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辯方陳詞:同屬本民前發言人不代表二人共同犯案 梁天琦當晚無煽惑或參與暴動意圖

2018/5/7 — 18:11

資料圖片:梁天琦

資料圖片:梁天琦

因涉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蔡維邦今午繼續結案陳詞。蔡維邦陳詞時指,當晚梁天琦並無計劃要參與,或煽惑其他人參與暴動,而就算他和黃台仰同屬本民前發言人,亦不代表他完全認同對方言行,或二人當晚共同犯案。蔡維邦重申,梁天琦當晚的在現場只是為了保護市民、捍衛本土文化,請陪審員判他煽惑暴動及參與暴動等罪名不成立。

蔡維邦陳詞時指,從呈堂片段可見,梁天琦於案發當晚透過擴音器說得最多的,就是宣布他要舉辦選舉遊行,「藍色衛衣為記」,以及呼籲在場的市民要「執生」,「救身邊其他人」,但他從來沒有煽動過任何人、作出任何破壞社會安寧的事情,或呼籲任何人使用暴力。

控方早前陳詞指,如果陪審團接納控方所指,梁天琦和黃台仰二人是共同犯罪的話,黃台仰的言行也可以「入埋梁天琦數」。不過蔡維邦反駁,雖然梁天琦和黃台仰二人同屬一個組織,亦同是本民前發言人,但就算他們在政治上有很多相同的理念,亦不代表他們會完全認同彼此的所有言行。

廣告

反駁控方指黃台仰言行可「入梁天琦數」 同樣政治理念不代表認同對方言行

蔡維邦舉例,例如兩個穿著同一間學校校服的學生,二人都是學校風紀,但如果他們一同進入便利店後,其中一個偷了巧克力,亦不代表二人必定是共同犯罪。蔡維邦又再舉例,例如他和庭內很多律師一樣,都是身穿黑袍,而雖然大家在都認同捍衛法治的理念,但如何實踐,每個人亦有不同看法,因此陪審員必須考慮是否證據證明,梁天琦和黃台仰當晚是否有任何協議,或一致的目的。

廣告

蔡維邦又指,就算真如控方所指出,梁天琦和黃台仰有共同目的,黃台仰當晚最「激」的一句,都不過是說「如果你哋要玩,香港人,同我哋本土民主前線,係一定同你玩大佢」,並無直接呼籲任何人投擲物件或襲擊警察。因此蔡維邦認為,綜合所有證據,陪審員應達致的唯一結論,就是梁天琦當晚絕無任何意圖,實質上亦沒有煽惑任何人暴動,因此他在砵蘭街上煽惑暴動的罪名,應被判處不成立。

警方搞「小動作」 令現場情緒不必要升溫

蔡維邦又指出,在梁天琦和黃台仰宣布舉辦選舉遊行後,現場群眾本來亦只是在喊口號,未有任何暴力行為,和警方本來亦相安無事。但到2月9日凌晨1點半左右,警方站上高台向人群發出警告,前方警察更傳出叫「go!go!go! 」,向前推進幾步的「小動作」,令現場情緒不必要地進一步升溫。

蔡維邦又指,雖然從片段所見,當黃台仰發施號令「3、2、1、去」後,梁天琦的確有和其他人衝向警方防線,但其實他當時身上沒有任何裝備,他亦沒有機會,也沒有意圖對警方造成任何威脅,而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他亦不可能和本案其他被告有任何接觸,去作任何協議破壞社會安寧,因此他被控於砵蘭街上參與暴動的罪名亦應被判處不成立。

承認襲警表歉意 顯示梁天琦敢作敢當

蔡維邦指,梁天琦早前已承認自己因為一時衝動,在亞皆老街上襲警,並已對此表示歉意,證明他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但他絕無意圖要參與暴動。

梁天琦早前自辯時曾稱,自己到達亞皆老街後,原已打算離開現場,惟他看到一個女生被警察從後箍頸,他欲上前幫忙時,就被幾個警員壓倒制服。當時控方盤問梁天琦時曾指,從片段可見,如果當時梁天琦真計劃走向該女生方向,他應該向左邊、而非右邊走避面前的警員,質疑他證供不可靠。惟蔡維邦今日陳詞時反駁,控方的說法就猶如在觀看一場七人欖球賽,評論這個球員的走位是否正確,批評控方說法無理取鬧、吹毛求疵。

蔡維邦在陳詞尾段表示,他依然深信,就算眾陪審員身處梁天琦當日的位置,未必會和他作出相同的抉擇,但如果陪審團信納梁天琦自辯時所說,自己當日只是為了保護市民,捍衛香港本土文化,並無任何計劃要使用暴力或參與暴動的話,陪審團亦應判他無罪。

蔡維邦又提醒陪審員,他們在香港的憲法及刑事司法制度下,肩負的責任非常重大,他們必須根據自己誓言,依據案件的事實和證據,作出全面考慮、細心分析和慎重判決。

蔡維邦已完成陳詞。代表第二被告李諾文的姚本成大律師將於明早開始陳詞。

案件押後明日早上十時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