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ct Check:Now 新聞的移民數據

2018/7/9 — 23:50

Now新聞在三月份的時候以「大媽新移民食窮政府?」為題做了一集「數字你懂的」,這片段近日又在臉書上熱傳,基本上都是以當中的數據來證明新移民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事先聲明,我絕對同意香港的移民政策有很嚴重的問題,也同意單程證的資格和配額應該修改,但這個片段在數據處理方面有不少謬誤,對新移民的討論恐怕帶來了更多混淆。我一向支持Now新聞的敢言作風,但正正因此,我覺得更有必要指出這片段的不足。

1. 冇基線

這片段的第一不足,是沒有數據出處。我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回各數據的來源。我明白電視畫面說不了那麼多,但理論上可以放在相關網頁。沒有這些出處,當觀眾有不明白的時候就很難查證。

廣告

經查核後,相信數據大多來自民政事務總署及入境事務處就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的調查。這些數字是很有用的,但不是唯一可以的數據。另一組可用的數據是統計處編制的數據,我下面會用到來做一些比較。

廣告

先說說學歷這一項,畫面所示的數字和入境事務處的數字基本吻合(除了2017的全年數字應為20.9;畫面上的22.2可能是製作組抄錯了2017年第3季的數字)。這兒(也連同片中的其他數據)的問題,在於沒有提供比較的基準(男主持強調數據「從來沒有超過三成」,但為什麼三成這個數目重要,卻沒有解釋)。我們不可能只拋一個數據出來,然後讓觀眾自己領會這個數字算是高還算是低,而這個高或低又有多明顯 — 畢境,高或低是一個相對的概念。

畫面所載的數據,準確的定義是「十五歲及以上的教育程度」(你不會問一個手抱小孩有沒有大學學位)。按同樣的定義,翻查2016中期人口普查,全香港的數字是 30.6% 。只有同時提供這個數字,觀眾才有可能評估持單程證來港者的學歷比全港情況的差距。一般香港人,十個有三個大學畢業;單程證呢,十個有兩個。這是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人人可有不同解讀 — 但最起碼你得提供這個比較的基礎給你的觀眾。

2. 用錯數

下一項,是就業比例。這兒請讓我嚴正指出:主持人用錯數據!這一段的討論是有關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女主持說「真係出嚟做嘢嘅人都唔係咁多」,男主持更鼓勵觀眾「自己詮譯」對香港政府財政和社會福利的影響。問題是,他們用的數據是「經濟活動身分/內地就業情況(十五歲以上)」。沒錯,這個數據是問單程證持有人在中國大陸的時候做什麼工作,而不是來香港之後做什麼工作。Now新聞在這兒是完完全全地用錯了這項數字了。事實上,因為數字是「根據所有持單程通行證經羅湖邊境出入境管制站首次抵港的人士向入境事務處提供的資料編製所得」,那些人來到香港只不過得幾分鐘的時間,又怎會知道他們來港之後會做什麼工作呢?

如果我真的要知道新來港定居人士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我要看的當然是他們離開了羅湖管制站之後做了些什麼。這兒我們就不能看入境事務處的數據,而要看統計處的數據了。翻查2016中期人口普查當中相關的主題性調查,十五歲以上的勞動人口參與率,我們可以看到新來港定居人士的參與率雖然比全港數據為低,但距離正在不斷收窄中,也就是說新來港人士當中有工作的比例越來越多。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分開性別計算的話,最新的男性新來港定居人士的勞動參與率比全港數據還要高!是的,如果你要視有沒有工作為一個「貢獻」的指標的話,男性新移民原來更「有貢獻」。那麼為什麼總體會比全港的數據低呢?因為新移民當中女性佔的比例較高,而他們的勞動參與率也比全港女性低。但這兒也得打個註腳:冇返工唔等於冇貢獻 — 湊仔都係一種貢獻。回到上一代,也有一半的香港女性在三十歲之後就沒有工作,難道他們也該稱之為沒有貢獻?當然不是。她們養大了我們。

那麼為什麼今天新移民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卻比不上本地的呢?我有兩個猜想。一,隨著嬰兒數目減少,現在的母親可以依賴嬰兒祖父母四個人一起幫忙照顧,於是自己可以繼續外出上班;二,現在的母親會請外籍家務工。但這兩種資源都是新移民所欠缺的,所以我們得考慮她們沒有上班可能是被迫的。Anyway,數據顯示,新移民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和全港數據的差距同樣是在收窄中。

3. 欠深度

 

最後,我想談一談片段最後有關留學生和專才的數據。片段中列出了「非本地畢業生回港/留港就業安排」和「輸入內地專才計劃」兩項數據,然後男主持說「住夠七年嘅話呢亦可以攞身份證」,之後便結束了這段介紹。坦白說,這樣的處理,很欠缺深度,甚至可以說是誤導。

為什麼這樣說?因為男主持點出了「攞身份證」(應指永久性居民身分),但相關的實際情況和他身後的那一堆數字差距甚遠。例如「輸入內地專才計劃」的數字是包括長期和短期合約,即是一個大陸歌手來香港唱首歌,或一個大陸球員來香港踢場波,也包在這條數入面的。按立法會文件所述,所有的專才簽證當中大約有三分之二是短期合約,所以畫面藍色部分已經是嚴重地計多了。紅色部分呢,所謂「非本地畢業生回港/留港就業安排」,是指拿到容許工作的簽證,而不是真的找到工作,更不一定會做到夠七年拿到永久居留權。很多留學生都是一畢業就去申請這個簽證,方便他們可以留在香港有多一年時間的寬限期,之後可以是回到中國大陸,又或跑到外國去。

男主持既然點出了「攞身份證」,為什麼不直接列出相關的數據?Now的片段是2018年3月播出的,而政府在2016年5月和2017年3月已經在立法會提供過相關數字,可惜沒有被Now所引用。那麼我們這兒看看吧:

 

睇完上面兩個圖,再看看Now本來的那個圖,我想你也明白為什麼我會說「誤導」吧。(我不是說這兩個計劃冇問題,我這兒只是針對數據的呈現。這兩個計劃執行上都有很多地方有問題的,要另文討論。)

* * *

我在大學教infographics,每次上課也和學生說:冇數冇真相,但有數也不一定有真相。搞清楚數據本身的定義,和甚麼在比較,後面所暗示的是否想討論的問題是否直接相關,有沒有排除其他的解釋可能等等……都是必不可少的。我很欣賞Now新聞嘗試用數據來說故事。但這一次,抱歉,在這個甚有爭議和情感豐富的題目上,處理得不太妥當,而且在輿論上帶來不好的後果。

最最後,再講多次,我絕對同意香港的移民政策有很嚴重的問題,也同意單程證的資格和配額應該修改。只是我做學術出身,就算結論正確,如果推論過程不對,我還是會打回頭重做的。香港值得我們去愛,是因為我們不會求求其其,不會用垃圾來起牆。讓我們緊緊地堅持做到最Pro, Professionalism的那個Pro。

(原刊作者Medium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