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ntroduction to Wanchinology

2015/8/25 — 20:14

陳雲 (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陳雲 (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誰是真正的陳雲?不是面書的陳雲,亦不是《城邦論》的陳雲。

陳雲是客家歸僑。其父輩誤信中共宣傳,自南洋赴中國,卻遭迫害。之後避居新界鄉郊。是以,陳對中共既熟悉又痛恨。居於鄉郊,使其喜歡傳統民俗。也許是這樣,他才會赴哥廷根讀民俗學。

廣告

其早期著作,都是關於民間風俗的小品。於我而言,那才是真正的陳雲:

《我思故我在 — 香港的風俗與文化》
《五星級香港 — 文化狂熱與民俗心靈》
《舊時風光:香港往時回味》
《新不如舊 — 香港舊事返照》
《農心匠意 — 香港城鄉風俗憶舊》
《童年往事 — 香港山村舊俗》
《難忘香港食與色 — 城鄉風俗雜憶》
《旺角街頭種高樑 — 香港風俗拾零 》

廣告

陳雲認為,在中共統治下,不少傳統文化已經失落,卻意外在香港得以保存。他認為香港在英治時期,官民仍能寫出一手好中文,不受國共黨八股污染。只是中共竊據香港後,古風不再,陳雲便寫了《中文解毒》系列:

《中文解毒 — 從混帳文字到通順中文》
《執正中文 — 對治壞鬼公文,學好中文章法》
《中文起義 — 破解文化操縱,捍衛民主語言》

也許是為了實踐文化抱負,陳雲受聘為當時文化局局長何志平的幕僚。他寫了一本最正經的著作,是關乎文化政策的:

《香港有文化 — 香港的文化政策(上卷)》

但也許他發覺建制改良路線行不通,何志平也退出政壇。陳雲意興闌珊,下卷也索性不寫了。他將希望寄託在社會抗爭。他主張快樂抗爭,以歡愉令抗爭成為習慣:

《走出政府總部 — 做個快樂的抗爭者》
《終極評論,快樂抗爭》

起初陳雲與如今被稱為「左膠」的社運人仕友好,但合作了一段時間後,陳雲似乎大失所望。這也許是因為「左膠」太書卷氣,或是有太多小資情懷。不過,也許令陳雲最為惱火的,是「左膠」在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反高鐵的抗爭中,起了本土運動的頭,但在自由行、雙非嬰涉及 border 的議題,就集體失語,浪費了早年抗爭的大好勢頭。這樣令陳雲思想出現了轉折,決定要另起爐灶。他不再正經地講政策,亦不溫婉地講故事。他成為煽動者陳雲、娛樂家陳雲。煽動令抗爭得以開展,娛樂令抗爭能快樂地延續。

《城邦論》系列的陳雲,是煽動者陳雲。你應已相當熟悉:那是以華夷變態論煽動種族情仇的 Ethnic Nationalism。他不是不欣賞 Civic Nationalism,但他認為華夷變態論之所以是無可退讓的底線,而那是出於策略問題。「用怨恨才同仇敵㑶」,要有民氣才有動力抗爭,這應該是陳雲的考慮。

至於面書的陳雲,則是娛樂者陳雲。用怪力亂神令參與者覺得自己是在玩封神榜 RPG(香港不是臺灣,道教宗教氣氛不濃厚,不會有民國黨這類組織。參與者不是真的相信大鵬金翅鳥或封神的講法,而是覺得用這種「遊戲設定」參與抗爭,十分過癮。這也許是香港首場 Augmented Reality 的社會運動吧。),用打左膠稻草人的方法令追隨者發洩情緒。(為何不專注打中共?要有勝利才會有快感嘛。)如此便招來了一群忠心的快樂抗爭者。

當然,這樣招來的,多是不快樂而渴求快樂的一群。在八、九十年代出生的年輕人,受困於世代之爭。如呂大樂言港中融合帶來的機遇,都是屬於上一代的。港中融合既為他們帶來身分危機,亦是代際壓迫的標記,是以他們對港中矛盾特別敏感。臺灣的網絡術語,魯蛇,loser 也。但 loser 也是 nothing to lose 的一群,沒有機會成本,也就容易成為革命的參與者。他們生活困苦,平日以打機調劑生活,也就容易代入陳雲的快樂抗爭。其實陳雲那套動員方法,背後頗有佈局,不是「未食藥」解釋得到。不過早期陳雲曾說,不能想去否定民粹,要想想如何導正民粹。如今陳雲卻在煽動民粹。陳雲給我們的挑戰,是如何去導正他所煽動的民粹。這也許算是以戰迫和之策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