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冷漠中產市儈」是港人縮影 美孚《凜冬烈火》放映會告訴你「各家自掃門前雪」不再是香港主旋律

2019/9/7 — 16:56

美孚向來給人的感覺是「中產」、「有點保守」,近兩個多月來,這個絕對可以代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社區也喧鬧起來。

8 月 28 日晚,網民發起全港九新界逾 30 多區舉行放映會,播的是以烏克蘭「獨立廣場革命」為題、曾提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影片紀錄了五年前令烏克蘭變天、歷時逾三個月的群眾運動,五年後的今天,觸動了 7600 多公里外的香港,許許多多香港人的心靈。

放映會當晚,向來是美孚街坊等人聚腳地的荔灣道「橋底」,連儂牆旁設置了投影幕,地下鋪上膠地蓆,近二百名街坊陸陸續續到來,不少人在放工後匆匆趕來,邊吃面包飯團邊「等睇戲」,他們臉上並沒有準備看戲的輕鬆歡容,不少人神色凝重。

廣告

在放映前一晚,有人在這裡以壘球棍襲擊市民,街坊 Kenny 在放映前發言,指當晚警方竟以涉嫌在公眾地方打架和非法禁錮,把制伏施襲者的一名街坊拘捕:「連這裡也發生壘球棍打人,我真係唔知曙光喺邊,但我相信堅持先見到希望,我相信在場嘅過百人一定會堅持落去!我地會唔會堅持呀?」

一聲「會!」嚮徹橋底。

廣告

8 月 29 日晚,美孚橋底《Winter on fire》放映會

8 月 29 日晚,美孚橋底《Winter on fire》放映會

*         *         *         *         *

放映會前一晚。

約十時許,美孚橋底約十人在幫手整理連儂牆,數名女生蹲在地上,有街坊在旁傾計,陳太邊吃飯盒邊看手機,忽然看到不遠處一名 50 多歲黑衣男子行近,手持一枝鮮藍色壘球棍,口中大叫「你地班後生搞乜嘢!」、「你班人喺度搞事!」。

當時 26 歲的阿彤蹲在地上,把一封寫給林鄭的信貼在紙皮上,街坊大呼「快啲走!」,她一轉頭就看見黑衣男揮棍欲打,有男街坊把他制伏在地,街坊 Kitty 趁機搶走壘球棍。

被索帶綁住後,他仍不斷叫囂、大喊自己是「黑社會」、「我唔會走,我13歲就入差館,報警呀!影呀!」,期間有人報警。未幾一名灰衣男子和一名穿波衫男子從萬事達廣場「爆住粗」奔來,一人快速地剪開了揮棍男的索帶後,三人就開始對其他街坊推撞並拳打腳踢,其他人上前喝止。

混戰中,制伏揮棍者的男街坊頭部被抓傷、耳仔流血,另一位男街坊被拳擊中眼部。波衫男踢到一名男生,阿彤試圖拉開男生時,遭灰衣男一拳打在左面。

揮棍男企圖逃走,與阿彤一起險被棍打的 Karen 在混亂中看到,立刻大聲說「佢就係打人嗰個,做乜俾佢走?」,眾人才驚覺把他圍住,最後揮棍男與灰衣男被按倒在地。

美孚 8 月 28 日晚有人持棍襲擊連儂牆街坊 (圖片由街坊提供)

美孚 8 月 28 日晚有人持棍襲擊連儂牆街坊 (圖片由街坊提供)

此時美孚 Telegram 社區群組已發出連儂牆受襲警號,近二百名街坊趕來橋底聲援,同時兩位「藍絲」嬸嬸也到場「撕紙」、破壞連儂牆。

警員持盾牌到場,經初步調查,不單揮棍男及其友被指涉普通襲擊,連制伏揮棍者的男街坊也被指涉嫌非法禁錮,三人均被指涉在公眾地方打架被捕,被帶上警車。陳太非常氣憤:「如果不是有那名男街坊,Karen 和 阿彤已經被黑衣男子亂棍打死啦!」

