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irst Do No Harm — 退聯之爭

2015/5/6 — 14:28

城大正公投退聯。我希望舉棋未定的同學,記得所謂醫生誓言(古希臘醫生希波克拉底之誓言)第一誡:治病莫變加害。即使假定學聯有不足,也要問問,現在退聯派未作深入診治,即行切割大手術,究竟是為學生民運除害,還是加害?

退聯派與寶藥黨

城大退聯派說,「民主應不怕挑戰」。對,民主運動內部,應該百家爭鳴,互相辯證。不過這裡有個底線,就是以建設民主運動為目標。有破也有立。學聯即使罪至於死,那請你們在退聯之前,先提出建設新學運的詳細方案。陳雲早在雨傘運動一結束,就號召拆散學聯,並組織「寬鬆的大學學生會聯席/大學學生會聯盟」。陳雲的問題,不在於主張後者。學生組織之嚴寬如何,當然可以討論。陳雲的問題,而在於其處置先後:先拆掉學聯,再講其他。此豈不像寶藥黨?-- 錢你先給我嘛,治病呢,下一步吧。這不是有破無立,又是什麼?

廣告

正確的先後,是先就跨院校學生組織的各種方案,或要不要這種組織的方案,進行民主討論和公投;通過了某方案,再據此審議學聯之前途。第一步還未走,先拆毀學聯,這根本不是什麼運動內不同意見之爭,而是破壞學運。

包生仔?

廣告

政治上有個說法,叫「忠心反對派」,意思是只要同屬一個陣營,即使有不同意見,甚至劇烈爭論,大家也該首先顧及陣營的根本利益。任何反對意見,都需以此大局為重。但退聯派「先拆爛一切,如何重建以後再講」立場,已經超出民主運動內部的路線分歧,而是反民主了。我固然希望退聯者三思,但我更希望至今沉默大多數,打破沉默,用手上一票阻止退聯派自毀民主長城。

退聯派指責學聯指揮佔領龍和一役不當,造成運動失敗,所以該拆。此真膠柱鼓瑟之論,簡稱膠論。「膠柱鼓瑟」,就是用膠把琴柱粘住以後奏琴 – 這當然荒誕,因為琴柱不能移動,就無法調弦。退聯派的指責,之所以是膠論,因其暗含一個標準:民主抗爭要包生仔,要麽不鬥,鬥則一戰功成,否則死罪。不過,以此標準度人,人家也用此標準度你的:一戰功成,否則死罪,如此則中大退聯者,他們同樣未能一戰功成,退聯失敗,為何其他退聯派不以死罪論之?熱血及陳雲作為雨傘運動參與者,未能成功撤銷831決定,又何不以死罪論之,解散熱血?批鬥陳雲?不大義滅親也罷了,還按照陳雲旨意,拆散學聯,究竟是何用心?

面對有如超級暴龍的強敵,港人想要一戰功成 – 可以的,如果閣下是打電玩。如果不是那麼離地而是在地,就應該知道,民主奮鬥是長期鬥爭,豈會一戰功成?而放在雨傘運動,敵我力量對比一早預設了,雨傘運動難以成功撤銷831決定。當然,即使在這個格局下,當時所有參與者所作的決策及行動,哪些較好,那些較壞,事後都可以拿出來檢討。可是,要檢討,不能只限於學聯,也要檢討當時的陳雲和熱血公民 – 他們當時提出過什麼靈丹妙藥,去確保雨傘成功?為什麼他們不能包生仔,卻要學聯包生仔?既然自己也有責任,就不要事後假扮正義之士,拿石頭去扔別人。

誰是「共產特務仆街陷家鏟賣港賊」?

他們不只忽略自己的責任,而且由於在雨傘運動中,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攻擊社運人士和學聯上,而對於主要強敵即特區政府和中共,卻輕輕放過,所以實際上對雨傘運動起著破壞作用。早在雨傘運動期間(十月中),陳雲已指罵學聯「共產特務仆街陷家鏟賣港賊」,號召信徒「像警察清場那樣對付學聯」。然後,雨傘運動剛結束,陳雲再罵學聯「類似黨中央+黨支部的組織方法」,號召學生退聯。而今退聯派不過繼續執行陳雲使命而已。

究竟陳雲/熱血與中共有什麼關係,暫時還不知道;他們又與退聯派什麼關係,也還不知道。不過,立場上他們與退聯派基本一致,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拆爛一切,拆完再講。雨傘運動中,遂有拆大台,拆大會,拆糾察;雨傘後,再拆學聯。

打著民主反民主

學聯是否「共產特務仆街陷家鏟賣港賊」,大家心中有數。反過來,世人不一定知道的是,陳雲和熱血公民這種砸爛一切的激進主義,正正是共產黨高幹子弟們在文革中的翻版,當時就叫「否定一切」。這種激進主義,的確激進,不過不只毫無社會進步意義,反而只是….只是義和團的激進主義。青年們,同學們,不要以為,這些倒行逆施與你無關。不,有關的,因為這股香港義和團,打著民主反民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