隊的表現大異其趣。各級協會皆可連發多份聲明而肆無忌憚,由示威者到上司皆可肆言指責,尤數針對張建宗最惹人側目。

提問至此,梁小姐和 AO 都面露微笑,回答亦非常「政治中立」。梁小姐說:「我答唔到你依個問題,我都好想知佢地點解會咁。警察嘅暴力同執法真係好唔專業。」AO 則說:「佢地嘅問題真係佢地先知,但佢地應該受警察通例規範。」

究竟反送中運動該如何收科?梁小姐首先認為「唔可以繼續耍啲市民」,此外終須民主才能治本。她強調不代表其他同事,但未來的大方向歸根究底是「真雙普選」。「政府唔能夠剝奪基本法本來就賦予我地嘅權利。」

AO 則這樣形容:「制訂政策須要理性,同埋好多 check and balance。當夾硬落去要付出更大代價,好應該反省後果。」他質疑有人似乎「放唔低」,使致走向今日田地。他實在看不到出路。

他們會否參與 2/8 集會和 5/8 罷工?兩人選擇各有不同。梁小姐憶述媒體想在政總外訪問公務員,大家都耍手擰頭。然而她私下知道很多同事都願意出席,她亦在其中。「我有信心當晚會好多人。」

「見到人地嘅仔女流血,唔理未來同性命爭取。如果連企出嚟集會都唔肯,會唔會說不過去。」她甚至準備好進一步罷工。「睇番別人為你付出左幾多,大家都要跳出自己 comfort zone,兩樣我都會做足。」

說到最後梁小姐忍不住潸然,「我唔想後生仔要繼續出嚟冒險。」

AO 則說他不會像警察般坐視市民受襲,或亮出膊頭徽章非議長官,他會秉持中立完成工作,不會參與 5/8 罷工,2/8 集會還在未知之數。但他補充說尊重並尊敬其他公務員行動。

✽ㅤ✽ㅤ✽

後記

照片攝於元朗,一位女士站在前線。第二排的男士擔心女士被警察抓走,用遮勾住她的背囊以防不測,可在危急時拯救她。不過男生強調兩人只是朋友,不是男女朋友。

這是筆者在反送中運動拍過最好的照片,沒有之一。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