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reussen contra Reich:以正當攻擊合法的故事

2016/11/23 — 14:37

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

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

【文:古華多羅】

人大以釋法處理議員宣誓問題,引起香港政治和法治的風波。最受人質疑的,是以釋法推翻或影響法庭判決,打擊司法獨立。親政府陣營以民族大義、反對港獨而支持釋法,以增強說服利。當中的利害不少論者已經提及,唯筆者認為應重點以政治法學角度詮釋此事,顯出問題的核心。

中央以政治理由干預地方,歴史上並非沒有先例。在1932年,納粹黨控制全國的前夕,就上演一場「普魯士對民國」(Preussen contra Reich)司法戰,對今日香港所受的干預甚具啟發。

廣告

一戰末期「第二帝國」被推翻,建立俗稱為「魏瑪共和」的憲政。而「普魯士邦」卻仍然保持其政府和議會而成為民國的成員之一,情況與香港似曾相識。1929華爾街股災引發歐美經濟衰退,成為納粹崛起的契機,加上北方共產黨的不斷滲透鬧事,使積弱的魏瑪共和岌岌可危。1932年初普魯士邦議會的選舉,右翼政黨大敗,納粹獲三成議席。本來連同共產黨所持的兩成議席便可籌組新政府,可是兩者互相傾軌,不但未能執政,甚至有內戰危機。故此,總統興登堡以憲法賦予之權力,以邦無力履行其民國成員之責宣佈解散內閣(用今日的講法就是把整個內閣DQ),並由民國委任之「國務委員」(Reich commissioner)接手邦務。這樣不單能掌控大局,政治上也可達到打擊納粹和共產黨的效果。此舉立時引起全國嘩然,邦閣員亦拒絕交出權力,要在民國法庭上對薄公堂。

縱然古今兩次干預的手法不同,但同樣嘗試以正當的理由繞過法律達到政治目的,這樣的後果十分嚴重。

廣告

著名公法學家施米特(Carl Schmitt)在這官司代表民國。他一向主張修憲,把魏瑪共和改為總統制,以強領袖挽救頹勢的魏瑪共和,故由他代表政府可謂不二之選。即便如此,在言詞之間他仍表達出與民國的分歧。施氏認為整個事件的關鍵是「誰作判斷」?雖然他贊成總統以憲法第48條賦予的權力以緊急狀態干預日常,干預者必為「中立者」:不為任何黨派、也非打擊納粹或共產黨,而是維護和恢復本來秩序。但由於民國求勝心切而引起的憲政危機,使他亦抱怨民國的干預變成了「兩派的鬥爭」,是一個壞的先例。結果,法官下了一道「騎牆」的判決:一方面否定總統有權解散邦內閣,但認為委派「國務委員」接管邦務合法,可見施氏的觀點也甚有說服力。及後施米特在其著作《合法與正當》(Legality and Legitimacy)中警告以正當逾越合法是個壞的先例,魏瑪極可能被同一種理據推翻,引火自焚。言猶在耳,一年之內魏瑪共和便由納粹奪權及停止憲法,就是以平亂為由。共產黨的確悉數被滅,但卻使德國墮進另一個深淵。

人大釋法干預港務對普通法的衝擊已有充足的論述,在此不贅。人大主動為吳嘉玲案及特首選舉辦法釋法,皆沒有明確針對也沒有主要敵人,但今次卻有港獨為主要打擊對象。筆者相信就算沒有宣誓風波,仍會有其他「正當理由」用以推翻經合法程序授權的議員。只是建制派不要沾沾自喜,因同樣「正當理由」的屠刀也懸於他們頭上。君不見某些國家以反貪作鬥爭工具,或對毒販可以行私,也是同樣的邏輯。一如施米特所言,以正當理由逾越合法而變成「兩派鬥爭」的干預,有一天也能用於對付他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若果習慣如此不堪的政治法學,香港或會重蹈魏瑪的覆轍,深陷政治危機。

 

作者簡介: 墨鏡外望,仍舊失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