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K 與契弟才是跨越階層的香港 DNA

2018/5/24 — 10:59

背景圖片來源:白雙全「噩夢牆紙」

背景圖片來源:白雙全「噩夢牆紙」

昨日旺角騷亂案求情,律師宣讀藝術家白雙全的求情信,法官問「咩藝術呀」,當律師提到是 exhibition art,官即指「即係唔係雕塑家啦」。

究竟法官是否對不同藝術家有不同求情比重?雕塑家是否比他不理解的藝術媒界更高尚?抑或如果陳方安生的媽媽以水墨畫家的身份求情又再高一級?還是程展緯那種介入生活的藝術對法官而言是下欄嘢?

白雙全在現場,且近乎場場出席聽審,一一細聽兼白描速寫每個被告,才主動寫求情信。未聽內容就作出這種反應,法官這種普遍世間認為上流社會人士,人文修養貧乏到甚麼地步才會如此失禮?

廣告

白雙全是當代本地藝術家中相當有名的一員。無論賣的畫拿的獎,乃至今年夏天代表香港成為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節香港部屋的主要藝術家之一,怎說也不是無名的阿茂阿壽。藝術推廣處也許要構想一下,如何擴闊離地階層對本地藝術的認知。

廣告

拍賣行與博物館以外,2018年的香港對藝術的認知是甚麼? John Maeda 離開 MIT lab去 RISD 當校長後,來過香港講talk。他說粗分之下,設計是解決問題,藝術是提出質問,兩者都必須對世界有細緻深入的觀察,反覆思考與自我詰問,再將精鍊過的構思拿出來。香港場的一班設計師,拿 $800至$1200 不等買飛入場膜拜,卻沒有幾人問得出有趣問題。我也相當存疑有幾人讀過他的自傳體 portfolio book《[email protected]》,那個關於豆腐店老闆之子變成 media lab 靈魂人物的故事。

我們整套價值觀,都缺乏自信與安全感。只要跳出自己覺得安全的認知,反射動作就是歸邊與矮化:不是馬上看得懂的東西、無法加上價錢牌的物件、不與自己一樣埋堆的人,不 research、不了解、不打算接受就標籤這些「離經叛道」是次一等。先踩一腳再算嘛,到頭來發現柒咗,燃點香煙飲啖酒,所有不快都溜走。MK 與契弟才是跨越階層的香港 DNA。

有人會介紹個官看看港台《好想藝術》嗎?新一季開始囉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