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水灣體驗 Merrell Challenge

2019/4/1 — 10:04

完賽後有腦筋變空白:我今天 (31.3) 做了什麼?

報名時只知道起點在深水灣,活動包括海岸攀爬、沙灘賽跑、野外定向、河流賽跑及完成團隊任務之外,大會什麼都沒有透露半句。

廣告

備戰時看過上年賽程短片,外國人要游水出海然後跳上吹氣瀡滑梯,我已經面都青埋。但看短片都沒有用,每年地點有更改,完全不可以作準。

廣告

到達深水灣現場,大部分參賽隊伍都是兩鐵裝備。我們只是體驗組 (Explorers Group) ,精英組要另加玩獨木舟和 Stand Up Paddling 。行完衛奕信徑再玩划艇?你當老娘還是十八廿二嗎?

比賽開始,第一件事是由深水灣灣頭跑到深水灣沙灘尾去找地圖。沙超鬆軟,一開跑已經吃掉不少氣力。

拿到地圖,第二件事:瘋狂行衛奕信徑,行樓梯上紫蘿蘭山頂。(功夫熊貓:「我嘅最強宿敵,樓梯。」)風勢很大,看到有參加者的地圖吹上山坡上要追著捉住,是苦中帶樂的卡通情節。我上樓梯很差,腹肌近乎廢掉,隊友一邊行一邊好言好語:「有咁耐折墜就咁耐風流的了,頂住!」當然風流的時間一樣咁長,阿門。可惜因爲不諳地圖(地理老師???)再加上身邊有太多參賽者一起「狗衝」,結果一齊行錯(都有一公里咁長)。

終於到達黃泥涌水塘其中一個配水庫頂, CP1 團隊任務開始:兩人遮眼,一人講述,指導去執三樣小物品, easy job !

然後再行布力徑往下一站:聶高信山。布力徑算是非常熱門的地段、也行過了不下十數次。之不過行到一個擋土牆見到攝影師,佢笑言:「行上去前先拍照?」見我們完全不明所以,再加一句「你地呢度行上去架!」「呢度」是一條引水斜坡,樓梯級有半條小腿高。沿路望上去,上面有一堆參賽者在!攀!石!頂,是有十幾個 laughing 哥在上面。

與隊員討論過,決定兜大路上去,再找較為安全的樓梯上,但發現那些樓梯都是難行,不是正常行山地方。「唔怪之得冇人上聶高信山打卡,」我咕嚕。「咁鬼難行。」

幸虧沿路上山見到回程的其他參賽者,不斷鼓勵報時「仲有五分鐘就上到!有攝影師架!」樓梯上到頂,回程一返回石屎地就落地開始下大雨,程度是打臉,係痛嘅。

然後再一次找不到地圖上應該要行的路。下雨後河流水位上升,見到引水道旁有河流滾滾長流(因為雨仍在下),突然眼利留意到有一條引水道小閘門打開了(平時只允許政府工作人員行的那些閘門),不知誰提出「玩呢啲比賽唔係要爆林嘅咩?我地都仲未爆。」,再加上其他人推波助瀾,被壯大膽的一堆人就跟著爬過去,扶著樹丫枝跣落去。

行到盡頭,一看。救命!是河澗!是深水灣谷!終於到達河流賽跑。大雨剛結束,流水滾滾,河水變得很混濁。開始時大家都會爬下石,還在途中看見到一隻被壓死壓扁的大鳥!我望著完全動彈不得,隊友在身後大叫:「跨過去!呢個都係 challenge !」然後大石塊佈滿苔蘚,我跣倒了很多次、擦傷了一點,手掌跌瘀了。後來見到外國參賽隊伍直接行在河道還嘻哈大笑,再看看水深大概到他們小腿。算了,下雨後衣衫盡濕,乾脆跟他們下澗走還安全一些。

我都已經豁出去 忘掉置身哪裡

然後一路由上游一路行到去下游,三公里,直至返回深水灣河的盡頭;再完成最後一個團隊活動(就是狂用海水淋彪哥),感動衝線。

多謝邀請我參賽的朋友(對,說你呢),也多謝隊友 Sze Wai 和 Kenneth Chiu 。難得初體驗還沒有被嚇呆。下年繼續參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