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渣馬好似成日跑死人?

2015/1/26 — 16:42

今日終於傳來不幸的消息,一名24歲的渣馬十公里參加者不幸逝世,另一名49歲的參加者仍然危殆,令人傷痛惋惜……

有朋友問高達奔:「點解渣馬好似成日跑死人?」高達奔事但google下,發現對上一次跑死人係2012年,2010就三個危殆,2013年就兩人一度危殆,上年似乎相對平安。

其實可以話係,又可以話唔係,視乎你點定義「成日」呢兩個字,以及,你同唔同外國比較。

廣告

人數創新高 自然意外多

田總可能會咁樣同你講:「因為渣馬人數年年創新高,當個base愈大,多到七萬幾人報名,好自然意外出然機會係多咗。」

廣告

咁樣講雖然涼薄咗啲,但又唔可以話錯晒,同外國比賽又的確係咁:

  1. 東京馬拉松,每年有32,000人參加
  2. 波士頓馬拉松(2014年前),每年有27,000人參加
  3. 大阪馬拉松,每年有28,000人參加
  4. 北九州馬拉松,每年10,000人參加
  5. 全城街馬,5000人參加

以馬拉松死亡率(網上話每十萬人有0.8人)計,渣馬搞兩年已經十幾萬人,條數你有得計。你渣馬搞一年,等於東京搞兩年幾、大阪同波士頓搞三年,好自然人地的馬拉松幾年先會有一單;北九州這類規模的,搞十幾年先有一單;街馬,就至少廿幾年先發生一單。

當然,呢個解釋亦有少少漏洞,因為渣馬好大部分都係跑十公里同半馬,危險程度比全馬低。

無可避免的意外?定係可以避免的錯誤?

如果數字上解釋唔到,無其他人為的原因,增加渣馬的危險呢?

高達奔嘗試用有限知識解釋吓,唔單喺針對今年的個案,而係針對整個渣馬的安排,有幾多係渣馬的責任、有幾多係跑手的責任,大家就自己分析,唔好話我高達奔「為反而反」、「無嘢攞嚟講」、「以偏概全、抹黑渣馬」:

一.正如好多人插咗好多年--太早出發,前一晚無覺好瞓。太早跑唔單止冇氣氛,起點聲浪擾民,而且影響跑手發揮。(連雷雄德都咁講,但奇怪在好多所謂,或自以為專業的跑手,竟然仲撐話天未黑出門口先係正常,仲寸指出問題的人係老屈渣馬。有些人話遲些出發會中暑,但一月就算去到中午唔熱,係無乜需要太早出發。)

二.渣馬的補給得啖笑,竟然係用屈人氏的蒸餾水,而唔係用有電解質的礦泉水。(雖然有人話,唔係呀,有能量飲品喎!但係咪等於用蒸餾水就正確呢?)

三.渣馬九成都是橋和高速公路,醫療站和水站的中間位置,基本上喺無法支援的黑點。但如果你在市區街道跑,途人和打氣的群眾第一時間會知道,救都快啲。

四.流動醫療人員喺日本和韓國普遍,醫護會落場跑,踩單車,踩roller監察情況,甚至在Expo開埋急救班和AED,係睇到人哋有心去將意外減低。渣馬?Sorry,咁多年都係冇。

五.渣馬沒有民間補給配合,也沒有這文化,絕大部分賽道行人止步,而大會長期以DQ為原因,不准跑手接取民間的補給和援助(雖然說今年改了,一樣有大會的職員,去補給站跟派食物的人說不能派,連職員也不知道,何況是跑手?),唔好似歐美日本等大城市,全程都有強大的民間補給係賽道兩旁支援,有乜情況都可以即刻幫到忙。

六.除咗隧道,全程冇遮冇掩暴曬,亦唔似其他城市馬拉松跑街咁,某啲路都有大廈影檔太陽,遇上太陽猛,唔駛全程曝曬。

七.香港跑手無論黃絲和藍絲都「我要真PB」,個個當參加渣馬係人生大事,要好似跑奧運咁認真,覺得停低步行抖抖係畀人恥笑的污點,只有「頭跑到尾唔駛行」先係堅揪。反而輕鬆慢慢跑係唔會出事。

八.跑手唔知道自己有隱性心臟病,又或準備不足,搞到超出負荷。

要解決問題,只有一個建議:

渣馬的三隧三橋賽道,配合田總當渣馬係認真競賽、長期不鼓勵、也不認為有需要民間支援的思維,根本係不適宜大眾市民跑者參與的高難度競賽。

渣馬應該變成要sub 315才可以quality的賽事,只係畀真正「堅揪」、飲下水、唔駛食蕉的跑友參加。

其他人要參加馬拉松,唔該你哋一齊逼政府「開路」,等另一個合適的主辦單位,辦一個時限寛鬆,無太大上車壓力(減少死谷爛谷的危險),有一條畀人打氣、支援和觀戰的平坦賽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