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atershed Hong Kong - The Living Monuments

2016/12/26 — 3:24

【圖/文:朝雲】

25/12 Watershed Hong Kong - The Living Monuments

(一)

廣告

為紀念香港保衛戰 75 周年,Watershed Hong Kong 仿傚英國傳統,發起 The Living Monuments 活動,各大媒體俱已廣泛報道。就像攝影的今昔重疊技術,有心人重踏先烈腳步,讓歷史重現人世之中。

別以為飾演軍人,不過換換衣服。他們都投身鍛鍊,學習步操,才能寓致敬於行動。且看他們下過的苦功。

廣告

(內有小小笑點。筆者一樣左右不分,望勿介意)

「我地想同大家講,75 年前有批人為左保衛香港而犧牲」

(二)

Kid (受訪者不願拍照)

Kid 的親戚當過華籍英兵,從小從其口中聽說軍旅故事,覺得重現前人風範饒有意義。在網上得悉活動便逕自參與。

***

陳先生 23 歲

「紀念香港保衛戰嘅活動不嬲都少,由出生開始都未聽過有咁嘅活動,值得紀念,所以參加。」

他說本土思潮不是推動他的主因,「我鍾意歷史,但依段歷史我地冇乜講過,我地要講返。」

***

余先生 20歲

***

余先生是嶺大歷史系學生,身邊正擱著一本《世界史的誕生》。

「本身讀歷史,對香港歷史好有興趣。但好多紀念活動冇觸及依段歷史,覺得有所空缺。難得係網上識到依個專頁,作為香港一份子,應該參與」。

「我留意(Watershed Hong Kong)個 page 已經兩年。去年佢地每日重溫當年戰事,開始追 posts。今年就應召演員招募。」

他也說本土思潮對他的決定影響不大。「唔剩係話呢幾年嘅本土思潮,由初中開始我已經對香港保衛戰有興趣。機緣巧合參加今次活動。」

***

冼先生 52歲 (受訪者不願拍照)

比較年長的冼先生是小學老師。「無論 97 前 97 後都唔全面。97 前講保衛戰,唔論東江縱隊;97 後就唔講英國同加拿大聯軍。我對歷史有興趣,覺得對英加聯軍唔公道,可能因政治原因而忽略左。」

***

Wong Sir 香港少年領袖團袖一級准尉

問:為什麼你會指導此次活動?

Wong Sir:我係警察出身,跟住加入華籍英兵。而家係少年領團袖嘅士官長,一直負責教操和紀律。今次係應邀指導佢地。

問:你點睇咁多年輕人主動探索二戰歷史?

Wong Sir:我覺得好正面。依一段係香港幾重要嘅歷史,但回歸之後好似唔多人提起。其實係回歸之前,都冇咁多人講,每年 11 月第二個星期日,我地都去中環和平紀念碑,有較為隆重嘅儀式,但一般市民剩係知道有公眾假期。近年大家更加願意記起,係好事嚟。

問:我去過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好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不惜山長水遠過去,都是第一兩年參加。你覺得和本土思潮有沒有關係?

Wong Sir:我覺得係好自然嘅發展。十幾年嚟好似有啲嘢愈來愈唔屬於自己,我地珍視嘅香港價值慢慢消失緊,大家感覺到,本土嘅思潮先至會出嚟。

如果大家有唔同嘅生活方式,我地接受到,就唔會有本土思潮。但可能佢地有啲價值觀,我地唔係咁認同得到,先覺得自己個套需要保護。

問:你們少年領袖團和基督教勵行會,申請校舍時都輸給青少年軍。會否同感不服?

Wong Sir:其實我都係見新聞先知。我地冇勵行會咁大反應,因為佢地會址真係好細,唔夠地方用。我地好少少,係西貢有營地,不過偏遠唔就腳,每逢活動都要召開旅遊巴入西貢。處理上係唔公平,冇理由成立咁短日子,咁少會員,而能攞到咁多撥款同撥地。如果係因為「朝廷有人」,我地唔覺得係 fair play。

***

年輕人主動向 Wong Sir 求教正確的敬禮姿勢。

(三)

75 年前,香港遭遇最淒涼的聖誕節。自此淪入敵手,不知何年何月重獲自由。但人的堅毅其實超乎想像,由陳寅恪蟄居太子道,到舒巷城《難苦的行程》,只要深明對錯,面對強權依然可以不投降。縱然微小,仍有亮光,點點光輝,至今不墜。

***

導賞員

一眾導賞員隨同左右,向周遭市民解釋活動的源由。

左二孫先生,右二 Reynolds 都是港大歷史系畢業。「基本上學校教育冇依段歷史。好專注講三年零八個月,但就冇講點解,兩三行輕輕帶過。」

「我細細個鍾意歷史,自己去圖書館摷書,亦識到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地想同大家講,75 年前有批人為左保衛香港而犧牲。」

***

服裝指導 Kevin

由喜歡 War Game 開始,Kevin 衍生收集軍服的嗜好。「香港的部隊好特別,雖然係殖民地部隊,但保護自己地方。」

儘管 Kevin 義務為眾人訂製軍服,指導穿戴,但服裝均由各人自費,所有人都是自掏腰包參與此活動。

***

Watershed Hong Kong 創辦成員 Taurus

Taurus 解釋,原來一切是機緣巧合,雖自一時意興,但就坐言起行。英國在七月舉行 Living Monuments ,他們看到 BBC 報道,朋友笑言為何不仿傚。「心動不如行動」,遂嘗試搭橋鋪路,花兩個月籌備,終有今日之功。

「我都覺得滿意,例如現場見到唔同嘅人都關注。例如剛才見到馬禮遜堂的校友,從前古諮會的非官守主席;亦有外國人攞住 SCMP 的剪報過嚟。」

「媒體的反映正面,吸引左好多市民;亦冇展示國旗或政治,唔會對活動有太多無謂揣測,大家都可以輕鬆了解歷史,所以我覺得今次活動幾成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