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毅行者,最緊要的是……

2015/10/11 — 9:00

Joep Roosen / flickr

Joep Roosen / flickr

毅行者四人一隊,夠了,又講呢啲。一百公里已經夠悶,再整天喊著四人八腿一心,為了團隊精神,比賽中講句說話都好似要就住,行快兩步又怕隊友大落後,我知我知,毅行者隊形至緊要,只是沒有人冒昧說出口,其實真的有點心理壓力。四人一隊是怎樣組成,可以有千百種情況,不可能每隊都感情深厚。你只不過今年好想參加,但籌組成員處處碰壁,悔恨世上毅行者太少。終於,輾轉間有人介紹這隊三缺一,高矮肥瘦素未謀面,就在上天這樣安排下,成了隊。

誰叫你無法抵擋毅行者的吸引力,不能和老友組隊參加,也只好客客氣氣跟別人一起落場。反正四人一隊是比賽規則,大家想順利走完全程,就得好好想辦法遵守。毅行想長玩長有,其中一個方法原來是結交毅行新朋友,一齊行過痛過,好朋友就是要擁有過友情歲月。毅行者似是耐力運動,卻更考驗成員之間的互動質素,不只是人際關係咁簡單,是誠信與品格的驗證。在漆黑中的大帽山,你會想和怎樣的人一起渡過,一位你相信他必定在左右默默支持的隊友,還是未到四方山已經唔見人的成員。

廣告

毅行無小事,一粒腳掌下的沙石,也可以成為剪帶退出的成因。毅行者有堅毅意志卻未能成功,是經常聽到的場邊故事。途中受了傷,雖然真的不幸,你仍然忍痛跨過幾座山,嘗盡每級麥徑的下山大石,刺痛在心自己知,靜靜地嚥下幾粒止痛藥又繼續上路,確實勇氣可嘉意志堅。但是,這當然不代表能夠行到終點,最大的難關不是怎麼樣的痛,而是要面對大家定下了的時間目標。隱隱作痛,你心知,由這刻開始你是隊中的變數,你真不願接受,但痛楚隨著距離而加劇,內心的爭鬥也因疲累而逐漸平息,只好接受慢下來的現實,隊友亦已經發現你有點不妥,終於要說出口了。

這真是困難時刻,對誰也是萬般不得的抉擇,當隊中有傷兵,目標需要調整,是繼續走下去的交換條件。受傷的你是負累還是英雄,除了要有不離不棄的好隊友,還要看誰能夠在臨危領軍,整理隊伍的思維。此情此景,還衝不衝時間,可能是頂尖隊伍的考慮,大多數情況是徘徊於留下與離開之間,答案可以在短時間內反覆不定。

廣告

這是萬般不得的決定,誰來做,怎樣做,何時做,無論怎樣的決定都痛心疾首。毅行者至高境界,怎也離不開毅與行,雖有傷患困擾,當大家能夠接受完成已是一件壯舉之時,所謂的時間,也只是劇情發展的佈景板,換上新的場景,踏上新的里程,風景一樣美麗動人。你們仍然是毅行者,剩下的路程,心境可以完全不同。毅與行,從來沒有變質,繼續行,一起撐過終點線,今次的英雄原來是一位,受傷的你。

毅行者,最緊要的部分,在最後一個字。
是人。四人一隊,是四個人的毅行旅程。
真的嫌老土的話,就不應該參加毅行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