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Interview》:諷刺與自嘲的文化戰 (上)

2014/12/30 — 10:33

作者按:文章內有關於電影《The Interview》的內容劇透,未看電影者請慎入

嘩眾取寵的電影世界上多是,但一套電影能夠招至兩國之間發動網絡戰爭,甚至把恐怖襲擊掛在口邊,聲稱要不惜一切阻止該套電影上映,看來只有剛剛近日在美國少數電影院與在網絡平台發表的電影《The Interview》才有這鼓威力。

《The Interview》是一套關於兩位兩位脫口秀主持人 (由搞笑演員占士法蘭高 (James Franco) 及薛夫洛根 (Seth Rogen) 主演) 受邀至北韓訪問大獨裁者金正恩,過程中被中情局徵召出任務,要二人協助美國政府刺殺北韓領袖金正恩,當中當然鬧出不少笑話,更有數之不盡的低俗與瘋狂橋段。最終二人不但成為把金正恩在鏡頭面前炸死,而且也成功把北韓轉型為民主國家,實現一人一票普選國家領導人,其荒誕程度完全不亞於多年前另一套關於北韓領導金正日的諷刺動畫《Team America》。

廣告

電影正式在美國國內少數戲院上映,與在部份互聯網的媒體平台發放後,正如外界一直預料,影評正如電影題材一樣的具爭議性,拍案叫絕與批評它雷聲大雨點小的兩極化評論比比皆是:有言它的拍攝手法與嘻笑怒罵方式低俗得像《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有的則表示由於電影公司一早事先張揚金正恩在電影中的死訊,《The Interview》變成一場為金正恩倒數死刑增添戲劇效果的鬧劇;但無獨有偶地每一篇影評裡,也有對飾演北韓領袖金正恩的韓裔演員Randall Park 給予正面評價。那麼,究竟《The Interview》是一套應該如何評價的電影?我們可以從嘲諷、對美國外交爭議與如何反映北韓現實作參考討論。

討厭這類電影的人,固然認為電影中的兩位主角,不斷地使出無恥與低趣味的搞笑方式,以為可以取悅希望花上兩個小時獲得簡單娛樂歡笑與廉價笑話的觀眾。但不少觀眾卻認為,占士法蘭高及薛夫洛根都是用上最無稽的搞笑方式,都是他們已經習以為常的喜劇手法,不會打動他們,因此不少主流觀眾都視《The Interview》為劣作。

廣告

但若把《The Interview》的諷刺手法再演繹出更深一個層次,並參考占士法蘭高及薛夫洛根的前作,便更能把這套電影背後的潛台詞凸顯出來,而且其實可以理解《The Interview》中兩位主角的庸俗演出,實在是反諷著這種「荷里活式」搞笑模式。片中一開初便已歌手Eminem 在占士法蘭高主持的專門炒作明星無聊私隱事的脫口秀節目《Skylark Tonight》,公開自己是男同性戀,引起公眾狂熱地追看該節目,借以諷刺美國人對明星同性戀傾向擁有難以理解的著迷,且因為對這類題材的無知,才會令這類電視節目在美國社會大受歡迎,取笑美國人的bad taste,更加因為這類bad taste,使薛夫洛根在酒吧中聽到他一位在 《60 Minutes》(較正經的新聞時事節目) 工作的好友說到現在關於媒體工作價值的轉變:「現在做這類搞笑節目才是新聞的出路」,正就是取笑美國媒體生態當下的問題。

另一類最主流的低俗政治笑話來源:「種族主義」式歧視在《The Interview》中也是出現次數最多的一種。當中,例如當作為節目《Skylark Tonight》的監制薛夫洛根收到來自北韓當局的電話時,以「Me So Solly」(正音為me so sorry) 的亞洲人英語口音來取笑英語不是母語的亞洲人無法讀出「美式正音」的文化歧視;另外,就在占士法蘭高成功取悅金正恩後,金正恩為他送上一隻小狗作禮物,並說出「帶牠到一處不吃狗肉的國家」,借以諷刺還是有人會吃狗肉的南韓,而且,就在二人最後離開北韓時,說笑地提到「不如我們游到日本海」,取笑南韓人把「日本海」稱為屬於自己的「東海」;

同時,飾演北韓領袖金正恩的韓裔演員Randall Park ,他的韓語發音與文法也有些「奇異」,這些都是電影中帶有強烈種族歧視的位置。雖然如此,但《The Interview》把這些帶有政治不正確的種族有色眼鏡戴上,而且刻意地不斷重覆與予以無稽地無限放大,結果引來不少美國觀眾捧腹大笑的共鳴,正就是要取笑這群無知的美國人,到今天的二十世紀還是以這些低劣的無知作為趣味來炒作,以無知來諷刺他們的無知。

其他較為明顯的取笑「荷里活式」無稽笑話,就是把那些荷里活電影中經常出現的不合邏輯劇情,以喜劇與極度誇張的方式演繹出來,變成另一種自嘲的笑話。例如在與金正恩的電視直播訪問中,因為透過直接問下極尷尬的問題而觸怒了金正恩後,被他拔起槍忽然射殺的占士法蘭高,他卻可以仿似什麼也知道的料事如神的先知一樣,原來早已穿上避彈衣,以取笑荷里活電影中什麼應該理所當然發生的都應該發生的無稽合理性。

而且,每逢英雄式荷里活電影的結終前,在收拾爛攤子後,必定會一些男女主角在經歷生死之間的危難後,來一個劫後餘生的擁吻作結尾,《The Interview》也借以來表現這種庸俗來取笑這庸俗。就在最後薛夫洛根成功逃脫後,在難分難捨之間便與北韓女軍人Sook  (由Diana Bang飾演) 激吻一番作別,就是要帶出自嘲效果。

自嘲取笑題材在全片中唯一一項有「眼高手低」之嫌的,或許就是對男同性戀的諷刺,未能如前述的成功。全片中兩位演員花了不少篇幅以「肛交」或「男同性戀」的舉動來作搞搞笑內容,然而卻多是單純的無知取笑,換來只是觀眾感到低俗與疲累的反應,略為失敗。就如占士法蘭高與薛夫洛根首次與CIA特務會面時,就諷刺地指出CIA一次派出一男一女的特務前來找他們,除了以女特務挑逗他們外,也是刻意地作多一個部署,就是若是當中一位是男同性戀的,也可以在兩位特務中選舉男的那位,都是一種未有深度的bad joke。

另外,薛夫洛根在取得CIA以火箭運送到北韓的「殺人包」時,由於埋伏在附近的北韓軍人未幾就會來到,為了避免被他們發現,結果薛夫洛根唯有把它塞進肛門內,片段中充滿「肛交」的低俗味;另外,金正恩與占士法蘭高在酒池肉林的派對中互相擁吻,也是來過份刻意地賣弄與諷刺這種感情關係的表現,都是該電影中眾多諷刺題材中,較為失敗的一種。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