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o be or not to be — 梁耀忠的選擇

2016/10/13 — 1:16

梁耀忠(圖片來源:梁耀忠 facebook)

梁耀忠(圖片來源:梁耀忠 facebook)

不是梁耀忠心中那條蟲,無法確定梁耀忠當時在想的是甚麼,下文純粹推論。

綜合今次和各議員傾談和對議事規則的粗淺認知,今日梁耀忠的身份是「會議主持人」,不是「主席」或「代主席」。

這個身份的分別非常重要,因為「主席」「代主席」可以執行議事規則作出「裁決」;而「會議主持人」只是主持會議,僅此而矣,議事規則沒有賦予主持人任何權力去做任何事。

廣告

在立法會議員宣誓後,到主席產生前,出現了「權力真空」,誰也沒權執行議事規則,而主席選舉的主持人(即梁耀忠),理應只是主持「選舉」,就是議員進場、投票、點票、宣布結果,完了。

廣告

吊詭在於,這次的主席選舉,殺出了「梁君彥國籍」和「議員宣誓未完成」兩件事,就給梁耀忠拋下了一個極大的難題。

如果嚴格按照議事規則,這兩件事都「並非」他這個「會議主持人」所應該和能夠處理的事;另一邊廂若果無視這兩個議題,直接進入投票選主席,常理程序上又覺不公。

所以他選擇了某程度的中間路線,容許游蕙禎等3名未完成宣誓的議員留在會議上,並讓其「發言」,並允許所有議員提一次規程問題。

然後,他抽身而去,將「程序不公」的結果拋給石禮謙處理。

但背後還有一個可能更令他掙扎的選擇。

如前述,當時立法會處於權力真空,在選舉主席這一環節中,全世界權力最大的就是他梁耀忠,議事規則沒有訂明他有權做任何事,但反過來,也沒有訂明他「不能」做任何事。

如果他要做一回吳亮星,他絕對可以這樣做,因為當刻根本沒有任何條文約束他。

很多人提出很多構想,例如不斷休會、直接取消梁君彥資格等。

資深議員如梁耀忠,絕對知道他不應該動用所有的「剩餘權力」,為所欲為,這是對議會對規則的踐踏和濫用;但當你面對的是這個粗暴不義的政權,不公的議會設計,只要有票有權就有風駛盡的對手,還和他說程序、道義,是不是太傻?

設想若一開始就是建制派當這個主持人,他們必定會毫不猶疑用盡所有可能的權力,但要對付無賴,自己是否就要做無賴?

對付奸惡的敵人,是否就應該更奸惡?

that is the question.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