被打中面的阿彤猶有餘悸, 對《立場新聞》記者說,過去數月有政見不同的人來連儂牆「挑機」和「撕紙」,但從未有人動手,「都驚啊!依家唔會太夜落去,約埋一齊去會安全少少」。她認為連儂牆應是不論政見、人人都可以抒發觀點的地方,「今次襲擊,不單是攻擊連儂牆的人,襲擊的是言論自由和民主,破壞了美孚的和平和安靜,沒有人想到這種事會在美孚發生」。

搶走壘球棍、冷靜地避免發生更嚴重流血衝突的 Kitty 稱,因有同伴「被屈」被捕,感到難過,而襲擊剛好在放映會前夕發生,她認為是「事先安排的一場戲」,目的是要散播恐懼。「又拉埋我地一個手足,就是要我們反送中的街坊驚。」她說。「我只想爭取真正的自由、真正的香港應有嘅嘢。我已不是驚,驚不是我現在要做的事。」

涉嫌美孚襲擊的三名男子,圖為所用壘球棍。右圖為兩位街坊傷勢。
(圖片由街坊提供)

涉嫌美孚襲擊的三名男子,圖為所用壘球棍。右圖為兩位街坊傷勢。
(圖片由街坊提供)

*         *         *         *         *

放映會當晚。

28 歲的美孚街坊 V (化名) ,對《立場新聞》記者說,連美孚這樣寧靜、「和理非」的中產社區也發生襲擊,他感到十分憤怒,「我 5 歲就住這裡,邊個喺呢個地方搞事,我係唔會放過佢!」

在襲擊中被抓傷耳仔和頭部的街坊,是他的朋友, V 覺得一定要來橋底放映會幫手「睇住個場」,不過因為要帶媽媽來看戲,他就一身「街坊裝」、只帶上了一把遮。放映會搞手也有所防範,外圍有一班上了gear 的街坊在戒備,保護場內有老有少的居民,可以安心看戲。

《Winter on fire》劇照

《Winter on fire》劇照

在一眾「勇武子」保護之下,烏克蘭的凜冬烈火這晚在美孚橋底燃起。

「獨立廣場運動」源於 2013 年尾,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終止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議,改為靠攏俄羅斯,引發民眾反抗。防暴警察連番鎮壓,進一步激發民憤,不單沒有「滅音」,在寒冬中的集會規模愈來愈大,上百萬人遊行抗議,示威者築起防線佔據獨立廣場。在警暴下,示威者以掟石和汽油彈還擊,政府僱用「打手」執行暴力行動,後期警方甚至用實彈鎮壓。

一幕幕暴力場面,對於三個月來經歷「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似曾相識。當被警方實彈所殺的示威者出殯,民眾唱起烏克蘭國歌:「...鮮血遍地,魂魄飛逝,全為吾等自由;以此足證,吾等兄弟,皆為哥薩克民族!」不少街坊低頭揩淚,有伯伯離場時淚流滿面。

《Winter on fire》劇照

《Winter on fire》劇照

電影播完後,全體街坊站起來鼓掌,又自發叫「香港人加油!」、「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有 busker 歌手唱起「海闊天空」 — 整件事百分百「和理非」,令一直走在前線的 V 無比感動,把近日胸中的鬱悶一掃而空,同時也看到希望,「在這裡大家素未謀面,但有著相同理念。不單止香港,烏黑蘭和韓國爭取民主時,原來也曾有相似經歷。」

他對電影首幕印象最深刻:一名烏克蘭少年正笑著自拍,在他背後不遠處,一名示威者卻在鏡頭前被射殺;而片中另一名只有 12 歲的少年,亦無畏地跑到前線,「我覺得好心噏,他們這樣年輕,就有覺悟隨時會死,而似乎仍有很多香港人未有這番覺悟。」

他對於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年青人不畏死般走到前線,亦有多名年輕示威者輕生,感到難過,「為何會令年輕人這樣絕望?令他們放棄生命?他們站出來都畀人屌,我要代他們行下去。我地年輕人是要保家衛國的!」

連月來,警方的濫暴行為曝露在公眾面前, V 斥警察卑劣,未戒嚴也正在做戒嚴的事,「如制度沒變,解散警隊也沒用」,他說為了 8月 31 日 在太子站,遭多名警員制服時受傷的年輕人,擔心無眠了一整晚。

