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一跑

2018/2/23 — 9: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我已經沒有在新年訂下一連串目標的習慣,幾十年的做人經驗,正如 Maria Cordero 歌曲中有一句:「世事多變,豈可盡如人意,我一切決定,都似系無乜意義。」多少次,於年底回顧年初的目標,先不說達成率,很多目標回想起來其實不適合自己,事後客觀地反省,有時或會走錯方向倒頭來限制了更好的發展。今時今日,要預測一年的事情,太難,堅持做好一件錯事,嘥氣。

這幾年跑步,不論在元旦或是年初一,都會清早起床上山跑,遠離塵囂,走進大自然中迎接新一年來臨。一年之計在於春,太沉重,一年的第一天該怎樣開始好,也似乎沒甚意思,世事多變,只想靜靜地安頓身心,準備自己奔向未來日子。初一跑了好幾年,跟隨這套想法後,感覺到輕散,再沒有多餘的心理包袱,一路走過來,反而對未來抱有一種平靜的期盼。

年初一,在山上遇見的人除了會說早晨,還會道一句新年快樂。沒有人會說恭喜發財的,這一句頭號拜年用語,佔據我們大腦多年,見人就講幾乎都不需用腦,如今場景一轉來到山上,我們又不約而同收起「發財」的一句,換上「快樂」這祝福。是大家突然想到發財實在太庸俗,還是你我在人潮中拜年,有一種非說不可的心理壓力。發財若是沒有代價,真的可喜可賀,然而這問題我們心裏有數,想得多了也很累,難得放假不想多纏,說說無妨,除了在山上。

廣告

年卅晚節目安排緊湊,打亂了作息時間,早睡早起有難度,但仍想清早起床上山走一轉,在出動四出拜年之前,先好好安靜下來。初一山上,遇見的人稀少了,能碰面算是難得的相遇,薄霧中迎面走來,彼此眼神已有交流,大家可能有著近似的想法,此刻共鳴是無聲勝有聲。快樂原是很簡單,彼此點頭,微笑說句「早晨,新年快樂」,感覺好像注入了活力,煥發神采。年初一的山上,互相祝福的能量,夠我一整天的行程使用,新年收到有質感的祝福,令人感到心中富有。

城內幾許變遷山上一切依舊,大自然有其獨特時序,生生不息。大年初一,樹木沒有長出新年裝飾,人們喜歡的紅色,在這裡只屬點綴角色,今天是甚麼日子,對猴子們起不了任何意義,對狗年的狗兒們也沒有半點意思,這是如常的一天。春節,城內的節日喧嘩,過度消費,飲飲食食,麻雀耍樂,跟這裏毫無一點關係,人們的種種行為,從大自然角度來看總是不合情理。這種兩極的反差,於年初一的山上來得特別強烈。今年的初一跑,歲月靜好,我花了力氣上來,也得花更大力氣回去。

廣告

年初一,爭取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是好的開始。

Maria Cordero 的歌曲,由泰迪羅賓與林敏驄作詞,歌名為《要爭取快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