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星

2015/11/15 — 9:00

eddygo / dchome.net

eddygo / dchome.net

每當毅行者比賽臨近,大帽山的身影會浮現腦海。叢林中的水塘,橫陳山腰的大石,清秀而孤高的涼亭,遠眺石崗平靜的夜色,日子越是臨近,大帽山的身影越趨立體。登上晚秋的大帽山,隨著高度變化,四季景緻盡收眼底,在前往山頂的路上,永遠有一條純白如初雪的線條,夜𥚃在柔弱的光線下,引領我到麥徑的最高點。

沿白線步向山頂之處,仰臉深呼吸一口穹蒼下的冷空氣,星河的璀璨頓時展現眼前。麥徑的一百公里,只有這裡能夠與繁星相遇,山下華燈的亮光未能登上這高度,迂迴曲折的路徑轉進山嶺之中,剛好隔絕塵世。你傾注全身的力量,攀越所有的山頭,麻醉半身酸痛,終於走到這裡來,站在最高點,之後的路便是隨心所欲。這一口冷空氣,讓你清醒一陣子,視線從白線上起飛,觀看迷人漫天星宿。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會想起誰,或會覺得星塵裡總有一顆星,是屬於自己的。

廣告

我們都喜歡星星,望著它,可以把累人的事情拋諸腦後,因為如此喜歡,凝視遠方的星星,總會帶點幻想。山頂上的星光,映照石頭上呈現薄薄的一片銀灰色,晚上的大帽山,只要有星星出現,便會有觀星客到訪,身穿厚厚外套,設好相機焦距,帶著幻想守候,期待一幅星際漫遊的畫面,落在他的鏡頭中央。你走過麥徑的日月星辰,說厭倦,卻每次仍有新發現,當你見到星河燦爛,發覺自己仍會幻想,造就了這夜的星空奇遇。

香港沒有高山,也沒有山岳旁的小屋,寒夜裡,供登山人仕停留竭息,無論何時也為他們遮風擋雨,充滿人情味。然而在大帽山的登山口,有一處小食亭,大帽山不能沒有它,也如夜空中的星光,相映山頂的稜線至為合襯。離開山頂沿白線開始下降,雙腿完成艱巨任務後盡情控訴,向下走,在抽筋邊緣徘徊,力度稍一不慎便崩潰,只好耐心處理輕柔踏步。在寂靜的路上,除了繁星,我知道遠處有一小食亭,在這白線的盡頭,她一定會在等候。

廣告

山巒起伏,遠遠看不到的小食亭,屋簷下的白光燈,有她親切的笑容,點綴大帽山的夜空,像那銀河星星,更像那柔柔光輝,為你解痛楚。這夜的星星沒有特別多,只是平日無暇細看,在你沒有到訪的日子,它們如常照耀,就如小食亭的那個她,每天默默守護,等待你的到來。縱使雙手做過不停,她仍是說說笑笑,仍會讚賞你登上了大帽山的努力,她的鼓勵,能在崩潰邊緣把你拉回來,繼續走,她說你能做到,也曾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

毅行者當晚,你或會很專注時間,匆匆離去,又或者你已經有了支援隊,不要緊,在你看不見的地方,在白線的盡處,她仍然為你們送上祝福。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
可會想起我
可會記得當年我的臉
曾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

我像那銀河星星
讓你默默愛過
更讓那柔柔光輝
為你解痛楚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
可會想起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