烏克蘭革命後,防暴警察向人民下跪道歉,V 認為警察應為他們對香港人的暴行被「清算」,「示威者是犯法,但防暴警察對市民是犯罪」。至於 721 元朗站施襲的白衣人,以至襲擊連儂牆義工的人,他形容是「比警察更扭曲腐敗的職業打手,為錢出賣良知人性」,對於這些暴力,他說要同時保持「怒火和理智」,「因很多人已麻木了,這是keep住我行下去的動力,但最重要是要『不麻木、不仇恨和不放棄』。」

自 6 月 12 日在金鐘海富當急救員開始,他不時走到前線,每當有戰友犧牲或受傷,他也會自問「是否做得不夠?」近日因工時長、壓力大,他現在主力去「接仔女」,「和理非」集也會儘量參加。「今次運動看到很多醜陋面,但也看到很多人性光輝和對香港的愛。」V 頓了頓說:「我真係好愛香港呢個屋企。」

*         *         *         *         *

放映會翌日。

Kenny 對襲擊事件仍十分憤怒:「警方連我們的街坊也拘捕,點可以咁㗎?他們有酒氣、有武器,被帶上警車時態度惡劣,又罵人又食煙,而我們街坊被帶走、耳仔又受傷,這麼多人看到,為何仍把他也拘捕?」他說。「他出來幫人,反而要咁樣,呢個咩社會?」

他質疑警方的執法標準,和對社會傳遞的訊息,「『你唔想咁,見到有人被打就唔好幫手啦!』,現在訊息就是這樣,不是一兩次,是次次都是這樣」。

Kenny 對社區事務並不陌生,2014 年他曾任地區團體「美孚家政」召集人,在區內擺街站宣傳雙普選和港大陳文敏風波等議題,又辦電影「十年」放映會和播放中國對香港球賽。在「反送中」浪潮,他再次投身社區工作。本身任戲劇導師的他笑言,自己是從小學三年級就在美孚住的「資深廢青」。

在今次運動,Kenny 在黑暗中的一絲曙光。相對於五年前擺街站,他指當時美孚八成人都十分冷漠,現在區內一有事發生,就有四五成人主動幫手,例如連儂牆出事,街坊會「踢拖飛撲」落街「幫拖」,「在 Telegram 發消息時,我沒預期有這樣多人落樓,約有二百多人... 大家就是不驚。下面發生了事、下面有危險,一般人都會選擇不下去嘛!但大家都選擇落樓,呢個係好大嘅一步啊。」

Kenny 覺得,類似美孚壘球棍襲擊事件無非是要令民眾害怕噤聲,在每一區都可能「去到你屋企門口」, 不過這亦正是考驗香港人的時刻,究竟到時是否舉手投降?他認為港人除了保護自己之外,在「與壘球棍的距離」之間,仍有很大空間能堅持抗爭。「他們想放壘球棍在你心裡面,令你每一晚也想到這根壘球棍、想你驚。」他說。「壘球棍可能會打你、可能會愈來近,但大家仲喺度; 橡膠子彈可能打得愈來愈近,但大家仍在堅持...最有效是大家站在一起,只有你仍在他們身邊,才能保護到彼此。」

極權政府對付異見者的手法,從來沒有變,來來去去都是一招「恐懼」,緊接是鼓勵人性自私一面。「由林鄭叫人要與暴力示威者割蓆,到發生(721) 襲擊,以至出動高規格武器,都是想百姓遠離衝突的地方,好努力叫你做個自私的人。偏偏遊行集會,大量市民就會出來,證明行不通,因為真的是民不畏死。」

對他來說,美孚是個重要的指標、香港的部份縮影:「冷漠、中產,美孚人慣性用錢解決問題」,而在發生襲擊的翌晚,街坊竟然還「迫爆」橋底,反映了在過去幾個月,香港、美孚都正發生重大變化,在來自四方八面的壓力下,香港人、美孚人都在「撐住」,仍在繼續堅持。

「如果美孚當晚發生咁嘅事,都有近二百人來,我好有信心,『各家自掃門前雪』不會是香港主旋律。」他說。「下面有衝突、有人揮壘球棍,都咁多人照落來。612 衝立法會,之後出橡膠子彈、布袋彈、海棉彈...大家都照樣出來遊行。這代表了大家已不再恐懼,不是覺得(政府和警方)不會搞和理非,而是『你搞,我地照出來』。」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