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毅行廢話

2015/9/27 — 9:00

por xavicanaleta / sederators

por xavicanaleta / sederators

100 公里有幾長,很難有具體概念,因為大多數人都沒有用腳行過。 100 公里的山路有多遠,好似都無聽人問過。這條問題,叫人怎樣回答是好,走過那麼多年毅行者,每次的時間都不同,誤差範圍難以估計。若一次過把這幾年的時間當作回應,便是 17 小時至 29 小時。咁即係幾長,對未行過毅行者的人來說,這答案似乎是一個廢話,因為時間在毅行者裡只是一個標記,背後藏著豐富的事情,以千萬種情況組合而成。毅行超越說話技巧,請給我半天時間,一起在麥徑上上落落,用腳感受一下,或者我會説得比較好。

毅行者四人一隊,當然不是廢話,但是這游戲規則經常會被遺忘,淪為許多不愉快經歷的成因,也生出了許多有趣的廢話。夜已深,你竭盡所能踏上針山,疲憊的身軀令人感到心力交瘁,隊友仍然精神奕奕,在過頭的時候,你半醒的眼神未及回應之際,他說:「山頂等你」,然後慢慢消失在黑夜中。山頂等人,在高峰之處觀看別人苦苦的爬上來,應該很過癮,他或會不自覺地撐起腰來盤旋踱步。瞭望遠處,一時說不出這種莫名的優越感,是成就還是罪惡。攻頂是一項神聖的事,山頂是一起歡呼之地,比賽時一起跨越它,除了有提神作用,還會賺了隊友回來。

廣告

毅行者到達 Check Point ,工作人員第一件事會問是否四人到齊。未到齊請行埋一邊,無論你是任何角色,或者一直認為自己是主角,都要走到舞台上沒有燈光的地方,在暗處靜觀其他人在表演。四人一起到達的full team,自信地說聲「到齊!」,聲線堅定不移,眼神傲視同群,還要立即回答不容半點遲疑。四人一隊到齊,一眼便看見,再說其實也算是廢話。但我就是喜歡,每當快要到站也要搶先半步,爭著說,大聲說,感覺好high。隊友包容的話,全程 100 公里,我會說十次,直到衝過終點線,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唔攰,我唔餓,我 OK 」,無論身處毅行的上半或是下半場,聽到隊友說這些話,正是提醒大家要緊守紀律之時。攰唔攰唔緊要,真功夫在針草帽,攰亦可以行得快,只要上半場那個興奮的你,沒有走得太快便可以做到。餓唔餓也不緊要,只要在未餓之前肯進食,便可捱過一百公里。因為未餓,所以要食,這句話好難明卻不是廢話,信我。好不容易,來到毅行者下半場,誰也會有點唔OK的感覺,任何微小動作也變得沉重起來,這就是毅行者。你們能堅持到這裡,做對了許多簡單卻難以堅守的事,不用再多說,繼續向前走,努力撐到終點吧。

終點過後,是毅行 100 公里的完結,又是毅行者新一年的開始。毅行者的時間表,全年環繞 11 月運行,周而復始生生不息。然而,每年在大棠的休息區,總會聽到有人說:「下年唔玩喇」,身邊的人卻繼續飲湯瞓覺食嘢,處之泰然,情景令人會心微笑。毅行者常客一般不會談這問題,一旦有人說了也當作是發開口夢,一笑置之。平日很多事情,說了之後很難收回,毅行者在終點的這一句,說了就當沒說過,聽了也當耳邊風,無問題,全世界包容,是賽後的純真廢話。

廣告

你辛辛苦苦走完一百公里,就盡情說吧。

處之泰然的毅行者,他們都知道,兩星期後,山上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