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E CONNECT 的虛偽

2017/2/9 — 14:14

林鄭月娥造勢大會的背景陳設

林鄭月娥造勢大會的背景陳設

在港台議事論事的訪問中,聽到林鄭月娥前司長提到自己在過去十多年,都會透過親看每一封市民的來信和電郵去了解民情。可是我在 2015 年 10 月[1],因聽到前司長講市民要求官員(公僕)飲鉛水是羞辱時,特意寫了一封公開信給前司長,解釋市民活在鉛霾下的苦況,以及德國及美國官方化學物質監察機關有多關注鉛所造成的傷害(特別是嬰幼兒),卻只收到助理的回覆:「會將信交給相關部門」。

之後,同一位助理再回覆,通知我去細閲水務署所成立「調查食水含鉛量超標專責小組」的報告[4],似乎想藉此了結事件。最可笑是公開信已經講到專責小組報告中的漏洞(在鉛水邨屋民住所找到與建築合約不相符及含鉛量超標的水龍頭),是水務署現行制度中的問題。到底前司長的閲讀能力是否有問題,還是親自閲讀市民來信是謊話?就囑咐助理用官腔回覆,hea 我這個卑微的小市民?

早前,前司長又説基於同理心(強調並非選舉工程),在傳媒鏡頭前,送了五百元給一名被逼由中國來港行乞的老婆婆,可是為什麼十多條鉛水邨居民、血鉛超標兒童、孕婦及學習遲緩兒童,卻完全得不到前司長的同理心和援助?只得到前司長膽自大的羞辱?

廣告

當鉛水聆訊報告[5]出了之後,儘管報告已指出水務署的抽取食水樣本方法有誤、標準過時和水務署發出永久水紙的荒謬(即是每一個物料只需提交報告一次,不論標準是否過期,物料有否更新,都可以永久有效)。但前司長仍然包庇相關官員,更要香港市民硬著頭皮接受精英團隊的「重大過失」及「認知不足」。

因為前司長漠視市民健康、福祉的處事作風,導致我每次同水務署和發展局的會面(已有三次會議,每次相隔大約半年),仍然只停留在抽取食水樣本的爭議中。更因為前司長說官員們沒有做錯,不需要負任何責任。而發展局為了掩飾水務署二十年來的錯誤,又花了大量公帑再聘請外國專家研究「適合」香港的抽取食水樣本方法(其實在鉛水聆訊調查時,已經有英美專家及標準指出水務署採用的方法不符合檢驗食水中是否含鉛、鎳⋯等重金屬的規格)[3]。當然,最急切需要訂立的食水安全法草案就遙遙無期!

廣告

前司長的膽自大作風,讓香港市民見識到問責制有多荒謬,所有高官明明都是市民公僕,卻可以妄顧市民的健康、福祉及競爭力[2]。幾天前的造勢大會中,前司長更自我 Connect ,又自我感覺良好,甚至夠膽競選特首。從鉛水事件可以見到,前司長膽自大是毋庸置疑,但又何來與市民「同行」呢?

 

李妙梨@前線科技人員


注:

1][2][3]節錄歐盟食水安全指令,2015 年的更新:

2. Sampling at the point of compliance shall meet the following requirements:
(a) compliance samples for certain chemical parameters (in particular copper, lead and nickel) shall be taken at the consumer's tap without prior flushing. A random daytime sample of one litre volume is to be taken. As an alternative, Member States may use fixed stagnation time methods that better reflect their national situation, provided that, at the supply zone level, this does not result in fewer cases of non-compliance than using the random daytime method;

4][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