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ittle women: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2016/8/30 — 10:32

朝雲攝

朝雲攝

【 文 / 圖:朝雲】

28/8  將軍澳 富寧花園(二)

little women: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廣告

*   *   *

參與護樹的居民中,她只是一位懷胎七月的普通太太。萬沒料到只是反對斬樹,竟會連累自己和街坊,遭受監視甚至跟蹤。訪問時每一句話,都透出壓力。

廣告

*   *   *

問:幾時發現樹被斬走?

little women:自小住在將軍澳,即使去了外國讀書,結婚生子後,依然住在這兒。孩子和自己一樣,都在同一個地方長大。

樹的年紀,應該比屋苑大。因為第一次看到,已經不是樹苗,長得頗高,在路旁遮風擋雨多年。

有一天和子女經過,還在讀幼稚園的女兒喊:「好曬呀,好曬呀!」我才發覺本來是樹蔭的路失去了樹,立即問旁邊的裝修鋪老闆,才知有兩棵樹被斬走。街坊告訴我們,是陳博智議員在場監工。

於是我在一個小小的群組「家繫富寧」貼相,問大家咩事。一班街坊都和我有同樣疑問。

*   *   *

問:整個工程要斬幾棵樹?

little women:起碼八棵。其實我們親自量度過,幼小的樹已經不計,怎樣算都不止八棵。現在巴士站長 37.5 米,工程擴建 47 米,新巴士站將長逾 80 米,可以讓六架大巴並排,還要蠶食若干行人路。

*   *   *

問:區議會有沒有諮詢過?

little women:翻查區議會記錄,是在 13 年諮詢,14 年動議並通過。但別說我們一無所知,就連區議會的紀錄,也和現在的版本不同。

當年文件只是說延長 25 米,可是兩棵樹被斬後,陳博智議員現身派發「長期爭取,成果共享」的宣傳單張*,裡面才第一次提到「修正方案」,工程大增至 47 米,有八棵樹「受影響」。但遍尋區議會文件,卻從未提過。

(註:單張的一大重點,是配上葛佩帆、周浩鼎的大頭照,呼籲選舉投他們)

*   *   *

問:你們的街站何時起受滋擾?

little women:上星期一,我和街坊第一次擺街站,自己更是平生第一次。當時已有人拍攝我們,心裡面好驚。但開街站前已準備好,無論支持反對都可以過來;為免嘈到街坊,連大聲公都沒用。

到街站幫忙的陳先生,其後遭拍攝者跟蹤。他拿著相機,緊貼地尾隨,擺明要陳先生知道。由八點半跟到十點,陳先生忍不下去,終於報警。但跟蹤者說自己也住在富寧,結果不了了之。

星期日早晚,我們擺第二三輪街站,由朝早起便有三個人長站在附近拍攝*。然而警察到場,卻是收到投訴謂我們阻街。不過警察在時,我真的安心好多。他們很友善,了解過事情便離開,我真的感謝警方的提議和幫忙。

(註:傍晚筆者抵達,見證著三人一直站在街站旁,左中右地持機拍攝街站。太太帶筆者到一角受訪,其中一人還想跟過來。詳情見相見片)

朝雲攝

朝雲攝

*   *   *

問:現在進展怎樣?

little women:我們不斷查詢路政署,答覆好婉轉,只是說「收到太多投訴要處理,暫時沒有斬樹工程的時間表」,希望已經暫緩工程。

只擺過三次街站,但收集到的簽名比想像多。

我們都沒政黨背景,不過想為下一代保留多點樹。我們甚至不反對擴建,只是想有得傾,諮詢居民意見。結果不但被拒諸門外,還換來監視,我好傷感。

好驚其他街坊有事,好似連累左佢地。但我依然會記住:「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   *   *

家繫富寧: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3291850691/?fref=ts

聯署連結:

goo.gl/ofwth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