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y are coming for you

2019/8/14 — 10:22

自 721 至 811 之間,香港特區和北京政府,以及香港各界的取態,開始有微妙改變。街道上有血腥而毒辣的軍事鎮壓,香港人自 6 月以來死傷慘重,而香港真正的政商權力菁英,此刻也叫苦連天。

雖然一眾大孖沙沒有流血,但他們才是這次政變的最大攻擊目標。雖然林鄭修例失敗,但香港的局勢在北京來說,意外成為了一個引蛇出洞的局。

大孖沙的難題

廣告

運動初期,北京十分迷惑,她不知道為何香港人在消沉幾年之後,突然全面反抗,連商界都紛紛表態。721 元朗襲擊之後,一班大孖沙組成的香港總商會表態,要求特區政府應「正式撤回」送中條例、譴責暴力、表現不稱職的官員必須問責,又支持成立調查委員會等等。

總商會的最高層理事會成員,幾乎就是香港的「政治實體」,包括長和主席李澤鉅、滙豐副主席王冬勝、中銀香港副董事長高迎欣、渣打中華地區行政總裁洪丕正、中電副主席阮蘇少湄、港鐵行政總裁金澤培、國泰主席史樂山和業務多樣的盛智文等等。

廣告

之後發生了甚麼?就是幾乎肯定有協調元朗鄉黑的中聯辦,突然收聲,由更高層級的港澳辦控場,在 729 破天荒舉行了記者會,強力撐警。同時我們開始在示威現場發現更多廣東武警,還有福建幫南下,把形勢搞得越來越亂,越來越血腥。這顯示有關當局並不打算從根本解決問題,也無心機理解香港問題的根源,他們在 7 月尾轉變了戰略,採用毛澤東式戰略,「以大亂達致大治」。

在這個中國一手推動的緊急狀態之下,打傷打死示威者只是表子,裡子是脅大義和流氓,迫大孖沙和較不受帝力的社會賢達表態和知難而退。福建幫、「同志們」,展示給我們看,也展示給港英以來盤據在香港的本土菁英集團。這是陳兵威脅。

41 個成員的地產建設商會表態支持平亂國泰出聲明撑警交名單、匯豐有奇異的高層人事變動、中銀歸隊撑警“遠至台灣的飲品業要表態「支持一國兩制」、警隊最近的命令幾乎可肯定是公安發出.......這是中共當初進入上海的節奏,只是拉長。

不棄城,就批鬥,逐個財團批鬥。之後就是中小企、學者、明星甚至意見領袖。太古面臨政治壓力,新鴻基又要出聲明「譴責暴力」……一切只是開端。

反送中的政治黑天鵝,對北京來說是難題,但同時是有望推動「真正回歸」的突破點:通過動亂狀態將香港的舊機構洗刷一空,換血。

用新移民在基層換血容易,但不是決定性的,頂多只是將泛民的六四比消化,但議會不過是個陪襯。香港真正回歸的障礙,是上述的英資港資和公民社會。平時他們雖然是建制派,或保守派,卻終究不是自己人。據說北京說要盡快平亂,然而繼續亂下去對他們亦是好事。

在周星馳電影中,只是一個丐幫也好,「你叫朕怎樣放心」。一班沒有資本的人要求香港獨立,比不上一班擁兵自重的真社會賢達。即使他恭順,都被北京視為叛服無常。他們這次已經表達了正常意見,便犯了死罪。提出要求已經是反黨,這是黃子華在顛峰期對 64 事件的評論。

They are coming for you

所以問題不是叫不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或者我們有沒有大台可供談判,而是對方早就把香港人當成敵我矛盾。

國家不會與恐怖分子談判,先鋒黨的鬥爭哲學也不會容許敵我雙方長期共存。兩個月來,他們不理會五大訴求,也不肯獨立調查,那麼我們有大台去談判,對方就會改變嗎?明顯是不會的。

中方繼續進攻,側映出她認為香港有未馴服的部份。越高層次的越是清洗目標。They are coming for you. 法律最保護的是資產階級,因此中共故意將香港推向裸命叢林狀態,劍指何方,呼之欲出矣。北京希望香港資產階級離場,或者馴化成唐英年,其餘的就不想容了。

然則,香港是否不反「送中」,委曲求存,中共就無法入手呢?在旺角警民衝突(2016)之後,一些社運老電池說激烈抗爭得不償失,令事情加速焦土,好地地任之慢慢赤化,反而無咁差,諸如此類。

在命定中死裡求生

事實當然不是如此。《送中條例》是特區和北京主動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推行,令香港變成搜捕外國政商科研要員的陷阱,令中方多一種反制武器。如果成功通過,結果同樣是外資離場,經濟動蕩,一直假扮自己沒有積極參與的北京,同樣會進行高層換血,加速購買戰略資產,同樣得其所哉。

所以,是否玉石俱焚,不是香港人選擇的,也不是香港人能夠拒絕的,香港接受「回歸」,亦同時接受了這個宿命。習近平國策不變,香港始終也走向玉石俱焚,只是慢慢俱焚,還是即時俱焚之分。

但香港人沒有放棄,他們不屈頑抗,成功將香港問題國際化。前線固然付出極慘重的代價,然而這也是在中共快打慢打都可以的換血死局中,為香港人殺出了一條血路:警暴被誘發被揭露,為香港人引出了必須死咬到底、永續追究、積極利用的救命索。

除了軍事鎮壓,敵方瞄準香港既有的社會菁英結構,進行長期而持續的清洗,他們要將香港一整代菁英(不管老嫩)滅絕,斷絕香港社會的鬥爭和自治能力。

因此港人也不能幻想息事寧人能夠換取空間。美國要向中國討債,此大形勢,不是香港人的意志可以左右。香港「前送中」模式的繁榮,無論如何都是無法繼續,因緣成熟,自然瓜熟蒂落。

我們對中國恭順,中美之間就不會爆發貿易戰嗎?貿易戰既然開打,雙方都會利用香港來做籌碼、以香港攻擊對方,再加上中國對香港「完全回歸」的願望和國策,構成了香港人始終要面對一個宿命大劫的客觀條件。

災難不是我們自招,也不是前線抗爭者召來,他們只是抵擋,守護香港的戰略地位和尊嚴,使香港人在中美戰爭之中,還能主動發出一些微音,不致於成為像上世紀末一樣,在中英之間完全被噤聲。

面對食人者的自衛

不割席不只是現場的守則。擴大來說,社會賢達這次不能與前鋒割席,因為前鋒正是拖慢中共「清鄉」的速度,令你暫時還安全。前線和後方絕對是唇亡齒寒,只能連合,成為一個守望相助的民族,是我們唯一的出路。很多人怕民意逆轉,但世上有甚麼權利比「生存權」更高?有甚麼比自衛更道德?香港人只是自衛。

這是中共入城前的上海、國軍登陸前的福爾摩沙、紅色高棉進軍前夕的金邊。只是在香港食人肉,也許穿西裝、用刀刃,但他們來的目標始終是食人。無論戰果如何,香港都不會再像以前一樣。

毛澤東主張,人民內部矛盾,可以採用「團結 — 批評 — 團結」的方法解決,但對付「敵我矛盾」,只能以一方對另一方實行「專政」告終。

所以,放棄恢復正常的幻想吧。「滲沙 — 鬥破 — 清洗」,香港已進入第二階段。丘吉爾批評張伯倫的綏靖主義時,留下如此歷久常新的名言:

「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