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eToo集會】三萬人逼爆中環 斥警方圖以性暴力噤聲

2019/8/28 — 22:57

反送中運動期間,警方多次被指以性暴力鎮壓示威者。由多個婦女團體組成的平等機會婦女聯席,今晚八時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反送中#metoo 」集會,主題為「執法為名,凌辱為實」,以追究警察性暴力,捍衛港人尊嚴,參加者七時許已站滿遮打花園,其後更逼爆遮打道及德輔道中一帶,大會稱活動超過三萬人參與。

大會促警方嚴查追究濫權施暴行為

集會晚上 8 時開始,但未到 7 時已有不少市民在遮打花園聚集,大會義工派發紫絲帶,又以唇膏在參加者臂上寫「#ProtestToo」。現場人士不時高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香港人加油」等口號,並以紫色玻璃紙,蓋在手機閃光燈上,遮打花園附近一片紫色燈海。之後遮打花園逼爆,集會人士站出遮打道、德輔道中及金鐘道一帶。

廣告

在集會開始前,大會先呼籲參加者靜默肅立一分鐘,悼念在「反送中」運動中離世的年輕人。平等機會婦女聯席發言人王秀容發表宣言,指一直關注警察對示威者及市民施行性暴力,包括有女示威者被警員要求脫光衣服赤裸搜身,遭警員以享受的眼光打量,並用筆拍打女事主兩腿之間。第二宗是 8 月 5 日凌晨天水圍警署外,警方拘捕女示威者時,女子衣服被扯走導致走光。

廣告

王秀容稱,包括男性在內的不同性別人士,亦遭受警方性暴力對待。她譴責警方是以性暴力手段凌辱示威者,令人不敢發聲。她強調不會因此收聲,要求警方嚴肅調查及追究警方濫權施暴的行為。

多位曾在「反送中」運動及過去參與社運時遭受警察暴力的受害人上台發言,包括早前在天水圍被警員抬走拘捕時走光的少女,她從來沒有為事件覺得羞恥,「因為我從來都唔覺得自己有做錯事」(另見文)。此外,6.12 包圍政總當日被警察拖行帶走,其間上衣更被掀起的女生發言,指當時被六七名男警拖行,露出上身內衣,當她想拉低衫時,男警喝罵「邊個俾你拉低件衫」,她斥警方侮辱她作為女性的權利,指這是「侮辱」和「烙印」,至今仍需要看心理醫生,她呼籲女性遇性暴力時要勇敢面對、身邊人要同行,「希望這樣的事不再發生、我們也不能習慣...警方用性暴力作戰爭技倆,剝削我們的基本權利,無論對於性暴力還是制度暴力,我地都唔可以退縮!」

藝人何韻詩亦有上台發言,指抗爭前線有很多女性,亦有很多女性為運動做文宣、支援,她對此感到驕傲。她希望大家在面對暴力時,應該由所有人面對。她又指社會上亦有不同的小眾,包括是 LGBT 人士,面對著打壓和欺淩,她呼籲大家要照顧好自己。

阿miu:什麼性別都不應受性暴侮辱

戴上紫口罩、廿多歲的的阿miu 與阿桔一同參加集會。阿miu認為女性尤其是在現今局勢,一定要保護自己,但警方在對待女示威者時,不單欠缺尊重,更會施以性暴力並加以羞辱,如男警在天水圍令女示威者走光:「女性過往被人感到弱勢,但其實並不是這樣,警察現在經常以落單的女示威者為目標,他們打不過力氣差不多的男示威者,就專捉女示威者。」

她們認為警方將來只會變本加厲,一定要出來發聲告訴市民,無論什麼性別,警察都不應以暴力和性暴侮辱,「我地要讓港人知道,是不能讓警察如此羞辱的」。

陳小姐和李小姐則製作了有關警方涉嫌凌辱毆打示威者等行為的「傑出成續表」,在現場展示。陳小姐指,警方對待示威者的行為不可理喻,以執法為名用性凌辱作威嚇,包括天水圍男警拉扯女示威者裙令其走光; 全裸搜身,甚至旺角「畫家」被捕時遭打下體,連早前在北區醫院有伯伯也被警員,以打下體羞辱,「他們都是處於弱勢,這是不可接受的」。
李小姐與陳小姐(右)製作警方「傑出成續表」標語參加集會

李小姐與陳小姐(右)製作警方「傑出成續表」標語參加集會

男士到場聲援 斥警方刻意拘捕女示威者

約三十歲的Peter(化名)亦在胸前掛上象徵反對性暴力的紫絲帶。他認為警方不斷刻意拘捕女示威者,一來滿足個人私慾,二來容易威嚇示威者,令他們不敢出來。他認為性暴力極具侮辱性,比肉體的傷害更大,「斷骨可以好返,但受到侵犯侮辱,心靈的傷害可以很大。」他強調 #metoo 不只是女性關注的事,這關乎人權和基本尊重,作為男性自己都要尊重這件事。

Peter說,自己在抗爭中站在較前線的位置。他看到前線同樣有不少女生,他呼籲這些前線女生「要小心,保護好自己,站在男生後。」他說知道這些女前線手足不會退,但希望她們儘量站在男生後,讓男生可以保護他們。

昨晚在家弄了不少紫絲帶,看到床頭的紫色燈串,覺得切合主題於是一併帶來#metoo集會,與友人何先生一起披上燈串支持集會。
左手以唇膏寫上「#protestToo」、右手寫上「光復HK、時代革命」的她很感慨香港會發生這樣的事,斥責警方以性暴力對待示威者,根本就是執法者「無視法紀、知法犯法」,令人憤怒。就算屢有性暴事件遭揭發,而今晚集會又參與人眾,她卻並不認為警察會停止以性暴對示威者,但亦不會退縮,她表示會繼續「發夢」,不過會留意不要「落單」,即使不認識也儘量與其他人一起。

何先生說,香港警隊本是「亞洲第一」,但現在竟淪落到以性暴力傷害示威者,「不明點可以用最低莊嘅做法,這是良知道德問題」,他指過去印尼排華和日軍侵華時,也有華人女性被姦,近日網傳有香港女示威者被警輪姦,他質問「究竟誰是暴徒?」

呂小姐認為,香港人在性別議題上的討論十分保守,又充滿性別定型,就算有人想討論女性平權也會被當成笑話,尤其是在#metoo及性別議題上,可以做得更多。她認為「反送中」運動有不少女性走上前線,又在不同崗位支援,她希望會令更多港人改觀,明白所有標籤的背後都是生而平等的人。何先生續說:「其實發得夢嘅的都係香港人,唔使再分啦!」

何先生與呂小姐

何先生與呂小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