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eople of the Age

2015/4/14 — 13:09

動盪的環境會改變「一代人」的性格和思維!過去幾年,每個春季學期收到的Creative project 都很蒼白無力,不是氾濫失戀的眼淚、充塞孤獨的枕頭,便是提早衰老的說教人生道理,看得批閱的人死去活來,但這兩年社會的情勢急轉直下,無論政治體制還是日常民生皆紛亂不休,人群矛盾的撕裂、社區迅速的敗壞,在風吹雨打的枯枝下,成長的一代開始尋求建立自己的花果,儘管一些仍有悲怨、仍有自我中心的二元對立,但有另類的個體願意冒險走出樊籠,肆意發放想像的創意與多元思維——學生交來42份「創意習作」中,有舊曲新詞自彈自唱演繹「雨傘運動」的歌曲〈黃色玫瑰〉(饒嘉欣)、有以幽默自嘲手法拼貼現實與理想之間差異的錄像〈Expectation VS Reality〉(潘麗銘)、有男扮女裝披露性別認同掙扎過程和展演的〈我的扮裝日誌〉(許庭瑋)、有拍攝城市空鏡縷述空間宰制的〈The City of Memories, The City of Last Phase〉(吳穎濤) 和〈Dissolve〉(余畢琦),科幻的極短篇來了〈希望的謊言〉(袁安婷),以震驚的佈局敘述城市的總統如何利用先進科技盜取人民壽命賣予權貴來換取選票,交來的詩〈他祗能赤足逃去〉有這樣崩潰的書寫:「工廠大廈有持久的咳嗽/ 必須抽許多根苦澀才能失明,模仿鋼筋/ 學習耐熱,被整齊排列,屈曲並截斷」(梁莉姿)。

批閱這些習作,在紙張、聲音和圖像的翻揭中不斷湧起強盛的力量,足以支撐正在裂變的城牆;是的,當我們無法再信任政府、政權,以及各式各樣社會與經濟的體制,便有來自民間、教育和青春的訴求,當然,我也沒有過份的樂觀或簡單地相信美好,現實依然到處下陷的地洞,課室裏四十多個學生,也常常穿插不讀文章、不看小說、不準備課堂的沮喪日子,但正如戲曲研究者張敏慧老師曾經的勸勉:一百個學生中祗要有五個領悟了、改進了,那一課便沒有白費了力氣!

或許,這就是在滿目蒼夷的教育制度裏仍然有人願意腳踏爛地的因由吧!很想告訴那些坐在冷氣房間、從不進入課室的教育決策者,「學生」不是顧客、不是零件,而是有所思、有所感的「時代的人」(people of the Age),這些躁動的聲音,你們聽到嗎?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