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Q & Alvin — 議會抗爭篇 001

2016/3/15 — 12:11

2015年的科索沃議會,出現放催淚彈的場面。(資料圖片)

2015年的科索沃議會,出現放催淚彈的場面。(資料圖片)

財委會高鐵追加撥款議案被「舉手之奴」粗暴憑感覺表決通過,inbox 及留言即刻出現大量圍繞著議會抗爭的來訊。

總括而言,問題如下:

Q ❖ 楊議員,拉布、點人數等和平理性非暴力嘅抗爭方法,响正常、講道理嘅議會裡面玩,或者可以成功拉倒不義議案。但而家個議會根本唔同你講道理、打爛仔交,仲係咪要靠把口去抗爭?你拎住個大聲公做乜?掟 _ 佢啦嘛! 人哋科索沃議會啲議員掟催淚彈㗎!

廣告

Alvin:雖然我只上任短短一星期,議會的荒謬違章已每日上演。吳亮星、陳健波、再到憑感覺而非事實表決的陳鑑林,公然扭曲議事規則、將公帑按政府的政治任務強行表決之事,就在上星期發生。我同意上星期五泛民包括我自己的表現未如理想,即使深知未必可以拉倒196億追加撥款,但絕對有空間盡量拉布,讓各非建制的議員,有空間痛陳這條未來極有可能帶來鉅額負債、破壞一國兩制的高鐵如何弊多於利,以及替代方案如何同時創造就業,又止蝕生利。我亦因此與各前輩檢討如何可以更有效協調 。

先容我說明當時的幾個狀況。在財委會會議室,陳偉業、陳志全、梁國雄、李卓人、毛孟靜5位前輩因為衝主席台被逐,故轉房往大會議廳時,5位議員不能入場;於大會,代主席陳鑑林違章禁止我於37(A)臨時動議前,使用當日早上他書面回覆我可使用的7分鐘發言時間,此舉有違議事邏輯:議事必先待所有議員發言,方可進入37(A)臨時動議討論,因為其他議員或會因我的發言內容有跟進的臨時動議。

廣告

當時代主席陳鑑林熄咪,違章粗暴制止我發言,故我使用大聲公讀出發言內容,陳鑑林欲趕我離場,其他泛民議員馬離坐組成人牆制止。立法會大會議廳非常空曠,若沒帶上耳機,不能聽到主席發言。於是陳鑑林借此突然宣佈跳過37(A)臨時動議討論,直接舉手表決。待泛民議員發現建制派議員舉手時衝前阻止,為時已晚。關於問題投票及如何司法覆核,我方定會著緊研究各樣細節,在籌措中,請恕我不能詳解太多細節;餘下的財委會,仍有不少與高鐵相關的「碎件」撥款,我方定會緊加追問。

市民期望非建制議員以更激手段阻截議案, 甚至提出外國例子,在inbox就有不少來訊附上2015年科索沃議會偷放催淚彈的片段。借此機會,我想講解多一點事實真相。跟據上星期五《衛報》的跟進報導 ,科索沃過去半年其實每次開會都有議員偷放催淚彈(I repeat: they have done in every session for the past six months);今年2月底科索沃國會選新總統,反對派欲阻止Hashim Thaci登總統之位,於是再放催淚彈,同時議會外亦有近15,000名民眾示威抗議,有人大量掟汽油彈。結果至少11個議員因為放催淚彈被趕出會議廳(就如5位泛民前輩衝台後被趕一樣),同日,Thaci 當選總統。為阻止通過為塞族充權的歐盟協定,議員在Thaci登總統之位後繼續放催淚彈,於是議會用近30萬歐元,裝設安檢掃瞄儀,防止反對派再放催淚彈。

我不清楚當地有沒有「以武制暴」之說,但從科索沃議會演化的結果所見,即使議會抗爭升級至放催淚彈的效果就是如此,國家機器的武力升級,是抗爭者無法同級追上。另有諸說指台灣立法院反服貿條約等等抗爭,時序是議員衝台,主席走避以無線咪躲在角落以30秒宣佈表決通過後,守在立法院內近400名學生及示威者衝入會議廳,引發太陽花學運,同時立法院外有上萬名民眾抗議、接力支援。上星期五表決後,嘗試衝入立會的只有12人,其中包括58歲的王婆婆。

請容我再三澄清,我並不是指不須在議會抗爭,而正如一直所講,我相信議會內外合力抗爭大有可為。議會的荒謬,代主席不按程序公義處理的粗暴手法令人非常忿怒,但挫敗與沮喪過後,我希望促成更多認真討論:議會內外如何更有效令政府無法通過不義法案、撥款?這關乎議會內外同步的民意、民力。

另一個反思的方向,是如何進一步提升民間對此追加撥款的注意?截停網絡23條後,我已馬上著手高鐵議題,盡量收集留言問題(#請政府誠實回答 一文逾400個留言中,不乏精闢見解與數據可引用)、分享更多資訊及拍片講述截住撥款的重要,觀乎民調,仍有4成以上人贊成撥款;過去一星期,對高鐵的關注,無論是主流媒體、網上、民間都很少,乃至立會外的集會人數都不能與6年前萬人圍城相比。這方面可以如何下功夫,若各位有建議,萬望指教,我深信民間不乏高手。

正如上週六在財委會發言,我深信議會是一個講邏輯、按規矩、講道理、講數字、可辯論事實真相的地方。少數派的非建制議員要成功拉倒惡法,不止是「衝定唔衝」,而是「點樣衝」、「分幾多次衝」,還要全面協調發言,盡量拉長戰線;議會之外,公民亦要積極關心,哪怕只是share 一個Facebook post、帶動身邊人的討論、多追問相關部門要求回覆,營造全民「mon住個政府」的效果。

我常常在想,制度暴力其實是雙向的,下剋上、蟻多摟死象,暫時是唯一未去盡(但又無須流血,係煩啲囉)但可即時執行的方法。若果每個公民都接力質問當局及建制議員支持理據,並要求書面回覆、若每次重大議案都能像當年反高鐵萬人圍封立會,令逾20多名官員無法離開/進入立會……可以做的,還有很多。團結的力量無分善惡(即係,對手團結過我哋就 hi hi了),若我們把指摘誰是「港豬」、「廢青/中/老」的氣力,轉為進擊這個制度,以及向身邊的人對話,那4成支持追加撥款的人看到替代方案的可能性,會不會有3成轉為支持截住撥款呢?要扭轉情勢,需要是更多民力覺醒。改變社會,可能有人做得多,有人做得少,但任何公民責任絕對無法假手於人。

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做得不好的,就改。我衷心希望,上述的建議得到大家回應。

 

PS:最後odd 少少又苦口婆心講多句,5月2日之前記得拉埋身邊人登記做選民,再叫佢哋9月4日千祈要留港投票。無論你支持乜嘢路線嘅候選人,必先要有票可投,先可以踢走建制㗎。

 

我是方丈選民登記行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