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牢騷王:「我最憎毅行者!」

2015/10/25 — 9:00

Credit: Michael Coppola

Credit: Michael Coppola

毅行者身邊總有一位牢騒王,他的出現証明你正在做一件不容易的事。每當聽到他在發牢騷,也正好在提醒你,毅行者不是一個人的事。

牢騷王特質,不是他的牢騷有多難聽,就算是難入耳也好,他是不自覺地在表達自己,只因在某種環境下,他說了一些難聽的真心話。然而,你明白他是不自覺的,因為牢騷跟惡言不同,它有時候帶點可愛的模樣,如小孩夜裡一直嚷著嚷著,父母一看眼神便明白,其實他是疲倦得難以安靜入睡。

毅行者遇見的第一位牢騷王多數是自己,在不停的操練過程中,對報名參加的決定起了懷疑,雖能暫且加以包容,但是在看不見盡頭的忍耐當中,越來越感覺到痛的質感,伴隨疲倦不堪的重量,無助的感覺令人生厭。毅行者形象鮮明,都說好了加入,又豈可輕言放棄,在種種難以回頭的情況下,進退兩難,心裡萌生了一條問題,點解。

廣告

點解要參加毅行者,比賽還未到,硬要問這條問題,有點兒眨低自己的決心,又有點冒犯了成年人的尊嚴,為了對自己留有餘地,腦袋急轉彎,又會曲線提出其他有趣的問題。點解今日咁熱,點解要咁早起步,點解佢唔洗用行山杖,點解一定要行雙坳,點解 power gel 咁難食,究竟點解我會係度。太多的點解,腦袋不停在製造問題,是為保護身體要阻止推動,還是我弱不禁風,只怪自己無用。

廣告

牢騷王無出其右,總是在別人努力不懈的時候,拋出一句半句,似是掃興說話,卻又沒有影響大局。牢騷王也在拚命,發作的時候,其實他潛意識正運用激將法,在自製的噪音中,他於壓力下學習自處。看他仍然握著拳頭,憤憤不平的背影,在攻頂的時刻,還是大大力踏步而上,看來是有點笨拙,但是他沒有放棄,那些無病呻吟的字句,原是要說給自己聽。戰勝自己的牢騷,人生似是重新出發,恨恨地發一場牢騷,是準備進入登頂後的另一個世界。

牢騷王平日處事面面俱圓,是世界仔一名。不知甚麼原因,他也來到山上,醒目仔的一面,在日矖雨淋下開始褪色,他發現,叻人在這裏有另一套定義。認識的隊友,平日在他心目中實在平凡不已,在山上卻散發一種穩定可靠,令人感到安心的特質,有這位隊友在場,前行有了方向,攻頂沉著應戰。他又發現原來所謂叻仔,層次實在有點膚淺,骨子裡容不下別人,遇上了平凡的隊友,令牢騷王每次發作後,內心深處,其實也感到一點點慚愧。

所有人上山都有一段故事,牢騷王在自言自語當中,也在閲讀自己的故事。山不變人在變,當牢騷王遇上山,似是碰上了宿敵,山上發牢騷的唯一解決方法,就是繼續行,隊友的最佳回應,其實也是繼續行。說最憎毅行者,無問題,只要繼續行,在愛與恨的邊緣,分不開喜樂與痛苦,一時認不清汗水與淚水,嚐過這滋味的都知道,這就是毅行者,我們都曾做過牢騷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