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阪馬拉松記行.流動的饗宴(上)

2015/10/15 — 11:13

(馬拉松 看世界編按:大阪馬拉松,將於十月底舉行。賽前先送上大阪馬戰記,為跑者加油)

世界不同的馬拉松比賽,如人間各種不同的餐廳。渣打馬拉松有如大學飯堂,這裡總是人頭湧湧、桌面杯盤狼藉,餐牌如渣馬T恤般十年同一款,職員也沒有甚麼好態度,但大家沒有其他選擇、被逼要幫襯。

快、快、快是這裡唯一的準則,吃得快、好世界,巴不得盡快吃完這碟螢光汁撈豬扒飯趕下一節課,大學飯堂,並不是來享受的。

廣告

倫敦、紐約、柏林、東京及大阪等馬拉松,則是海明威筆下的二十世紀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如果你夠幸福,年輕時已跑過這些馬拉松,你這一生都會帶著美好的經驗,再也回不去了,提不起勁再參與沉悶難頂的比賽。

每年的秋至春季,日本的關西相當精采。大阪、神戶、奈良、京都及姬路先後辦馬拉松。若果大家連中五元(以前還有機會,隨著日本的馬拉松越來越多人報名,中籤機會低了很多),而且口袋夠深,一口氣參加關西五連跑,肯定善煞旁人了。

廣告

大阪馬拉松是五連跑的序幕。當然,五連跑的機會,不是屬於我的了。

我去的那一年,已是五年前了,大阪馬拉松才剛辦第一屆。比賽規模和設計,有如東京馬拉松,但就打個七折。

那些年間,海外跑者抽東京、抽大阪,如探嚢取物般容易,豈有聽聞抽不中?大阪馬拉松的二萬八千名跑者,日本以外大概有一千人吧!現在單是台灣,應該也近千人了。

想當年,還有報了名的跑者擔心幅射(雖然福島在一千公里外),臨時不去了;也有心情七上八落的跑者,不知道應該去不去而在FB、在網路上問意見。

現在,誰會怕幅射而怕跑東京?大家更擔心抽不中籤呢!當年曾放棄參加的跑者,現在會否後悔呢?

馬拉松的起點在大阪城公園,十月底的大阪不冷,二十度左右的氣溫,對歐美人可能暖一點,但對怕冷的香港人剛剛好。四百年前,德川家康於冬夏兩役包圍大阪城的豐臣秀賴,千軍萬馬等發施號令進攻;今天則有近三萬跑友圍著大阪城,等馬拉松鳴槍起步。

大部分人在起跑線前靜靜等候,有一個中年大叔滿場飛,去到那裡都有跑手向他歡呼鼓掌!我當然沒有辦法一眼認出他,但幸好參與賽事的名人,都有寫上名字的特別號碼布。上前望一望,方知他就是聞名日本的「走之男」森脇健兒。

我第一次看見森脇健兒,是在同一年的泰國布吉馬拉松,當年他帶了一個數百人的日本跑團征戰布吉,並在 Pasta Party 上致詞。聽大會的翻譯小姐秋山潤子介紹,我才知道日本有個電視節目叫「走之男」。

據說,森脇健兒讀書時曾加入田徑隊。森脇這個本是已被淡忘的腳色,幾年前憑旅遊綜藝電視節目「走之男」才走紅,「走之男」,就是拍攝他由日本最北,一直跑跑跑到沖繩縣的首里城,沿途的所見所聞,包括認識的朋友、走訪的小店、當地的特產,有壯麗的地貌,亦有不太美的風景。

「走之男」受好評,也紅了森脇健兒,隨後還拍了「走之男二」、「走之男 F」、「走之男女子部」、「走之男 the Final」。(走之男 F,主要用兩三集為一個主題,例如三集跑完大阪 JR 環線、兩集跑完某段公路,跑的過程也不是鳩衝喪跑,有時會跟路人猜包剪揼決定方向,擲骰子決定跑多少個火車站等)

只有日本,才會有跑步為題的電視節目,因為跑步已是大和民族基因的一部分了。

這種節目,香港肯定沒有可能拍了。香港太小,一兩天已跑完了!況且誰有興趣看一個中年大叔跑步?就算是美女,應該最多五分鐘已轉台了。

當然,這屆比賽的焦點不在森脇健兒,而是當年仍是新星的川內優輝。

川內優輝於 2010 年初東京馬拉松一戰成名,這位名不經傳的琦玉縣年青公務員以 2 小時 8 分 37 秒奪得季軍。精英跑手安排在最前列,司儀逐個介紹時,腼腆的川內向後面揮手,附近跑手爭相與他握手。川內最終以 2 小時 14 分 31 秒跑第四,但仍是大阪馬拉松的日本第一名。

川內優輝一戰成名,令日本跑界有不少反思,因為川內不是代表企業的運動員,不需要代表企業參加日本流行的驛傳/接力賽 (Ekiden) ,訓練方式當然很不一樣。某程度引證一種說法,解釋日本精英為何跑不贏肯雅精英:因為太側重傳驛賽,而兩種比賽的性質並不同,不利培訓頂尖的馬拉松選手。

輪椅賽早十分鐘起步,包括一直爭取在香港設輪椅賽的本地運動員 Ajmal Samuel 。若不是他呼喊揮手,我差點也認不出他。起步禮沒有甚麼特別,乾冰蒸發的霧氣從起步處的兩旁湧出,蓄勢待發的跑手一躍而上。

待續…

原刊於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