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reegun 退黨參選有乜出奇

2016/6/2 — 17:41

鍾樹根,圖片來源:鍾樹根facebook 片段截圖

鍾樹根,圖片來源:鍾樹根facebook 片段截圖

美德每兩、三個月都會約游老師喝早茶,一來看望一下他老人家,二來也可以就着最近的政局向游老師請益一下。今天早上,我們的話題當然離不開 Treegun 不獲「禮義廉」推薦參選本年度立法會,並有可能退黨出選,這件事看似政壇震撼彈,但在游老師口中卻來得輕描淡寫,只是冷冷地吐了一句:退黨參選有乜出奇?

怪就怪自己訂啲規矩訂得唔好。何況 Treegun 無運行,佢都唔係今日先知啦!早兩個月前,喺「麗紫路」已經公開左啦!游老師一言驚醒夢中人,怪不得四月左右,Treegun 便打出「要本土,不要分離」的文宣;但為什麼問題出在規矩訂得不好呢?美德便請游老師說個明白。

游老師「幹掉」一粒燒賣,喝一口茶,清清嗓子道:時間回到2011年特首選舉…當時既得利益集團全宇宙都以為糖糖「坐定粒六」,認為方丈無運行,陪跑居多,而當時西廠亦的確有人給了方丈一個錦囊,寫著:凡塵別戀,去得安然!方丈最初都認為天命不可為,又擔心遭天遣,一度萌生退意。

廣告

今日局面 源於特首選舉

豈料,日子一天一天地過,香港的上空仍然天朗氣清,方丈發現,原來所謂的天遣,只是自己疑心生暗鬼,信則有,不信則無,遂越戰越勇,結果還奪得了大寶。這個先例壞得很,讓各路人馬清楚知道原來皇命是可以抗的!

廣告

後來,「約道七號」之後,糖糖行情越看越低,滅絕師太竟然可以私下與選委接觸「收飛」,意欲挑戰方丈,就更令人知道,原來說好的軍紀,早已蕩然無存。及後風雨飄搖的「十月圍城」,滅絕師太不但沒有幫手救火,反而是趁火「收飛」,就更令人覺得「有無攪錯,洗唔洗心急成咁!」那張身穿血紅色的套裝,在日月報的半版專訪,更被北大人以:「太扯了!」來形容。

另一方面,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時,北大人因反國教一役,已經覺得建制陣營,過於「熟口熟面」,久守必失,必須盡快換一些新面孔,無奈當時,建制仗著資源優勢及「自己人吃自己人」的手藝,而取得了好成績,換人之說便成不了主流。硬的不成,便唯有來軟的。

大班長不聽西廠指令   霸龍頭寶座 

當時北大人,指示西廠先處理「大班長」,就是以「全國大代」之位,換「區議會 - 立會龍頭」位置。最初一切按本子辦事!豈料大班長成為了全國大代之後,便稱:「班細唔想佢走喎」!反口繼續安座龍頭寶座。這件事令西廠足足寫了兩本電話簿的報告。若不是其後「等埋劉皇叔」,大班長還想把位置世襲給班長仔呢!

及後,佔領事件逼在眉睫,西廠中人大部份是古墓派第子,全部都是「活死人」 ,極少到地區作實地考察,對民情掌握有限,小瀝源的前節度使,最出名的地方就是還未到下午5:00,便已經「換定短褲仔,等打乒乓波!」在一籌莫展的情況下,四個辦事處竟然定了所謂:「底線思維」策略。即凡涉及「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及廣大群眾利益,各方諸侯可以先斬後奏。」

根據游老師的描述,當他接到「底線思維」的指示後,便連夜趕上「麗紫路」力諫必須澄清及終止,否則將會做成群魔亂舞,建制陣營更加尾大不掉的局面。可惜,游老師的苦心被浪費了,其後的私煙、正芯、震中之流,游老師簡直是罵得牙根透血。

所以,游老師解釋說:「咁耐以來,咁多例子,都係證明緊你自己一直唔識管,亦唔好好管。要斬頭,又唔手起刀落。仲容許唔乖嘅孩子,反而有糖食。Treegun 與大班長係同一個鼻孔出氣,佢今日擁兵自重,喺到扭 seafood flower,係你自己一手造成,你怪得邊個?」

美德見游老師開始無名火起,遂即時轉話題,問游老師有沒有追看「瑯琊榜」 ?豈料游老師怒目地說:「七萬赤焰軍,不就是六四的英靈嗎?」美德一時語塞,那還是結賬好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