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要跑到跑不動

2013/12/8 — 8:30

我一直都有跟朋友説,我要跑到七十歲,聽起來鏗鏘有力,字字無堅不摧,說了也很有滿足感。正是因為跑步難,做一件難的事還想要堅持做到老,樂此不疲豈不厲害。我一邊跑一邊說,眼神堅定一點,語調穩中帶勁,實在好難說得唔有型。然而,跑步這回事真的還未懂,孫爺爺74歲仍在堅持每天跑步,他跑了二十年馬拉松,家裡掛滿各個賽事的奬牌,每天五時起床跑一個多小時,還拍成了廣告。以後我這句說話,弄不好,還會被人家問到,為何只是七十歲。

七十多歲還能跑步今天不再是新聞,香港也有高齡馬拉松跑手如葉倫明先生(葉伯),有傳當時他八十多歲還永不言倦,在石澳山頭經常可見到他跑步的身影,實在令人敬佩。為加強效果,廣告裡多了一個 sound bite 「七十多歲的年齡,三十多歲的心臟」,一聽便明白跑步帶給孫爺爺甚麼。老人家跑步其實有甚麼好看,然而他正做着三十多歲人能做卻總是做不好的事,每天跑步。

他不是還能跑而是仍在跑,因為堅持跑步才能繼續跑步。

廣告

跑步這回事真的還未懂,在年青的歲月裡,精力充沛手腳靈活,然而這時候去跑步實在難得很,不羈的靈魂無法靜下來,無法投入跑步生活。人生一路走過來,隨歲月累積,愛過痛過錯過,才懂得領會細水長流的真諦,一種長久關係的建立,正如人生,正如跑步。還好,還好我仍來得及跑,三十多歲的年齡,趕緊把七十多歲的心臓回復青春過來。跑步能做得到,跑了你便會懂。

廣告

繼續跑步

七十多歲還在跑馬拉松,焦點都放在長者的堅毅意志身上,老了還走來走去不辭勞苦。長者跑步需要面對的不確定因素比年青時候多,身體能抵抗環境變化的能力也隨年月降低,不能一下子說跑便跑。他們仍在跑,只因在漫長的歲月裡跑步已植入身體的機能,成為生存的模式並一直運行至今。意志不再是每天早起去跑步的一事,而是他們從年青開始已投入跑步至今仍未改變的那份堅持。

鏡頭經常捕捉他跑步的背影,面前有不同的路和風景,他緩緩的繼續向前跑,景色緩緩後退。歲月始終會伴隨身軀點滴流逝,面對總有不能再跑的一天,雖是天命難違,也但願有日月星晨的眷顧,能免於生病免於跌倒,留這告別長跑的一天給自已決定,不再是要跑到多少歲,而是要光輝地把它完成。「我要跑到跑不動」,真正字字鏗鏘,孫爺爺說得真有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