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QC 人應該做返 QC 歷史上的責任

2019/7/24 — 17:12

資料圖片:皇仁書院(TinHauHuang / Wikipedia)

資料圖片:皇仁書院(TinHauHuang / Wikipedia)

(編按:大批白衣人 7 月 21 日於元朗向市民施襲,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懷疑與襲擊有關,一眾皇仁書院學生和舊生今日(24 日)在《蘋果日報》刊登聯署廣告,譴責同樣是皇仁書院舊生的何君堯。作者為聯署者之一。)

既然記者 spot 到我們名字,我認為,都應該分享一下。

聯署集體割席這種行為,本來 against 我一生的信念,我一直主張社會全光譜 dialogue,何況是同校師兄弟。

廣告

我知道同屆兄弟有不同意見,認為 alumni 不應捲入政治,這幾天已有幾人退出群組,好傷感情。這些是認識了二十多年的朋友,人生幾何?舊生會內部不同年齡,自然更有不同看法,特別是年長一點的師兄,覺得動議開除舊生會終生會籍,很破壞 solidarity。

有些師兄和同學覺得,我本人 symbolize 一種和解價值,不應簽名,擔心以後再沒有人能 rebuild 兄弟情。

廣告

而我好愛 QC(皇仁書院),一如香港。

但我覺得,一如香港,此刻是最 critical moment,我們要承認,以往和平時代有效的價值、規範,現在已經失衡,因為那是建基於一個完全不同的時代。我好清楚。

現在我們需要定義我們能接受的 social norms,這不是一間學校 alumni 的事,也是全香港的事。何先生的事,不是政治立場問題,而是他代表的 norms,不應該被包容在 civilized world。自然也不應被包容在香港,和 QC。

而何先生代表的 norms 是甚麼,讀得 QC,唔需要再 elaborate。

假如是公海,我可以看不見。但我當年是學生會主席,現在是舊生會名譽顧問,也許是最年輕那一批。咁我唔簽,好難同當年嘅我交代。

同屆同學識我咁耐,知道我係深思熟慮嘅人。既然我哋係 QC,應該做返 QC 歷史上的責任。

當社會秩序回復,或新秩序出現,那時就是 rebuild 兄弟情的時候。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