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施壓國泰清算員工 航空服務員:很擔心冇左份工,但仍要做覺得啱嘅事

2019/8/28 — 18:02

職工盟「聲援一眾被打壓被解僱的航空界從業員」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職工盟「聲援一眾被打壓被解僱的航空界從業員」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職工盟「聲援一眾被打壓被解僱的航空界從業員」集會今日在愛丁堡廣場舉行,一號風球的悶熱天氣之下,有人一早就來到,有空中服務員說,從未感到白色恐怖像現在這麼近,每天都查看電郵,看看自己會否因為被公司炒掉,也會留心社交媒體朋友清單中會否有不同政見的人。雖然如此,仍然會站出來發聲,因為這是自己應有的權利。

白色恐怖湧向每個行業,總會殺埋身

Shelly(化名)是一名空中服務員,在某航空公司已工作近 7 年。她說喜歡周圍飛、面對客人,一直覺得自己會繼續做空中服務員這份職業:「其實在香港發生這些事之前,我無諗過轉工。」Shelly身邊有朋友是被解僱的其中一人,她說以前覺得白色恐怖很遠,現在卻覺得很近:「每日 check email 睇下會唔會臨到自己。」

廣告

她說,身邊的有同事更改 facebook 名稱、清 friends list,自己都有清 friends list,她覺得很無奈,以前自己不抗拒藍絲言論,會和他們討論,現在卻要擔心「他們看到我facebook 的資訊,舉報我令我冇咗份工。」她說,運動初期不同立場的同事都會討論時事和香港,但現在不會再有這情況。現時自己會很小心,「你話自己係黃絲啫,唔知信唔信你好嫁嘛。就算你知我知大家係黃絲,你都唔會知旁邊個個係唔係。」

雖然面對壓力,但她仍然呼籲同業不要放棄,「趁現在的代價可能只係冇咗份工」,因為失去工作可以再搵,但「冇咗自由⋯趁現在仲有少少自由你唔去爭取,到你真係完全冇,然後你後悔嘅時候,你付出嘅代價會更加大。」她說,現在航空業站在「刀尖浪口」,但其實全香港都是正朝向同一個方向,你以為自己「可以退後少少,但總會殺到埋身,無論你退到邊個行業。」

廣告

Shelly又表示,今日的集會是合法集會,不擔心出席集會而被公司解僱,如果參加一次合法的集會都被炒,「其實更證明公司會因為你政治立場同中央要求 take 嘅 stance 唔同而炒你,唔關非法定合法事。」

她之後更補充,「好老實講,就算今次攞唔到不反對通知書我都會出嚟。」她表示最多做好保護措拖,會戴帽和眼鏡、束起頭髮,將穿過的衣物扔掉。她說,現在很多遊行、集會都被反對,連我們本應有的權利都沒有了,「所以就算要冒險,我自己都要繼出嚟。」

這是我的基本權利,我問心無愧

22歲的國泰空姐Katy(化名)一早來到愛丁堡廣場等候集會開始。

戴著口罩的她抹了抹汗,對《立場新聞》記者說,早前當公司發電郵「提醒」員工,要注意網上言論、避免發文時,她已感到有壓力,對大企業如國泰也這樣做,感到驚訝,「我們又不是藝人,為何要這樣?員工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意見,根本不應給壓力員工」。

其後聽到有機長被辭退,她開始感到驚,「唔知公司會點,自己仆心仆命為公司,一句唔鍾意就拜拜。」最後連工會主席也被解僱,她無奈地感到白色恐怖的蔓延,「佢地好似話畀員工聽,連主席都被搞掂,咁你自己會點做?」

她說可能被「篤灰」也顧不得這樣多,出 post 會小心了,希望業界同事「加油」、「唔好驚」。

有參與「反送中」遊行的 Katy 認為,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必須繼續爭取,這是她今日還出來的原因,「呢個係我地權利,今日又有不反對通知書,我問心無愧,只想做自己覺得啱嘅事。」

「唔出來就無人出來,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支持!」

同任機管局機場大使的曾先生和 Christopher 結伴參加集會,他們覺得機管局近日因政治理由,即日解僱兩名高層,是白色恐怖的降臨。曾先生說,有同事已不敢再在公司談論政治,尤其是全職、要簽政治中立紙的全職同事,而他們二人是合約員工,自覺空間似乎較大,今日出來是要說「我地係唔會驚」。

他說有全職員工稱,由 6 月 9 日遊行開始,請假參加其他遊行集會的員工,竟要向公司「mark 請假記錄」,「呢個係類似白色恐怖,又唔講會點用、只話佢『參考』,我地都唔知會唔會被清算,我地當然擔心同埋驚啦!」

曾先生說,今日出來是要表達對政府打壓的不滿,「唔出來就無人出來,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支持!」

Christopher 呼籲同業不要害怕政府,打工仔更要一起大力發聲引起社會關注,「自有留人處,我地必須 fight for 啱嘅事。」曾先生續說,「不要放棄,一日不放棄,一日都未輸!」

不遠處,被國泰解僱的工會主席施安娜 在說:「Free Hong Kong!香港的自由,是要香港人自己去維護!」

施安娜出席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施安娜出席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