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olitics 1001:學者抗命 參選答客問

2016/11/7 — 9:42

圖片來源:「學者抗命」FB專頁

圖片來源:「學者抗命」FB專頁

【文:Politics 1001】

1. 你們提出的顛覆小圏子選舉,包括不提名、不投票、或是投白票,不是浪費選票嗎?

答:外界覺得民主派的選委可以左右選情,其實是非常天真而危險的。這種「左右選情」的論述,讓人有錯覺以為未來特首是有真正的民意授權,同時,也可成為北京不讓香港有民主政制的籍口:「既然你在選委會內已有聲音了,那不是代表民主派沒有被排擠嗎?」更重要是,過去多屆,特首人選明顯是由北京欽點,而且建制選委在最後關頭必會服從指令,像2012年般最後「全部跪低」。民主派可作關鍵少數、左右選情,只是錯覺。最後,現在看似民心所向、大受歡迎的特首候選人,最終也會在當上特首後失去民意。這不獨是「露出真面目」,也是因為沒有民主政制,選出來的人終究都要執行許多「政治任務」,例如是23條立法、實施國民教育政策等。支持香港真正落實民主政制的選委,絕不應假戲真做。

廣告

2. 有許多市民的心願只是換特首,假如只欠你們幾票而令某參選人連任成功,難道你們不跟民意調查的方向投票呢 ?

答:選委應理解自身擁有三重身份及角色。第一是聆聽界別選民的意見;第二是聆聽民意;第三是教育倡議。例如某位候選人,可能在民調中得到市民較多支持,但在界別內則是支持反對各半。那麼選委就要考慮,當初參選時的政綱及初衷,是不是應該支持這位候選人,必要時就要做好教育及倡議,向界別選民以及市民大眾,痛陳利害,清楚交代最終作出投票決定的原因。選委只按民意調查作出投票的做法是相當危險的:2012年2月底的時候,梁振英的支持度為53.6%,後來亦成功當選。四年來,香港在梁振英管治下,是好了還是差了?說到底,在一個沒有認受性的小圈子選舉下,選委單是依從民意調查而投票,後果可以相當嚴重。

廣告

3. 何謂不服從和顛覆小圈子選舉?非建制選委應如何在2017年的小圈子特首選舉投票?

答: 自2014年831決定和雨傘運動後,香港人民意已非常清晰:香港人拒絕接納不民主的政制。完全否定小圈子假選舉,是支持民主的港人意願。選委如呼應清晰的民主訴求,最直接的做法,就是佔去選委會席位,但不服從選舉,讓支持民主的選委佔去席位,像「病毒」一樣顛覆這場選舉。最容易讓大家理解的,可能就是不提名、不投票、或是投白票,但這些只是最基本,未添加想像力的行動。如果支持民主的不同界別的選委齊心,可思考不同形式、不同層次,富有想像力的抗命行動,讓假選舉暴露人前,就可在不同社會階層顛覆選舉。同時,不服從和顛覆小圈子選舉,不應只是選委去實踐。選委只是其中一個角色,更需要的是,藉此發起及帶動一場全民運動,否定小圈子選舉的認受性。

不幸的是,現在非建制派支持者缺乏互信,上述的顛覆行動往往被曲解為向某些特首參選人投誠,又或者是某特首參選人B隊,造成非建制派內部出現不必要的陰謀論及惡意揣測的動機論,進一步碎片化及內耗,無助市民進一步認清,非建制派無法「左右選情」的事實,以及小圈子選舉不公不義的事實,令人相當遺憾。

4. 雨傘運動也爭取不到民主,不服從和顛覆有什麼作用?

答:這正正是要承接雨傘運動的精神,不斷抗爭,爭取真正的民主政制,顯示香港人不認命,不放棄。事實上,特首選舉的形式跟2012年一樣,原地踏步,在2017年照樣搬演之時,正好就是全民抗爭,通過否定假選舉,再次廣泛連結,爭取民主的時刻。例如,如果大量選委在場內拒絕參與,共同合作,嘗試以行動揭穿選舉的虛偽性,而場外則有民眾大規模集會施壓,這才是無忘初衷的展現。具動的行動內容細節,支持民主的選委以及民間社會大可在選後發揮想像,共同推動。北京最希望通過不民主選舉產生的,就是一個有民望有認受性的特首,來代替真正的民主。只有選舉的正當性不斷被顛覆和否定,才能真正推動民主運動。

5. 那有辦法讓民意「騎劫」小圈子選舉嗎?

答:除了上述的行動外,其實民間也可擺出相應的姿態,嘗試通過一定的技術協助,進行真正的公民提名。試想像,一個、甚至多個,握有2%選民、大量人口提名的「民間特首候選人」,將對小圈子選舉被提名者,構成重大壓力。必要時,民主派選委更可讓通過民間公民提名的人選「入閘」,脅迫全部1200人選委,面對受公民提名的候選人,全面向不民主制度施壓,進一步「騎劫」和顛覆小圈子選舉。

6. 若民主派派人參選特首也不提名?

答:過去民主派派人參選的效果有目共睹,今屆民主派一直傾向不派人參選,也是因為大家認知,參選對撼動小圈子選舉作用微弱。與其提名一個根本無法改變小圈子選舉結果的人,坐實小圈子選舉的合法性,支持民主的選委不如集中火力,對選舉作另類想像。譬如發動公民投名,把提名權還給全香港市民,這樣的提名才有民主意義。

(選舉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