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9/1 - 17:34

J 醫生:警察見人就扑 「親身感受到咩叫黑警」

讀者提供片段截圖

讀者提供片段截圖

太子港鐵站

在公立醫院工作的 J 醫生,已經不眠不休 on call 了 34 小時,拖著疲憊之極的身軀在中環站上車回家,萬沒料到乃後要在車站出盡氣力逃跑。

當列車行至旺角站,約有 20 名 full gear 的示威者上車。然而 J 醫生強調當時氣氛和平,大家有講有笑,他更與一名 first aid 攀談,詢問對方是否護士出身。

廣告

他在旺角站已感異樣,其時車門已有時關時開的情況,不過稍後仍能開出。列車約於 10:45 - 11:00 抵達太子站,但車門打開逾五分鐘依然未關,車廂開始口耳相傳,謂有警察進入控制室阻止開車。

車站發出廣播,要求乘客下車,氣氛依然平靜。然而兩分鐘後遠方漸生擾攘,市民開始尖叫,爭相躲避,防暴警察和速龍部隊衝入車站月台打人,「見人就扑,係咁扑落去。」據 J 醫生所見,車站內甚少示威者而多屬一般乘客,「衣服五顏六色,幾乎冇人戴口罩。」

J 醫生拍下警察打人的片段,「只係相差五米,唔係嘅話分分鐘就係我。」隨後警察挑人搜身,並驅趕他們離開車站。

彼時 J 醫生非常掙扎,因為他實在太過疲累,但深明站內必有傷者亟待救援。於是他掏出醫生証掛在胸前,準備回車站救人,惜警察已經落閘封鎖車站。

J 醫生感慨地說,工時極長的他長住醫院宿舍,昨晚是他兩星期以來第一次回家。所以他承認有點「與世隔絕」,少接觸外面世界,僅從媒體理解這幾個月來的運動。

有時他在「收症病房」工作,或會遇到病人牽涉案件,接觸到的警察都是有禮的普通人,他補充不宜一竹篙打一船人。然而 5/8 罷工前他接觸到因抗爭被捕的傷者,看守他們的警察態度惡劣。

這次切身經歷令他發從心底感到恐懼,「親身感受到咩叫黑警。」警察施暴時身旁有少女不知所措,呼叫流淚。「我估唔到工作左 34 個鐘,燃燒自己生命嘅貢獻,換嚟警察咁樣對待。」

最後 J 醫生說林鄭是始作俑者,「民怨唔係市民責任,市民一早已經反對(修例),你唔聽市民自然會有情緒。係你搞出嚟,唔該承擔自己做錯。」

他認為若政府肯答應三個訴求(正式撤回修例、撤銷暴動定性、獨立調查委員會),大部份人都會「OK」。不過現在還有另一要務,「唔可以再放任警察為所欲為。」

J 醫生以診治癌症為例,倘若中老年人身體出毛病,就要有最壞打算是患上癌症。看待警隊的症狀亦然,當警察的行為愈來愈過分,就要擔心大部分警察,乃至整支警隊的風氣都出了問題。

* * *

三段影片均由 J 醫生提供,筆者合而為一,一秒不刪。荷蒙信任,謹致謝悃。

另須感謝另一見證者 Onba Lee 先生協助釐清事發時序,不勝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