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ocial media 上的訊息戰,是更激烈的戰場

2019/8/20 — 16:20

資料圖片,來源:Glen Carrie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Glen Carrie @Unsplash

當政府成功將視線轉移到暴力,包括和理非也在「有鬼」和「核爆都唔割」之間折騰,大家可能不知不覺間已經深陷 social media 上的訊息戰,即是學術上 Disinformation 與 Mal-information 的操作。

最恐怖的是,接收和發放得越多訊息的人,越不自知被操縱在國家級的訊息戰中。Facebook 與 Twitter 昨天宣布及證實了有大量由中國內地發動,操縱輿論和發放假訊息的帳戶,其中 Twitter 已暫停超過 20 萬個相關帳戶及當中近千個有組織和以協調方式行動的大型帳戶群。

這也引證了近月網絡及社交媒體上充滿海量有關香港局勢和抗爭運動各類資訊的觀察,商業的宣傳訊息當然被淹沒了,而事實上不少廣告商這陣子也煞停了不少廣告項目。

廣告

以前討論過在媒體行業碎片化持續的情況下,品牌和 e-commerce 平台一早已經加入廣告業分一杯羹。數碼廣告的營業已經成為幾個龍頭集團的收入命脈,而「聆聽」用戶和把握用戶的喜好就成為宣傳工具的武器。同一道理,要影響受眾接受訊息的意見,不僅主流媒體,數碼媒體上的各類生成內容很容易就會成為一個傳訊武器。

根據 Global Disinformation Index 率先向 CNN 披露將於 9 月發布的一項新研究,極端主義和虛假信息網站上帶動的廣告收入,每年至少達 2.35 億美元。這些傳播仇恨或虛假信息的網站不僅具有意識形態的影響力,更是為了賺取豐厚的金錢利益。對於這類網站,之前不少大品牌也對它們聞風喪膽,積極為其線上廣告媒體的投放策略作應對。

廣告

這個現象似遠還近,近月事態發展,已一步一步證明中國正以類似操作去應付香港問題,因此各位每天上 Facebook 和 Telegram 的香港人,在不知覺間已被操縱。

更可怕的是大量「假新聞」都不是從任何新聞傳媒的社交網站平台發放,而是透過各類社交媒體的用戶,在沒有分辨資料真假的情況下就立即轉發,結果不實消息迅速擴散,形成「破壞力驚人」的訊息。

這類不實信息,在中國所謂的互聯網防火牆內,得到有效壓倒性的控制力,容易被壓制下來。同樣,正因為這種中央集中監控資訊的能力,讓媒體和社交媒體成為一場信息戰中的工具,在過去一段日子裏,或許已經具成效地在牆內外引入香港這場運動當中。

這個星期,大家不難發現社交媒體上流傳更多在國家層面、中英文網媒發出和大量社交媒體專頁,甚至個人專頁及用戶激起的民族主義和反西方情緒的內容,並且透過操縱圖像和選擇性修剪過的影片,來打造抗爭者是暴徒的形象和「證據」。有分析員指出這些內容可能正為官方開始將示威活動説為恐怖主義前奏助力。可是,錯誤的信息製造兩極分化並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和延續,加強人們間的政治分歧,誤解和持續地被信息操縱。

大家如果沒有接收不同立場和政治取向的媒體資訊的話,有時很難分辨內容的真確性,甚至會因為長時期因為被動接收某陣形的訊息而影響判斷力。「有圖有片有真相」明顯已經不足夠了,現在觀眾更要靠收看 live 現場直播來了解一手現況。

互聯網上流傳的虛假或誤導的信息一般被歸類為「假新聞」(fake news),它們通常有政治動機或商業目的,可是大家對假新聞的理解也有不同的爭議。學者一般建議用 information disorder(信息扭曲)來取代假新聞這名稱,而 UNESCO 有刊物就把信息扭曲分為三類:

  1. Disinformation: Information that is false and deliberately created to harm a person, social group, organisation or country
    虛假信息:為傷害個人、社會團體,組織或國家而故意製作的虛假信息
  2. Misinformation: Information that is false but not created with the intention of causing harm 
    一般指錯誤的信息,但本身沒有為了造成傷害的意圖
  3. Mal-information: Information that is based on reality, used to inflict harm on a person, social group, organisation or country. 
    惡意信息:基於現實的信息,再用於對個人,社會團體,組織或國家造成傷害。

The Global Disinformation Index 評估網站傳播虛假信息的風險,並根據透明度對其進行評級;它把 disinformation(虛假信息)定義為有目的和/ 或惡意地傳播不準確的信息。虛假信息爆炸性的傳播力,原來並不是純科技驅動的。根據 MIT 一項有關 Twitter 上真假訊息的研究,學者指出在所有類別的訊息中,虛假訊息比真確訊息更迅速、更快、更深度、更廣泛地擴散。虛假訊息的傳播,基本上並不主要源於程式機器人的運用,反而是因為人們轉發(retweet)所致。

在社交媒體或即時通訊工具信息戰的博弈上,懂得轉發資訊成為關鍵,而懂得「不亂轉發」也是十分關鍵的。

可是「假新聞」及「信息扭曲」是否可以容易被發現?除了有科技公司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嘗試打擊假新聞,今年 5 月 IG 推出先導計劃,讓 Facebook 的 fact checker 專員審視有問題的相片和貼文;所以 Facebook 和 IG 現在都可以讓用戶舉報虛假訊息。

要確定信息的準確性,可以留意以下幾個部分:

  • 發放人來源和是否有具公信力的媒體報導過;
  • 內容使用的文法和文字,會否傾向偏頗和主觀;
  • 傳播特徵 — 信息傳播的模式,如透過改圖,不同影片或相片整合而成等。

未來香港要進入下一輪的選舉工程,我們可以借鑑芬蘭的經驗,從教育體系開始讓民眾認識如何應付假資訊,將事實核查(fact-checking)、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與選民識讀(voter literacy)相結合,認真地提高民智,也不妨更用心都地為身邊家人和朋友提供真確的資訊,及糾正信息扭曲的現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