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棄賽

2016/11/6 — 9:00

這詞語很難說出口,莫說賽前想與跑友輕輕討論這想法,就連「棄賽」的意念也自覺帶點禁忌,說到嘴邊又把它收回。賽前你感覺到不對勁,身體發出某種訊息,卻被體內一種莫名的力量重重壓下,封印負面消息於腦海深處不見天日。漆黑中「棄賽」這意念被套上各種世俗枷鎖,失敗、軟弱、浪費等惡名只是其次,迎難而上,不屈不撓,人定勝天等誓詞以正義之師緊抱著自己,令人透不過氣。面對一些自己不甚清楚的想法,說棄賽,縱使有充分理由,總是難於啟齒。

任何長途賽,從起跑當日倒數一段日子,跑手們緊密備戰,比賽其實老早已經開始。為達至最佳狀態,除了一連串的恆常練習和努力不懈的強化訓練,你還會悉心調節身體狀況,起居飲食的習慣也逐漸改變了。日子慢慢過去,在重複的每一年當中,你越來越投入,像是生命中找著了重生的力量,日子從未如此充實,感覺到活著真好。每次練習後帶給你的實在感,身體變化為你帶來的滿足感,非筆墨可以形容,也不是朋友們容易理解的。

一切你的改變,產生出漣漪,如遁因果的微妙關係,引發更多的改變。新舊交替的朋友,喜歡與不喜歡去的地方,購物習慣,談話內容,甚至乎工作表現和家庭關係等,種種生活細節,加起來,自己其實經歷了一場巨變。玩長跑,付出多少很少去計算,因為我喜歡,然而改變的影響程度卻很明顯,無論你喜歡與否,身邊總有人承受著自己的改變。細心地加起來,實在不能說沒有甚麼代價。

廣告

代價難以言喻的賽前準備,一場重要賽事,如投資了一隻愛股。擁抱它,曾帶給你驚喜的回報,與它同行的日子,雖然也有起起跌跌,千里之行,一直以實力取勝往績彪炳,這項長線投資確實是閣下的明智之舉。可惜,如今風雨飄搖,你堅定不移,縱使負面消息不斷,只因過人的忍痛能力,在困難時刻不離不棄,憑藉心底某些信念,仍然堅持下去。是獨具慧眼,或是不想就此埋單了結,離開是否比留低更困難,其實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毅行在即,當全隊人員(包括支援隊)隨著日子臨近,心情越來越興奮,這時候來一場反高潮,因某種原因說棄賽,難度真是高得很。棄賽毅行者,我未試過,每年一踏進十一月,每天便是戰戰兢兢,不容許有半點差錯。出差上飛機戴口罩,應酬時滴酒不沾,不吃魚生不打邊爐,不讓自己陷入「棄賽」這深淵。這便是遊戲的一部分,比賽已經開始了。

廣告

說棄賽,最難頂是後悔,望見天色放晴,身體狀況雖然欠佳,仍然覺得應該一闖,只因現在無聊得很。這不是馬拉松,毅行者動輒十幾廿多小時,場外的一個我,時間應該怎樣過。我不想迎難而上也不信人定勝天,每次想到這畫面,就只好認真過著毅行前的每一天。

各位,保重身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