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ight watch

2017/11/15 — 14:29

2017年10月24日,因公民廣場案刑期覆核已入獄逾兩個月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及主席羅冠聰,申請保釋等候上訴後獲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批准。

2017年10月24日,因公民廣場案刑期覆核已入獄逾兩個月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及主席羅冠聰,申請保釋等候上訴後獲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批准。

大學教授不滿校方擅自將她負責的部分碩士生分數調高,鬧上法庭,不惜賣產上訴,但失敗告終。本來,學校將學生分數調整,由來已久,手法包括用過往統計數據,即是常說的「拉curve」。然而今次有些不同。因為牽涉的是碩士生,一般人數不多,老師對個別學生的表現,誰合格不合格,誰優異誰拙劣,了然在胸,評分自有尺寸。

況且她拿出不少錢來打官司,自有其道德公義的考慮。(當然,法庭判決不止於此,其他考慮還要看調整分數時的程序等。) 整件事,從外面看,有可能是學校於調整分數時傾向寬鬆,目的一是不希望學生留班,費時失事,二是分數低會影響學生就業及前途, 三是會影響未來收生。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大學「市場化」的結果 .... 我希望揣測是錯的。

廣告

言歸正傳。上文經<立場新聞>轉載,料想不到,即時吸引到百多個「喜歡」(like) 。看到文章的人數,顯然較此數字高 (原因之一是有部分人不喜歡) ,也比較網誌本址(blogspot)頁顯示的多。這是一種大家對我的驅動,堅持、努力、盡心繼續寫下去。

<立場新聞>在轉載過程中,換上了一幀質素較好的照片,見上圖。可以看到,黃之鋒羅冠聰身旁,還有不少其他人。胡扯一下,竟然聯想到林布蘭 (Rembrandt, 1606-69) 的作品<夜巡>(現長駐在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有理由說照片與畫作並不像,但也可以說有少許相似。相似的地方是主人翁有兩位,身旁都有一群人簇擁。
<夜巡>原名是<考克隊長的二區民兵隊伍>,又名<考克和路庭伯的槍隊>。穿黑衣紅肩帶的是考克隊長 (Captain Frans Bannick Cocq) ,穿黃衣是路庭伯 (Willem van Ruytenburch) 。考克是主角,因為不同光源由上而下將他的影子投在身旁的人物身上。就如羅冠聰的凝視一樣,考克伸出手,仿佛是邀請大家加入他的行列。

廣告

大部分時間,畫作面上蓋有一層深暗的光油 (varnish) (至上世紀40年代才移除),給人的感覺是畫家繪的是夜景,故有<夜巡>這令人誤解的名字。

<夜巡>出眾的地方有三,一是它的尺碼不小:3.6 x 4.4米,畫中人物接近真人大小;二是在深暗的底色下,加入反差極大的明暗處理,製造出舞台戲劇效果;三是與傳統靜態人像畫不同,作品讓人感受到整體人物由右而左行走的動作。

議題較多的倒是畫作的中左、高光下的女子。她本身就代表祥物,其腰間掛著的雞的爪,發音上與火槍手這名詞類同。環繞著她的人和物都是與火槍隊及其徽章有關。

此畫的小挿曲有二。一是十八世紀初,因轉換展覽場館,作品的四邊均不同程度上受裁減。二是畫作上寫有考克和其他十七名隊員的名字,出現於中右背景的一盾牌上(上圖的分辯率不足以看到)。這些是畫家去世後半世紀加上的,闡明是畫家接受賞金之作。

黃羅的照片最近也出現了小挿曲,是羅身旁的林姓常委,因違反團體程序而免職並退出了團隊。

照片中人物包含老、中、青,各有不同表情,接近群體人像畫的取材。

每一張影像,背後均有其故事,和作者希望表達的信息。


15-11-2017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Night Watch’, Wikipedia.

本文中文標題為〈胡思亂想〉;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