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甚麼事都可以發生

2016/11/27 — 9:00

大帽山 / wikipedia

大帽山 / wikipedia

練習不足是我今年行毅行的主題,十月才開始上山,勉強操了三課,最長練習距離不過三十公里。面對一百公里再加上越來越熱的天氣,比賽日子越近,心情越是沈重。因為毅行者知道,在這裡沒有捷徑,沒有花巧可弄,有付出未必有期待的收穫,更何況沒有充分準備。

聽天由命,為自己調整好心情,量力而為卻不是一個人能說的事。四人一隊各有不同期望,要在三數次練習內建立默契,做好期望管理實在太不容易。經過一番努力,隊友同意留前鬥後,大帽山頂後才定目標時間。毅行者最難的便是前段留力,但是今年有點不同,操練不足,沒條件衝時間,想做好這策略,反而不太難。

韌帶受傷,雙腳出現大水泡,腳趾甲出血,全都在登上大帽山的途中悪化,只靠經驗來行毅行者,極限過不了大帽山。前半段,沒有往年信心爆棚的氣勢,隊友們都比較警惕,互相提醒要留力,甚至隊友會故意墮後,為大局放慢速度,待日落之後重整旗鼓,向針草帽進發。毅行者講求的紀律,我們今年因實力單薄,在前半段算是完美執行,晚上到了 CP5 感覺非常精神,快速行過第5段再上金山,完全沒有疲倦之意,事情進展得令人不敢相信。

廣告

說毅行者如人生,我本來就深信不疑,上天唔會無端端咁益我,是我做人經常提醒自己的一句。甚麼事都可以發生,是毅行也是人生。草山段,雙腿仍然有力,腳前掌感到灼熱,這感覺不陌生,雙坳操練的時候經常會感受到,今年要到比賽才第一次出現,心知不妙。沒有操長課,腳掌皮薄光滑,走到這裡,是出水泡最佳條件。

大帽山攻頂,大步前往四方山途中,感覺到腳下皮膚正在移位。時候到了,體能狀況還不錯,卻過不了物理上的限制。腳底經過七十多公里的山路磨擦,終於扺受不了起水泡,站在大帽山山頂,向左轉,一步也跑不動,我知道,真正毅行現在開始,往後的廿多公里是一場悪夢。

廣告

甚麼事都可以發生,攻下了所有山頂,雖沒感到疲累,水泡一出扭轉命運。大帽山後落斜,沒有一步動作是正常,為保急速腫脹的水泡不破,要扭曲腳踝落地。我知我知,這樣會令其他部位受傷,但是雙腳同時起水泡,真的不知該怎樣行。忍痛走完第八段,水塘一段只能慢步前進,劇痛之餘悶到發慌。到了第十段山路,韌帶已拉傷,只有隊友知道,我要人攙扶才能下山,一步步靠近終點。

時間 22 小時 28 分,可以完成毅行者,是上天允許才能發生的結果。賽後去看醫生,平時傷後他只會提醒我跑慢啲,今次他認真地警告我一個月不能再跑,否則以後都不能再跑。甚麼事都可以發生,我的傷勢其實可以更嚴重,只要在大帽山後拗柴一次,韌帶應該會斷裂,文章也未必有心情寫。毅行如人生,能走得完,受傷卻未至悔不當初,算是上了寶貴一課,我感恩。

發表意見